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正文 418.第418章 啪啪打脸

正文 418.第418章 啪啪打脸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

    “……后来,我们是怕炼器宗的少主找月家和翔宇贤侄的麻烦,只得解除婚约,我们真的是迫不得已啊。”

    祝夫人一口气说了一段话,说完,累得直喘气,同时,一脸委屈地看着月震庭……

    而祝文源和祝薇薇则站在她旁边,也紧张地看着月震庭的反应。

    听完祝夫人的话,月家一家五口齐齐皱眉……

    月震庭不是傻子,不可能相信祝夫人的话。

    实在是当年他们接触婚约的时间太微妙了,早不解除晚不解除,他的孙子被人打伤了他们就来解除。

    而且,他们来求和的时间也非常微妙。

    早不来求和晚不来求和,他们家刚刚变好,而祝家又遇上危机的时候,他们就来求和。

    傻子都能看得出祝家这前后不一的态度是为何。

    月震庭突然想到儿子的话……

    “当年你们家和炼器宗的少主发生了什么事,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婚约既然解除,我们两家当陌路人就好。你们走吧。”月震庭道。

    这是儿子先前的决定,也是他现在的决定。

    闻言,祝夫人脸色一僵……

    月老太爷竟然丝毫不动容?

    难道他知道些什么?

    难道她要放弃?

    祝夫人惊疑不定,开始打退堂鼓……

    可是,下一刻就立刻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不!她不能放弃!

    他们好不容易得到这次机会,怎么可以轻易放弃?!

    一旦放弃,也许,过不了几日,他们祝家上下就会被送上断头台。

    “月伯伯,看在您和我父亲多年交情的份上,您就原谅我们当年的迫不得已吧。我们不敢奢求重新缔结婚约,只求可以恢复月家和祝家的交情,也算是结了我父亲多年的遗憾。虽然当年的事是我们迫不得已,但是,我父亲一直心怀愧疚,一直觉得对不起月家……”祝夫人一脸的诚恳。

    “来人,送客!”月震庭打断祝夫人的话,大声道。

    门外,平安带着一群小厮走了进来,然后站到了祝文源一家三口旁边,躬身指了指门外道:“几位,请吧。”

    一旁,月季鸿和月翔宇扶起月震庭,一家人准备离开。

    “月伯伯……”祝夫人见状,连忙起身去拦。

    平安身影一闪,迅速挡在她面前。

    祝夫人脸色一急,推开平安就扑了过去。

    眼看着她就要扑到月震庭面前……

    就在这时,一个白色的身影挡在了她面前。

    祝夫人下意识就要去推人,可是,下一刻,她的手腕就被紧紧握住……

    “祝夫人是要在我月府撒野吗?”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

    祝夫人定睛一看,才看清拦在他面前的是月倾城。

    一旁,君墨涵也双眸冰寒,不悦地看着祝夫人。

    祝夫人心神一凛,连忙解释……

    “倾城侄女啊,我刚才说的是真的……”

    “平安,送客!”

    月倾城冷声道。

    “如果客人不愿意离开,你们就动手拖出去!”

    说完,月倾城毫不犹豫地转头就走。

    平安得令,也不客气,使了一个眼色,几个小厮顿时将祝夫人围住,一副祝夫人如果不离开就会动手拖人的架势。

    祝夫人不敢再造次,只能眼睁睁看着月震庭等人越走越远。

    而祝文源和祝薇薇至始至终都有点怯怯地站在原地。

    就是此时,祝薇薇还不忘偷偷观察着君墨涵的反应。

    可是,她失望了,君墨涵从进来后,目光几乎一直在月倾城身上,从来没给过她一个眼神。

    “几位,请吧。不要让我们动手。”平安脸上带着冷淡而客气的笑,再次催促道。

    祝文源三人实在是不想离开啊,可是,不离开,就有可能被拉出去。

    再怎么说,他们也是有体面的人,怎么可能被人拖出去!以后他们还怎么抬头做人!

    祝夫人不由怨恨起祝心武来。

    如果不是他乱说,将先前商量好的说辞说出来的话,也许月老太爷会原谅他们也不一定。

    白白浪费了一次机会。

    在平安等人的虎视眈眈中,祝文源三人只得一步三回头地离开。

    ……

    月府大门外。

    祝家的马车安静地停在那里。

    祝心武低着头,表情复杂地坐在车厢里。

    就在这时,祝文源三人一脸阴沉地钻了进来。

    看到祝心武,三人的表情顿时变得越发不满,特别是祝夫人……

    “父亲,您刚才怎么可以那么说?!来的时候,我和文源千叮咛万嘱咐,要说五年前是误会,您为什么临时变卦?”祝夫人气急败坏道。

    “住嘴吧!”

    祝心武抬头,冷声道。

    “当年,我听了你们的话,跟月家解除婚约,我已经愧疚了五年了。现在,你们又让我去欺骗月家,我做不到。你们不要脸,我还要这张老脸呢!”

    祝夫人眸中闪过一抹心虚,眸光闪了闪,带着一丝结巴道:“父亲,其实……其实当年我们确实是迫不得已的,只是我们怕您担心,没跟您说而已,当年……”

    “好了,不必说了,现在你们连我都要骗了吗?”

    祝心武厉声道。

    “当年,那炼器宗的少主来府里作客,看你们夫妻二人和薇薇的样子,可不像不乐意的样子。”

    “……”祝夫人的表情顿时一僵。

    祝文源和祝薇薇的表情也同样变得难堪。

    “回吧,别丢人现眼了。”

    祝心武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起行!”

    祝家的马车缓缓启动。

    “可是,父亲,无论当年真相如何,我们现在首要的问题是保住祝家,难道您要眼睁睁看着祝家上下去死吗?”马车里,祝夫人回神,高声反驳道。

    “自己做了错的选择,那就自己承担。在这世上,哪有让你们占尽了好处,却不需要承担风险的好事?!”祝心武冷声道。

    ……

    祝家人不知道的是,至始至终,都有一个青衣男子藏在他们马车附近,他们的马车起行后,那青衣男子也跟了上去,然后迅速上了停在巷子口的一辆马车,继续跟在他们的马车旁边,将他们的对话几乎一字不差地听了过去。

    这个青衣男子,就是凤凰阁的探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