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正文 406.第406章 鬼帝实话实说

正文 406.第406章 鬼帝实话实说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

    闻言,凤不惊平衡了。

    像这样大家都不知道才公平嘛。

    “没问题。”凤不惊非常响亮地回答。

    “好。”君墨涵道。

    “嗯。”鬼帝依然是万年不变的应答之语。

    月倾城这才再次开口……

    “前不久,上官茗月曾经雇了鬼殿的杀手刺杀我……”

    月倾城将当时的情况简单地叙述了一遍。

    “……我看到他的脸立刻惊呆了,他的脸和我的父亲简直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当时,我脑海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他一定是我失踪十六年的兄长!不然,不可能这么像我的父亲。也就是这一愣,让他刺伤了我。可是,我感觉,他并没有下死手,要不然,他只要在我喉咙上再加一剑,我再无生还的可能。作为杀手,不可能会有那样的失误!所以,我更确定他是我的兄长。”

    “而且,后来的诸多证据也证明我的猜测是对的。包括,他接受了我的委托,杀了除上官茗月之外的上官一家。另外,我怀疑,月季仁夫妻和上官萍也是他杀的,原因可能是他们侮辱了我的母亲。这种种的证据都证明他一定是我的兄长!”

    月倾城一脸的斩钉截铁。

    “可是,我不明白的是,他为什么不肯回家呢?为什么不肯认我们这些家人呢?你们帮我想一下。”

    月倾城期待地看向面前的三人,为了不引起鬼帝的怀疑,月倾城还故意将目光放在鬼帝身边的凤不惊身上。

    其实,她全身的雷达大开,随时随刻都在注意着鬼帝的反应。

    月倾城这个动作,让凤不惊颇为自豪。

    倾城果然聪明,像这种动脑筋的事,果然还是要靠他啊。

    那两个冰块,平时打打杀杀也许在行,动脑筋明显就不行了。

    “我想,他应该是自卑于自己的身份!他现在是杀手,见不得光,怎么好意思与你们相认?!”凤不惊神情认真地分析。

    “可是,我们是他的家人,你知道我们有多渴望他回家吗?无论他现在是什么身份,曾经做过什么事,我们都不会在意的。所谓家人,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月倾城说这句的时候虽然在盯着凤不惊,但是,眼角的余光却一直定在鬼帝的脸上。

    可惜,鬼帝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月倾城完全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

    “你们是这么想的没错,但是,他不一定知道啊。即使知道,他不一定过得了自己心里那个坎儿。”凤不惊表情专业,继续分析。

    “会不会是鬼殿不允许自己的杀手和家人相认?”月倾城继续猜测,并且不放弃地观察着鬼帝的表情。

    可是,让她失望了,鬼帝依然是一副非常淡定的表情。

    “这个我也没听说过。不过,做杀手的,一般都不会有家人,即使有家人也一般不会相认。”

    凤不惊分析。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又想到一个原因,他有可能怕自己的身份给你们带来危险,才不愿与你们相认。毕竟,作为一个杀手,肯定仇家遍地。”

    “嗯……”

    月倾城若有所思,然后,她再次开口。

    “你们觉得,鬼殿会不会有什么特殊的方法可以控制自己的杀手,让他们做出自己不愿意做的事。因为,他还背着杀掉我的任务,我觉得,他会不会是怕不小心伤害到我,才不愿意和我们相认的?”

    “你说的这个,我暂时没听说。不过,也许你的猜测是对的,而且,鬼殿有一条铁律,一旦接下任务,无论任何情况都要完成任务,除非雇主主动撤销。他躲着你,也许真的是怕伤害到你。”

    月倾城眸光微微一闪,表情变得有点担忧,“他没有完成刺杀我的任务,不会被鬼殿惩罚吧?”

    当然,这是月倾城真实的担忧。

    “应该不会。”

    凤不惊有点违心地安慰月倾城。

    “他完不成,鬼殿大不了派其他人来,不会因为某个杀手没完成就惩罚他的。”

    当然,凤不惊心里可不是这么想的。

    按照月倾城刚才所说,血月一定故意放了水,肯定违反了鬼殿的规定,受惩罚那是避免不了的。

    不过,他不能把这些说出来让月倾城担忧。

    “你们也觉得是这样吗?”月倾城询问身边的君墨涵和鬼帝。

    “嗯。”君墨涵自然选择不让月倾城担忧的答案。

    不过,鬼帝却无法违心地回答不会。

    因为,这里他最清楚,血月一个月前就被送回鬼狱接受惩罚,估计现在已经在魔狱了。

    于是,鬼帝选择不说话。

    可是,月倾城却不会放过他。

    “勿箜,你觉得呢?”

    “……”鬼帝眸光一闪,没有回答。

    月倾城执着地盯着他,大有一副他不回答她就一直盯着他的架势。

    大约半盏茶的时间后,鬼帝终于在月倾城的眼神中败下阵来……

    “……如果他故意没完成任务的话,当然会被惩罚。”鬼帝实话实说。

    他从来不说谎,因为不需要,也不屑,当然,他不愿意回答问题,一般也没人敢逼他。

    月倾城心一沉,“那你觉得鬼殿会怎么惩罚他?”

    “……自然是最严酷的。”鬼帝沉默了一下,然后在月倾城执着的眼光下实话实说。

    一旁,凤不惊在一旁恨得牙痒痒的。

    真的是块木头。

    哪有这样回答问题的?!

    安慰懂不懂?

    善意的谎言懂不懂?

    像他这样的木头,依他看,这辈子估计都娶不到妻子。

    “那你觉得他因为什么原因不和我们相认?”

    “这个是他的自己的想法,我一个外人就不多嘴了。”鬼帝淡淡道。

    其实,血月具体是怎么想的,他当然知道。

    自然是因为自己杀手的身份,怕给自己的家人带来麻烦。

    当然,还有一个更隐秘的理由,就是怕自己的家人对他失望。

    虽然鬼帝是不想对血月的想法多做评论,但是,月倾城却认为他是在回避她的问题。

    “……那你知不知道,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他不被惩罚,才能让他愿意认我们?”

    月倾城一脸期待地看着鬼帝……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