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正文 385.第385章 鬼帝大拷问

正文 385.第385章 鬼帝大拷问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

    “本殿去月家,没有本殿的传唤,你们不准来找本殿。”

    鬼帝一边往外走,一边冷声道。

    说完,身形一闪,就消失在了夜空中。

    ……

    翌日,月府。

    鬼帝起床后,和血月往日一样,去前厅和月府的其他人一起用早膳。

    浑然不知道血月已经换了人的月府众人依然其乐融融,谈论着订婚的事宜。

    而血月暗暗观察着月倾城一家四口的容貌,终于真实地感觉到,他们是血月的家人。

    ……

    订婚,肯定是要通知亲友的。

    可是,月季鸿夫妻这边都没有嫡亲的兄弟姐妹,风若曦父母双亡,月季鸿唯一的庶弟还成为了仇人,而且,也已经死去。

    至于沾着一点血缘关系的本家和远方亲戚,月季鸿夫妻也没想请。

    原因很简单,当年他们一家家门正兴时,那些亲戚朋友一个比一个跑得勤快。

    可是,他们家失势后,这些人要么和月季仁沆瀣一气,欺压他们一家,要么冷眼旁观,拒绝伸援手。

    月季鸿一家四口都觉得,没有和这些人继续交往的必要。

    当然,对于邀请月金宇兄妹,月翔宇自然是竭力反对,而月倾城也持否定态度,月季鸿自然也尊重月倾城的意思。

    于是,月家邀请的人就集中在了风华大师、长孙院长这些月倾城的师长、以及陆浩明等月倾城的朋友身上。

    谈论完邀请的人,开始谈论订婚时穿的礼服。

    这个是可以请裁缝专门上门来定制的,不过,请哪家的裁缝,这是一个问题……

    “倾城啊?你喜欢哪家的裁缝?我让人去请。”风若曦转头询问月倾城的意见。

    “……”

    闻言,月倾城愣了一愣。

    她平时根本不关注这些,哪里知道哪家的裁缝好?

    “娘亲,你做主好了,你看哪家的裁缝好,就请哪家的好了。”月倾城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那怎么可以?娘亲请来的万一你不喜欢怎么办?”

    风若曦立刻否定,下一刻,她眸光转了转,然后吩咐道。

    “这样吧,你和墨涵去街上转转,去那些有名的成衣店看看,看看你们喜欢什么样式,就在他们店里定制。顺便,你也买点好看的首饰。”

    “没必……”要吧。

    月倾城刚想开口反驳,就见风若曦的脸色一正,一副要开口训人的样子。

    “那好吧,我立刻就去。”

    月倾城立刻改口,拉着君墨涵起身,大步往大门口走。

    “你要把京城所有有点名气的成衣店都逛一遍,每个店里都各自挑两套衣服,不许偷懒。还有首饰也是一样。”风若曦想了想,不放心地补充。

    她这女儿她很清楚,如果不硬性规定,很可能随便绕一圈就回来了。

    “好,我知道了。”月倾城爽快回道。

    小事一件,满足她娘亲一下就是。

    “我陪你们去吧。”突然,鬼帝站起身,大步跟了上去。

    月倾城诧异地回头看向鬼帝,她没想到这个神秘的朋友今日会跟上来。

    据她观察,这个神秘的朋友一般不多言,而且,貌似看到她的目光会躲闪,可是,她看不他的是时候,他又看着她发呆……

    而且,他很少主动开口和她说话。

    今日怎么会主动要跟他们出去呢?

    不仅月倾城诧异,其他人也有点诧异。

    诧异之后,夏侯滢下意识就要阻止……

    开玩笑,他儿子和未来儿媳的二人世界,怎么可以让别的男人打扰……

    而且,据她这几日观察,这个年轻人对他那未来的儿媳妇也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可是,她刚张口,就听到月倾城非常爽快的声音:“好啊,一起来吧。”

    夏侯滢顿时郁闷地将到口的话咽了下去。

    “青衣兄弟要去,那我也一起去好了,人多热闹点。”

    突然,凤不惊也站起身,笑眯眯道。

    “正巧,我还没在金陵城好好逛过呢。”

    夏侯滢已经无力阻止,反正一个人跟也是跟,两个人跟也是跟,没有区别的。

    ……

    大门外。

    一上马车,君墨涵就自然二人地抓住月倾城的一只手,放到了自己腿上。

    月倾城也非常自然地任他抓着,没有丝毫的抗拒和羞涩。

    凤不惊看得眉毛直跳……

    “喂!你不觉得你们两人的举止太亲密、太大胆了一点吗?”

    凤不惊指着二人相握的手一副无法接受的样子。

    君墨涵脸色一黑,握着月倾城的手紧了紧,不满地看向凤不惊。

    “没有啊。”月倾城一脸的坦然。

    “倾城,你这样在人前和一个男人牵手,有伤清誉……”凤不惊语重心长。

    主要是他看着刺眼。

    “我不怕。”

    月倾城一脸的无所谓。

    “再说了,我都是有主的人了,即使伤了清誉,难道还怕嫁不出去?”

    月倾城皱了皱鼻子,一脸的有恃无恐。

    “墨涵,你会不娶我吗?”

    月倾城转头询问君墨涵。

    “当然不会。”

    君墨涵想也不想就摇头否认,握着月倾城的手再次紧了紧。

    “……”

    凤不惊被这明晃晃的秀恩爱的行为伤到了……

    于是低着头自个儿郁闷去了。

    马车里顿时安静下来。

    马车辚辚。

    “青衣大哥,我真的很好奇,你为什么不能跟我们表明身份?难道你的身份很尊贵,或者很特殊?或者既尊贵又特殊?”

    片刻后,月倾城主动挑起话题。

    “……”鬼帝眸光动了动,沉默不语。

    “你不说,我就猜一下好了。难不成你是某个国家的皇子?或者某个神秘组织的少主或者主人?”

    月倾城兴致勃勃地猜测,一边说一边看着鬼帝的神情。

    可惜,对方的神情没有任何的变化,她完全看不出任何端倪。

    “……或者,你是杀手?!”思索了片刻,月倾城突然口出惊人之语。

    除了身份尊贵和特殊的人,通常一些从事见不得光的行业的人,也不愿意透露自己的身份。

    “……”鬼帝心头一震,表面上却依然不露任何情绪。

    “倾城你为什么这么说?”见气氛有点冷,凤不惊笑眯眯搭话。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