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正文 391.第391章 月震庭醒来

正文 391.第391章 月震庭醒来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

    见君墨涵皱眉,月倾城忍不住软下语气,揉了揉他的眉心道。

    “我答应你,以后见他都让你陪着,这样总可以了吧?”

    君墨涵看着月倾城犹豫半晌后,才终于点头:“……好。”

    ……

    与此同时,客园。

    鬼帝盘腿坐在床上,进入了冥想状态。

    他不断地提醒自己,那是别人的记忆,是别人的感情,他只需要知道记忆就好,不需要接收别人的感情……

    ……

    翌日,清晨。

    安寿园。

    当第一缕阳光照入窗棂的时候,床上的月震庭眼睫毛微微颤动了几下,然后缓缓睁开眼睛。

    他感觉自己睡了一个长长的觉,长到他以为永远也不会醒来……

    现在,他是终于醒来了?还是依然在做梦?

    月震庭动了动自己的身体,然后,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像是别人的,几乎没有任何的知觉……

    难道,还是在做梦?

    月震庭看着窗户上的阳光怔怔发呆。

    一个小厮推门而入,按照惯例察看月震庭的状况,可是,当他看到月震庭睁着眼睛时,顿时惊得双眸大睁……

    “老……老太爷!”

    月震庭缓缓转眸,看向小厮。

    他想要开口说话,却发现喉咙僵硬,只发出几声模糊的“呃呃”声。

    “来人呐!来人呐!快去通知老爷、夫人,还有少爷、小姐,老太爷醒了!”小厮一脸激动,转头对门外大喊。

    很快,门外就响起飞奔离开的脚步声。

    没多久,月季鸿一家四口以及君墨涵就先后推门而入。

    “父亲!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祖父,你感觉怎么样?”

    月倾城主动上前,为自己的祖父检查。

    月震庭却看着月季鸿,缓缓地瞪大了眼睛。

    一些遥远的记忆缓缓回笼。

    小儿子告诉他,大儿子死了,在战场上吃了败仗,被人杀死了。

    可是,为什么他的大儿子现在还好端端站在他面前?

    难道他还是在做梦?

    “父亲,爷爷一切状况良好。不过,他的身体还需要一段时间的锻炼,才能够动弹。包括说话能力,也需要再锻炼。毕竟,祖父十六年没有动弹过了,也没有人帮他按摩。”

    月倾城一边解释,一边拿出一个玉瓶,送到了月震庭的嘴边。

    “爷爷,我喂您喝点水。”

    月震庭缓缓地张开嘴,有点疑惑地看着月倾城。

    这个女娃是谁?

    为什么叫他爷爷?

    他没有这么大的孙女儿啊?

    月震庭感觉一股清凉的液体滑入自己的喉咙,紧接着,一股清凉的气体开始在他四肢百骸游走,让他的身体倍觉舒服。

    做完这些,月倾城退开,月季鸿连忙上前,抓住自己父亲的手。

    “父亲,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呃呃……呃呃呃……”

    月震庭张嘴,却只能发出这样的声音。

    众人谁都没有听清他想说什么。

    月季鸿眸光闪了闪,联想到自己刚醒来的茫然……

    “父亲,你放心吧,你马上就会复原。你是不是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其实,你已经昏迷十六年了,十六年前……”

    月季鸿简单地为自己的父亲解释当年的事,不过关于月季仁的所作所为却只字未提。

    “现在,儿子的一双儿女已经长大了,父亲,你看,这是翔宇,这是当时在肚子里的孩子,倾城。”

    “爷爷。”月倾城和月翔宇齐声喊道。

    月震庭的眸光由茫然到震惊,缓缓看向月倾城和月翔宇,怔怔地,良久无法回神……

    “还有这个,是倾城的未婚夫,他们马上就要订婚了。先前我们就盼着父亲醒来可以主持呢,现在好了,父亲终于醒来了。”紧接着,月季鸿指了指君墨涵,开心道。

    “爷爷。”君墨涵用清冷的声音喊道。

    月震庭的目光再次转向君墨涵,眼中闪过一道光……

    好出色的年轻人!

    这一切,真的不是梦?!

    接下来,月季鸿和月翔宇留下来,为月震庭按摩……

    二人一边按摩,一边将这几日在月震庭床边讲的事又重复了一遍。

    月震庭怔怔听着,越发有一种如在梦中的感觉。

    他有一个修为是元君巅峰、还是炼药师的孙女儿?!

    他的孙女婿是神域国的皇子,还有巨龙做坐骑?

    这么匪夷所思的事,不是做梦是什么?!

    经过一天的消化后,月震庭终于承认这是现实,不再觉得是梦了。

    翌日。

    月季鸿一来,月震庭就张口跟月季鸿说话,可是,发出的只是“呃呃呃”的声音。

    “父亲,你在说什么?你是不是不舒服?我这就让人去叫倾城。”月季鸿连忙道。

    月震庭缓缓地摇了摇头,然后手指缓缓屈伸,比出一个二的手势……

    月季鸿眸光一闪,然后试探性地问道:“父亲是在问二弟?”

    月震庭缓缓点了点下巴。

    月季鸿眼中闪过一抹为难,沉默了片刻才道:“父亲,二弟不方便见你。等您好利落了,我们再谈这件事好不好。”

    月季鸿还没想好要怎么跟自己的父亲说这么多年发生的那些不好的事,他怕自己的父亲会受不了,他当时听了都差点气得心口绞痛……

    他父亲更是无法接受吧。

    而且,他还不确定,他的父亲是否能接受他而二弟身亡的消息。

    月震庭的眸光闪了闪,然后缓缓点头。

    月季鸿默默地坐下,为月震庭按摩。

    ……

    突然,门外传来几声敲门声。

    一个小厮推门而入。

    “老爷,安平侯、祝老爷、祝夫人和祝小姐到了。”小厮躬身禀道。

    闻言,月季鸿眸光一闪,没想到安平侯一家会来。

    安平侯祝心武曾经是他父亲的老下属。

    他的嫡长孙女祝薇薇与他的小儿子翔宇同一年怀上,于是,两个老人就为二人订了娃娃亲。

    后来,他听他的妻子说,祝薇薇因为天赋卓绝,被炼器宗看中了,十三岁那年离开了京城,进入炼器宗修炼……

    后来,翔宇受伤后没多久,祝夫人就上门,委婉地提出,她的女儿要专注于修炼,为了不耽误他们的儿子,婚约就取消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