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正文 503.第503章 全招了

正文 503.第503章 全招了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

    “你们也应该听说了,惠王府的若影郡主、武王府的汐萍郡主,以及其他一干贵女,都将被严惩,难道你们要我偏袒丹儿一个吗?”

    夏侯滢面无表情地反问自己的家人。

    在自己的儿子离开后,夏侯滢已经想好了怎么应对此事。

    那就是不偏袒任何人。

    “……”夏侯德四人再次沉默无言。

    是啊,惠王和武王的地位不比他们低,连他们都无法获得赦免,他们夏侯家说白了就是一介商户,凭什么获得特例?

    “滢儿,难道我们就不管丹儿了吗?”夏侯老夫人不放弃地问道。

    “等到审讯的时候,本宫会亲自到场,如果滢儿真的有罪,本宫也无能为力,如果滢儿没错,本宫也定不会让人冤枉了她。”夏侯滢面无表情道。

    “那……我陪你去。”夏侯德连忙道。

    ……

    上午,刑部大堂。

    刑部书魏文杰坐在大堂上,君墨涵坐在一旁,二人都冷眼看着跪在下方的夏侯彤。

    夏侯滢和夏侯德坐在后堂,通过屏风的缝隙看着外面的动静。

    “夏侯彤,本官接到线报,说你写匿名信给顾汐萍,让她陷害未来太子妃。你如实招来,是也不是?”魏文杰一拍惊堂木,冷声道。

    “大人,冤枉啊,我没有,一定是别人陷害我。”

    夏侯彤一脸冤枉的大喊。

    紧接着,她又转向君墨涵。

    “表哥,我真的没有,你相信我。”

    “……”君墨涵冷着脸不说话。

    “夏侯彤,你就老实招了吧?你的丫头绿珠已经招了。那天子时左右,你们两人穿着夜行衣,蒙着面,服用了可以变声的药,将顾汐萍约到城南的一个小树林里,然后讲匿名信交给她,是也不是?”魏文杰沉声道。

    闻言,夏侯彤彻底傻了。

    对方说的确实没有错。

    然后,夏侯彤眸底闪过一丝怒火,绿珠那个贱人竟然真的招了。

    “大人,不是我,不是我,是绿珠,是绿珠给我出主意,让我去陷害太子妃,就连那封信也是她写的,我只是一时鬼迷心窍,才会跟着她去了那里,大人,我说的是真的。表哥,我说的是真的。”夏侯彤脸色疯狂,激动得语无伦次。

    君墨涵脸色越发的冰冷。

    而魏文杰脸上则闪过一丝叹息,带着一丝怜悯看着夏侯彤。

    其实,他刚才说绿珠招了并不是真的,只是为了诈夏侯彤而已,没想到他才开始,夏侯彤就一股脑儿全招了。

    屏风后。

    夏侯德脸色一白,差点晕了过去。

    那个蠢货。

    竟然真的做了这种大逆不道的事。

    做了就做了,她咬死不认,即使绿珠招了,别人也无法立刻给她定罪。

    结果,那个蠢货竟然承认了。

    与此同时。

    被人带上堂的绿珠,一到门口,就听到了夏侯彤的话,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紧接着,她眼中闪过浓浓的失望和寒心。

    刚才,别人威胁她,如果不说实话,就诛她九族,她都没有松口,结果,小姐竟然把一切责任都推到她身上。

    太让人寒心了。

    “带绿珠上堂!”魏文杰高声道。

    两个衙役这才押着绿珠上堂。

    绿珠一上堂,就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绿珠,你家小姐对你的指控,你可听到了?!你最好一字不差地老老实实回答,如果表现良好,本官可酌情为你减刑。如有半点谎言,罪加一等,就连你的家人也无法幸免。”

    魏文杰厉声道。

    “你要知道,陷害皇室,可是重罪,是要牵连家人的!”

    君墨涵就在旁边坐着,魏文杰不敢不卖力。

    “大人,奴婢冤枉啊。奴婢和未来太子妃无冤无仇的,实在没必要陷害未来太子妃。是小姐她要这么做的。”绿珠高声喊冤。

    “绿珠,你敢陷害我,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闻言,夏侯彤脸色一怒,站起身就向绿珠扑去。

    “拉住她。”魏文杰冷声道。

    两个衙役上前,扯住夏侯彤,将她重新按跪在地上。

    “绿珠,你若敢再污蔑本小姐半句,我一定让你不得好死!”夏侯彤对着绿珠怒声叫骂。

    “堵上她的嘴!”君墨涵冷声开口。

    闻言,衙役不敢怠慢,从腰间扯下汗巾,就塞进了夏侯彤的嘴里。

    一股汗臭味直冲喉咙,夏侯彤脸上闪过一抹痛苦和厌恶,愤怒地“呜呜”直叫,可惜被两个衙役压着,动弹不得。

    后堂,夏侯德看得神色一痛,就要起身。

    一旁,萧夜上前一步,拦在他面前,面无表情道:“夏侯老太爷,你最好不好轻举妄动,太子殿下有令,您如果发半点声或者出去,他连夏侯家全府上下一起治罪。”

    “……”夏侯德脸色一白,看向夏侯滢。

    夏侯滢只是沉着脸坐在原地,好像没听到萧夜的话。

    夏侯德脸上闪过一抹绝望,坐了回去。

    ……

    大堂上。

    “绿珠,你继续说。”魏文杰冷声道。

    “那日,小姐说她突然想到一个好办法,可以让未来太子妃身败名裂,失去太子妃的位子。奴婢劝她不要乱来,可是,小姐说她这个方法万无一失,不会惹祸上身。紧接着,小姐就写了一封信,又让奴婢照着那封信再写一次,奴婢看了上面的内容,是要汐萍郡主在比试结束的时候想办法诱使未来太子妃出手偷袭她。奴婢虽然觉得不妥,但是,对于小姐的命令不敢不从,只能将信抄写了一次。后来,小姐约汐萍郡主出来,将信亲自交给她,我当时就在旁边。大人,这就是事情的真相,请大人明鉴。”绿珠一脸祈求地看着魏文杰。

    “夏侯彤,你可有话讲?”魏文杰转向了夏侯彤。

    衙役将夏侯彤嘴里的汗巾拿了出来。

    “绿珠你个贱人,你竟敢敢污蔑我!”

    夏侯彤对着绿珠怒吼一声,然后转向魏文杰。

    “大人,绿珠在撒谎。是她跟我提议要陷害我表嫂,还将信也写好了。我只是一时鬼迷心窍,跟着她去送信而已。”

    夏侯彤看着魏文杰大声道。

    “大人,表哥,你们一定要相信我啊。你们不能不相信我,反而相信一个下贱的奴才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