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正文 409.第409章 这个畜生!

正文 409.第409章 这个畜生!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

    月倾城没想到祝薇薇竟然还在。

    如果她上午没看错的话,墨涵那一掌的力道可不小,祝薇薇应该受了不小的伤。

    她不回家去疗伤,继续站在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在她身边,君墨涵、凤不惊和鬼帝也看见了祝薇薇的方向,眼中同样带着诧异。

    同时,祝薇薇察觉到月倾城等人归来,也缓缓地转头,一脸可怜兮兮地看向月倾城……

    “月小姐……”

    现在,祝薇薇脸色苍白,一脸的疲惫和楚楚可怜,十足一个弱女子的形象。

    出声的同时,她眼角的余光观察着君墨涵的反应。

    和上午一样,君墨涵脸色清冷,眉头微蹙……

    他这副样子,可以理解为厌烦和不悦,也可以理解为心疼和愧疚……

    而祝薇薇相信是后者。

    于是,祝薇薇的表情越发的可怜兮兮……

    “月小姐,我能跟你谈谈吗?”祝薇薇细声细气地开口。

    “……”月倾城没有回答,而是毫不留情地从她脸上移开目光,“我们进去吧。”

    说完,就大步往府里走。

    君墨涵三人也从祝薇薇脸上移开目光,往府里走去。

    当君墨涵经过祝薇薇身边的时候,祝薇薇眸光一闪,用波光盈盈的眼睛看着君墨涵,可怜兮兮喊道:“萧公子……”

    一旁,君墨涵三人都听得浑身鸡皮疙瘩直冒。

    君墨涵更是眉头狠狠一皱,脚步丝毫不停留地往里走。

    祝薇薇的眼神下意识追随着君墨涵离开……

    他一定是因为月倾城和其他人在一旁,才会对她这样……

    他刚才那个狠狠皱眉的表情,一定是因为对她造成了伤害却无法有所表示而懊恼……

    一定是的!

    以她对男人的了解,她的分析不会有错。

    凤不惊看着祝薇薇暗藏锋芒的眼神,暗自摇了摇头……

    又一个作死的女人!

    不过,他是不会提醒她的。

    他从来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就让热闹和八卦来得更猛烈些吧。

    凤不惊嘴角噙着非常颇为兴味的笑,大步进入。

    而鬼帝向来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对刚才发生的事几乎没什么感觉,也面无表情地跟了进去。

    月府的大门再次在祝薇薇面前无情地关上。

    ……

    “喂!冰块!那个姓祝的小妞好像喜欢你。”

    凤不惊追上君墨涵和月倾城,用一副幸灾乐祸的语气喊道。

    “你不会是以前趁我们不注意给过她什么暧昧的暗示吧?!”

    君墨涵脸色一冷,手猛然提起,毫不犹豫地就向凤不惊拍去……

    早有准备的凤不惊惊呼一声,往一旁跃去。

    当然,君墨涵也没想着要伤他,只是给他一个警告而已。

    轰!

    打空的元气流在地面轰出一道深坑。

    “别闹了,你们随便一闹,府里的下人就要修整半天。”月倾城回头,制止二人。

    “是冰块在闹好不好?!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凤不惊一脸冤枉地嚷嚷。

    月倾城淡淡扫向凤不惊,凤不惊顿时噤声。

    不知为什么,他现在越来越怕月倾城。

    难道是由爱生惧?!

    ……

    翌日。

    祝薇薇再次雷打不动地出现在了月府大门外。

    她的脸色看起来依然苍白,好似体内的伤还没有痊愈的样子。

    前厅。

    乐府众人正在用早膳。

    “倾城,要不,就让她进来,看看她想说什么吧。”听到小厮来报,风若曦开口建议。

    “娘,让她站着就是!像她那种人,我们一旦退让一次,她就会得寸进尺,下次还不知道提出什么要求来呢。而且,谁知道她打着什么主意?进来后会使什么幺蛾子?”月倾城一脸厌恶道。

    一想到那个女人以前所作所为,还有她昨天的行为,她就厌恶无比。

    她倒是不怕她使坏,不过,她最近忙着让“大哥”和家人相认,没时间和她浪费时间。

    用过早膳。

    月倾城一家人同往常一样,往安寿园而去。

    安寿园。

    现在,月震庭已经可以说话了,只是不太利索而已。

    而且,他也可以坐起身,有人扶着也可以下地走动。

    “鸿儿啊,我醒过来有一段时间了,攒了很多问题想问你。今天,爹就一次问出来了,你也不必骗爹,无论在爹昏迷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你都一五一十地说给爹听,爹可以承受得住。”寒暄完毕,突然,月震庭一脸郑重地开口。

    月季鸿微微一愣,沉默了一瞬,才道:“……我知道了,爹。您问?”

    其实,他也准备找个机会向自己的父亲解释这十六年来发生的事呢。

    “在爹昏迷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我们不在定国公府的府邸里,而是在这里?为什么从我醒来,就没见你二弟夫妻?”

    月季鸿做了一个深呼吸,才缓缓开口……

    “爹,既然你主动问起,儿子就告诉您好了。不过,爹,您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不可太伤心。”月季鸿叮嘱。

    “放心吧,你尽管说就是。昏迷了十六年醒来,本来就是一件大喜事了,醒来后,又收获了诸多惊喜。爹已经知足了。再说,爹相当于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有什么承受不住的?!所以,这么多年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你都可以放心地告诉爹。”月震庭一脸的坚定。

    于是,月季鸿将这十六年来发生的事细细讲给月震庭听。

    月震庭越往下听,脸色就越铁青。

    “这个畜生!”中途,月震庭忍不住骂出声。

    一直听到月倾城一家搬出定国公府,开始慢慢变好,月震庭的脸色才变好了很多。

    不过,关于月倾城一家搬出定国公府后的很多事,前段时间已经讲过了,所以,月季鸿也不多说,只是一语带过。

    他现在着重讲那些没讲过的惊险的和阴暗的事。

    譬如,他醒来后和月季仁的交锋。

    譬如,月倾城被刺杀差点没命。

    譬如,皇帝要将他们斩首。

    譬如,上官家除了上官茗月几乎灭门。

    譬如,他与月季仁比试中毒差点殒命。

    譬如,月季仁夫妻和上官萍离奇被人杀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