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正文 445.第445章 鬼帝忍痛离开

正文 445.第445章 鬼帝忍痛离开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鬼帝的心情却是从来没有过的矛盾和纠结……

    继续执行任务,杀掉月倾城,他明白,那是不可能了。

    可是,不执行,虽然他作为鬼帝,也是要接受惩罚的。

    虽然他是鬼殿的殿主,但是,鬼殿还有长老……

    虽然他们平时不管事,但是,如果殿主犯错,他们就会出面,惩罚甚至废黜犯错的殿主,选出新的殿主……

    他不怕惩罚和废黜,他怕的是,鬼殿再派人来。

    那时候,即使是君墨涵,都不一定护得住月倾城。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鬼殿神出鬼没的刺杀技巧。

    看来,只有让上官茗月主动撤销任务这一途径了。

    他知道凤不惊和君墨涵的人都在寻找上官茗月。

    等找到上官茗月,任务解除,也是他离开的时候了。

    每次一想到离开,他的心就觉得变得沉重和阴郁……

    就连周围的空气都好似变得阴郁起来。

    不止一次,他忍不住想,如果他真的是月倾城的兄长就好了……

    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嫉妒血月。

    ……

    从华府回去的第二日,云景笙和云芷曦就向龙御炎告辞,匆匆赶回了云仙门,去筹集赎金。

    至于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并没有跟任何人说。

    而龙御风则留下来,继续寻找自己的父兄。

    炼器宗的人则迟了两日,待众人的伤情恢复得差不多后,才在一个凌晨悄悄离开金陵城。

    京城再次变得平静。

    ……

    夜,月府。

    客园。

    鬼帝盘腿坐在床~上,专心修炼。

    突然,他神色一凛,蓦然睁开眼睛,凝神倾听。

    远处,笛声隐隐传来,隐在夜风中,若有似无,几乎像是一种错觉。

    可是,鬼帝知道自己没有听错。

    这是鬼殿的信号,而且,是在召唤他。

    他是鬼殿的人,对这种笛声非常熟悉,可以说是敏感……

    鬼帝眸光一闪,起身,出门,朝着笛声飞掠而去……

    出了月府,他一路往南……

    半盏茶的时间后,他进入属于鬼殿的产业——城南那处偏僻的院落。

    嗖!

    鬼帝几乎无声无息地落在地上。

    院落中间的梨树下,一个身穿黑袍的中年男子男子收起短笛,转身看向出现的鬼帝。

    男子脸型方正,剑眉星目,鼻如悬胆,上唇和下巴留着短短的胡须……

    “父亲?!”

    鬼帝脸上闪过一丝震惊,然后走上前,对着中年男子恭敬行礼。

    “父亲怎么来了?”

    “为父听说你在执行一个任务,可是,一个多月了,都没有丝毫进展。我想来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任务,让我最优秀的儿子束手无策。”

    男子声音沉冷,透着让人喘不过气的威严。

    没错,来人正是勿箜的父亲,上一任鬼帝——勿庸。

    自从勿箜成长到可以接手鬼殿后,他就闭关开始修炼……

    勿箜没想到他的父亲会突然出现。

    勿箜低垂的眸中闪过一丝惊慌。

    父亲来了,他是不是来接手这次的任务?

    不可以!

    如果他的父亲出手,不敢说是十成十会成功,但是,最起码有六成的把握。

    “……父亲,鬼殿的历史上,可有因为难以完成,而最终放弃的任务?”沉默一瞬后,勿箜带着一丝侥幸和期待开口。

    虽然,鬼殿的历史他也熟知,知道从来没有这种事发生。

    但是,他就是忍不住怀着侥幸的心里猜测,也许有呢……

    只是先人觉得不符鬼殿的规矩,或者对后代影响不好,所以,没有记载。

    “看来这次的任务确实棘手,让你连这种问题都问出来了。”勿庸淡声道。

    “……”勿箜沉默。

    “叫你来这里的时候,我已经了解过这次任务了。确实非常棘手,所以,我决定回去请示长老会,看看能否放弃这次的任务。”

    闻言,勿箜神色大喜,迅速抬头看向自己的父亲……

    “真的吗?父亲?”

    “看来,你对这个结果非常开心。”

    勿庸神色严酷,审视地看着自己的儿子。

    “勿箜,我记得你以前喜怒从来不行于色的。现在竟然露出如此开心的表情是为什么?”

    “……”勿箜再次低头沉默。

    “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你明日就跟我回鬼域。”勿庸也不继续追根问底,淡声道。

    闻言,勿箜的身子僵了一下。

    离开?

    这么突然。

    他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他还没有跟月家的人告别……

    好像不告别才是对的,如果告别的话,他要说什么。

    说我走了?

    好似也没什么作用。

    他们如果追问他去哪里,以后怎么联系他,能不能多留一段时间……

    他要怎么回答?

    所以,还是不辞而别好了。

    否则,如果被他父亲发现了什么,也许会给他们带来麻烦。

    可是,还有一件事,他有点犹豫……

    那就是关于血月的事、

    他不知道要不要告诉月倾城真相。

    还是算了,现在不知道血月是否还活着。

    如果血月死了,他们反而空欢喜一场。

    也许,还会恨他。

    想到这里,勿箜就像心脏被捏住一样,心口闷闷地发痛。

    这种心痛的感觉,在过去二十年他从来没体会过,可是,这一个月,他几乎每日都在体会……

    刚开始,是因为血月的记忆和感情。

    可是,现在,却不再是因为血月,而是因为自己的感情。

    他区分得很清楚。

    ……

    翌日早晨。

    月府,前厅。

    月府众人等了很久,都没等到鬼帝来用早膳。

    月倾城立刻派小厮去催。

    因为鬼帝不喜欢有人在身边晃,所以,除了平时打扫或者有其他需要,鬼帝的客园里一般没有人伺候。

    所以,鬼帝在不在房里,起床没有,一般没人知道。

    片刻后,小厮匆匆跑来,躬身禀道:“小姐,勿公子屋里没有人。”

    月倾城疑惑地皱起眉头:“奇怪了,这么一大清早,去哪里了?”

    “没事,也许冷木头有私事去办呢,他又不是小孩子,丢不了。”凤不惊满不在乎地开口。

    “也对。”

    月倾城的眉头缓缓松开。

    “那我们先吃吧。”

    虽然表现得非常轻松,月倾城内心里还是有点担心……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