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正文 494.第494章 直接碎尸万段

正文 494.第494章 直接碎尸万段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

    在月倾城看来,顾汐萍是一个莽撞、没脑子的人,被人当枪使而不自知。

    不可能会耍这种心计!

    “知人知面不知心。贵族圈子里的人,有哪一个是省油的灯?!”风若曦脸上带着怒意道。

    “就算是这样好了。”

    月倾城有点疑惑地侧头。

    “那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牺牲自己的双手陷害我,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这对她有什么好处?我不觉得我和她有什么深仇大恨,需要她用这么大的代价来报复我?”

    闻言,月季鸿等人也陷入了沉思。

    “倾城,我觉得,她本来是想逼你出手,然后她再躲过,让你背上偷袭的名声,不过,她估算错误,没想到你出手太快,让自己失去了双手。”月震庭带着一丝沉思开口。

    闻言,月季鸿等人点头。

    “倾城,我们也觉得是这样。”

    月倾城眸中也闪过一丝恍然,也觉得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得通。

    ……

    与此同时,君白泽的銮舆中。

    “陛下,今天的事,你怎么看?刚才在广场,我不是说场面话,我是真的相信倾城。”

    夏侯滢看着君白泽,一脸阴郁地开口。

    “可是,我又想不明白,顾汐萍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样做,对她没有任何的好处,完全是损人不利己!”

    夏侯滢现在非常生气。

    发生了这种事,倾城势必要背上不好的名声。

    她未来的儿媳妇怎么可以有这种污点?

    “朕也相信倾城说的。”

    君白泽脸色微沉,淡淡道。

    “朕刚才想过了,顾汐萍应该是想……”

    君白泽缓缓说出了自己的猜想。

    他的想法,竟然和月震庭的一模一样。

    夏侯滢听得双眸大睁。

    一旁,一直脸色冷沉的君墨涵眸光一闪,浑身散发出凛冽的杀气。

    该死的女人!

    “可是,顾汐萍不像是这么有心计的人啊。”夏侯滢一脸的诧异。

    “嗯。所以,一定是有人在她背后指点。”君白泽继续不疾不徐道。

    夏侯滢脸色一冷,沉声道:“顾家的人?”

    “不是顾家的人。”

    君白泽摇头。

    “这样做,对顾家没有任何的好处。”

    “那是谁?”夏侯滢皱眉。

    “很多人都有嫌疑。先前,很多大臣想让他们的女儿或者孙女儿成为涵儿的太子妃,很多贵女也是这么想的。现在,他们的愿望被倾城丫头打破,他们自然坐不住了,要做点什么。”君白泽缓缓解释。

    闻言,君墨涵眸光一冷,豁然看向自己的父皇。

    竟然有这么多人想要找倾城的麻烦?

    而且,还是因为他的缘故。

    夏侯滢眸中闪过一抹若有所思。

    这种情况,她早该想到的,只是,刚才太愤怒了,没有想到这一点。

    早在回到神域国之前,她就想到过月家如果来神域国,一定会受到诸多排挤和陷害……

    所以,他们才会对月家诸多护佑和支持,就是希望那些蠢蠢欲动的人有所顾忌,放弃他们心中不好的心思。

    没想到,排挤和陷害还是来了。

    真是岂有此理!

    想到这里,夏侯滢眸中闪过一丝愤怒。

    他们竟然敢当着她和陛下的面玩弄这些见不得人的手段。

    当他们是傻子吗?

    如果他们对月倾城不了解或者不是那么信任,今日的事已发生,立刻就会对月倾城产生隔阂,甚至,月倾城会立刻失去太子妃的位子。

    那个背后之人的心思真可谓歹毒。

    突然,君墨涵身形一闪,消失在了马车里。

    “涵儿,你要去哪里?”

    夏侯滢急忙喊道。

    “你不要乱来啊。”

    可惜,君墨涵的身影已经消失。

    ……

    大内侍卫中间,萧白四人骑马而行。

    突然,眼前白影一闪,君墨涵就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殿下?”四人诧异地喊了一声,连忙下马行礼。

    其他人也连忙下马行礼。

    “跟我来。”君墨涵冷声道。

    萧白四人一头雾水地起身,跟君墨涵离开了队伍,走向大路边。

    “你们四人,不必回宫,拿着我的令牌,调集暗影最精锐的高手,立刻去查今日的事,看看是谁支使顾汐萍陷害倾城。”君墨涵边说递出一个黑色的令牌。

    萧白四人眸光一闪,然后接过令牌,躬身道:“是,殿下。属下知道了。属下四人这就去。”

    其实,刚才他们就在琢磨这件事儿,也觉得一定是有人支使顾汐萍去作者见谁。

    也正想着去查呢,没想到,君墨涵已经来找他了。

    紧接着,萧白四人身形一闪,就离开了原地。

    君墨涵这才重新返回銮舆。

    “涵儿,你去哪里了?”夏侯滢疑惑地问道。

    “他肯定是找人去调查刚才的事了。”君白泽淡淡道。

    他的儿子,他还是了解的。

    特别是这个儿子的性格直的没有任何的弯弯道道,生气就是生气,开心就是开心,完全不用费心去猜。

    这一点,随他的母亲。

    “父皇,查到罪魁祸首之后,儿臣会直接碎尸万段!不管他是谁!”君墨涵冷声道。

    “可以,母后支持你。”夏侯滢一脸的同仇敌忾。

    “最好不要。”君白泽淡淡道。

    闻言,夏侯滢和君墨涵诧异地看向君白泽。

    “最好在众人面前揭露他们的阴谋,还倾城清白后,再处置他们不迟。”君白泽道。

    ……

    与此同时。

    武王府,顾汐萍的卧室。

    武王遣退了所有下人,然后看向顾汐萍。

    “萍儿,你告诉我,是怎么回事?现在没有外人,我要听实话。”武王顾宗越看着顾汐萍,沉声问道。

    虽然,刚才因为愤怒冲昏了头,觉得月倾城太卑鄙。

    但是,冷静下来后,他觉得此事不可能像是她的孙女儿说的那样。

    在他看来,月倾城不像是那么蠢的人,众目睽睽之下做那种事,虽然伤了汐萍,但是,也伤了自己的声誉,很有可能还会因此丢掉自己的太子妃之位……

    “父亲,萍儿刚才都说了,是月倾城偷袭她。您为什么还要问她?她已经够可怜了,被砍掉了双手,您还要怀疑她?”

    顾夫人双目猩红,脸色愤怒,抱着顾汐萍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