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正文 383.第383章 鬼帝问罪

正文 383.第383章 鬼帝问罪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

    虽然心中诸多诧异和不认同,但是,五人都是老狐狸,将自己的表情控制得很好,并没有将内心所想表露出来。

    不过即使如此,夜青玄、血月和凤不惊还是敏锐地感觉到了二人脸上的异样情绪……

    夜青玄和血月的表情瞬间变得有点不悦。

    而凤不惊眸中闪过一抹暗暗的幽光,带着一丝兴味。

    那兴味,乍然一看,更像是幸灾乐祸。

    寒暄完毕,众人往前厅而去。

    前厅。

    “既然现在我们两家人都在这里了,那就商量一下,把婚事定了吧。当然,在这之前,按照惯例,我们还是要正式地介绍一下彼此的情况。”

    夏侯滢迫不及待道。

    “先前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所以,涵儿隐藏了他的真实身份。不过,一个月前已经告诉倾城,倾城应该有告诉亲家吧?”

    风若曦和月季鸿点点头。

    自从提出定亲后,月倾城就找了个机会,将君墨涵的真实情况跟自己的父母和三哥说了,当时,三人听得目瞪口呆……

    如果不是见过君墨涵的神龙坐骑,三人差点以为月倾城在疯言疯语。

    “那就好。不过,在座的各位应该还不知道,夫君,你就把家里的情况真实跟大家介绍一下吧。”夏侯滢转头催促君白泽。

    “我姓君,名白泽,是神域国的国君……”

    君白泽依言开口,简单地将自己的家庭情况和君墨涵的生辰八字等基本情况介绍了一下。

    除了月家一家四口,其他人都诧异地瞪大了眼睛。

    萧墨涵,呃不,君墨涵,竟然是神域国的皇子?!

    那个传说中外人难以进入、曾经是上古众神生活的神域国?!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怪不得君墨涵可以那么霸气凌人,翻手间毁掉一座皇宫,并扬言让整个金御国陪葬。

    虽然觉得匪夷所思,但是,在场的风华大师等人还是信了,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那条巨龙。

    ……

    凤不惊除了震惊,还浮现一丝懊恼。

    神域国的皇子,看来,他是很难拼过对方了!

    待君白泽介绍过自己这边的情况后,月季鸿也开口介绍月家的情况,以及月倾城的生辰八字等基本情况。

    “好了,现在我们对彼此的情况都了解了,接下来,我们可以谈一下正式定亲的日子了。我看下个月初一就是一个不错的日子。”

    夏侯滢再次兴冲冲道。

    “夫君,你觉得呢?”

    “我没有意见。不知亲家公和亲家母可有什么意见?”

    “我们也没什么意见。那就下一个月初一吧。”月季鸿看了看自己妻子的神情,然后点头。

    反正,这个已经是商量好的,没什么可讨论的。

    闻言,在场的人,除了凤不惊,全都露出开心的表情。

    接下来,两家的父母开始谈论定亲的事宜,然后时不时地询问月倾城和君墨涵的意见……

    夜青玄和月翔宇时不时地给点意见,就连向来寡言的血月也时不时插入一句。

    只有凤不惊比较沉默。

    在场的除了月倾城自己,其他人都多少知道凤不惊的心思,于是,也不询问他的意见。

    商定这些后,接下来的时间,君白泽夫妻和月季鸿夫妻就开始紧锣密鼓地准备。

    夜,月府。

    客园,血月的房间。

    血月盘腿坐在床上,正在修炼。

    突然,一个幽灵般的黑影一闪,一个黑袍人出现在了房间里。

    修炼中的血月神色一变,迅速睁眼,同时双掌推出,向对方攻去。

    刷!

    他面前的黑衣人宽大的袖子一卷,那汹涌的元气就被化于无形。

    血月的表情也瞬间凝固……

    只见面前的人一身黑袍,左胸口绣着一个红色的骷髅头,脸上戴着红色的面具……

    只是,那红,比他的红色面具更浓重,就像是用最浓稠的血染就的……

    “殿……主?”血月像是卡壳般,缓缓吐出两个字。

    “月护法,你可知罪?!”黑袍人开口。

    声音机械而冰冷,带着一种剑锋般的锋利的冷意。

    “属下知罪。”血月终于回神,然后迅速下地,单膝跪在地上。

    “随本殿来。”黑袍人说了一声,然后身形一闪,就离开了院子。

    血月犹豫了一下,也迅速跟了上去。

    在离开前,他回头,最后看了一次身后的院子。

    别了。

    也许这是最后一次看到这个院子了。

    很可惜,他连和家人道别的时间都没有。

    ……

    金陵城南,一处偏僻的院子。

    这里,是鬼殿的秘密产业,也是血月前段时间的住处……

    黑袍人和血月一前一后在院子里落下,然后迅速进入主屋。

    嗤!

    血月主动将屋中的蜡烛点燃,然后扑通一声对着面前的黑袍人跪下。

    “属下参见殿主。”血月低着头沉声道。

    没错,面前的黑袍人就是天下第一杀手组织——鬼殿至高无上的主宰——鬼帝。

    鬼帝背对着血月,目光墙上的字画上。

    “血月,说给本殿听听,你到底犯了什么错?”鬼帝冷冰冰问道。

    “殿主,这次,属下罪该万死,愿意接受惩罚,但是,殿主,属下想请求您一件事,请取消对月倾城的暗杀任务。”血月低着头,沉声道。

    “给我一个理由。”

    “月倾城的未婚夫,实力强大,我们如果与他为敌,是一件非常不明智的事。”

    “本殿要的是你内心深处的真实理由!”

    鬼帝用冷冰冰而机械的声音道。

    “别告诉本殿,你先前接下保护月家的任务,也是因为这个?”

    “……不是。”

    血月犹豫了一下,然后低低道。

    “会保护月家,是因为那是属下的家人。”

    说到最后一个字时,血月的声音不由变得温柔。

    先前,他得知真相后,决定接受月倾城的请托,并且主动加了任务的内容——保护月家。

    “……”

    鬼帝沉默。

    屋里的气氛顿时变得凝滞,那种无形的压力几乎让血月有窒息之感。

    血月非常清楚,家人这个理由不会让鬼帝改变主意。

    因为鬼殿一旦接下任务,不管什么任务,任务的对象是谁,遇到什么情况,都要彻底执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