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正文 378.第378章 月倾城大开杀戒

正文 378.第378章 月倾城大开杀戒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

    出了前厅,月金宇喊了月金妍,二人一起赶往安寿园。

    ……

    安寿园。

    月金宇和月金妍到达这里后,也不敢进屋,只是站在卧室门外,安静地等着。

    他们想用这种行为让月季鸿消消气。

    卧室。

    时间缓缓流逝。

    所有人都不吃不喝,不言不动,紧张地盯着月倾城和月震庭。

    眼看着月震庭的脸色渐渐红润,众人紧绷的神经也渐渐放松。

    转眼,三天三夜过去。

    当晚霞再一次铺满天空的时候,月倾城缓缓睁开了眼睛。

    “怎么样,倾城?你祖父可是没事了?”

    月倾城缓缓收功,然后带着一丝疲惫道:“没事了。不过,祖父昏迷了这么久,耗费了太多的生命力,还不能立刻醒来,还需要再自行恢复一段时间。”

    说着,她起身扶着自己的祖父躺下。

    “好,没事就好。”月季鸿瞬间激动得热泪盈眶。

    “好了,夫君,别难过,现在父亲已经没事了,我们可以回家了。”风若曦安慰地拍了拍自己丈夫的手臂,含着泪道。

    “好。”月季鸿伸手将眼中的泪水眨掉,然后转头对月翔宇道,“翔儿,你去找一顶软轿来,我们抬着你祖父回家。”

    月翔宇点了点头,推门走了出去……

    他一出去,就看到月金宇和月金妍二人低着头站在门外,脸色不由一冷……

    “哼!你们现在做出这样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给谁看?!你们一家但凡有一点良心,就不会那么对待祖父!”

    月金宇和月金妍被说得抬不起头来。

    其实,二人心里觉得很冤枉,他们并没有吩咐下人这么做,充其量也只是没有关心而已。

    他们祖父昏迷的时候,他们要么还小,要么还没出生,平时父母也不在他们面前提祖父的事,如果不是三日前月季鸿提起他们的祖父,他们压根儿就忘了自己还有一个祖父昏迷着呢。

    这全都是他们父母留下的债啊。

    可是,他们又不能把这些责任都推到已经亡故的父母身上。

    那样就太不孝了。

    “是,三弟骂得对。我们兄妹平时对祖父关心得太少了,才会让那些刁奴懈怠至此。”月金宇低着头认错。

    “哼!借口,我就不信没有你们的纵容和默许,那些刁奴会如此大胆!我看,你们说不定还暗示或者明示过那些刁奴这么做呢!”

    月翔宇一脸的不买账。

    对于这两个人,月翔宇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可能原谅他们。

    “好了,翔宇,不必吵了。”月季鸿走了过来,然后对月金宇道,“金宇,既然你在这里,那就帮我找一顶软轿来吧。我们要抬你们祖父走。”

    “是,大伯父。”

    月金宇恭敬地应道,顿了一下,他抬起头,怯怯地看着月季鸿道。

    “大伯父,我已经将那些刁奴打杀了。”

    “嗯。我知道了。你赶快去吧。”月季鸿表情淡淡道。

    虽然多年的道德修养告诉他,不必和两个小辈计较,真正的罪魁祸首已经死了……

    但是,月季鸿心里就是冒着一股又一股的邪火,他只有竭力忍耐,才不会一出口就怒吼。

    很快地,月金宇就让人抬来了软轿。

    月季鸿小心翼翼地将月震庭抱到软轿上,然后和月翔宇一起抬着往大门外抬去。

    ……

    大门外。

    月季鸿又亲自将月震庭抱到了马车上。

    “父亲,你们先回去吧,我和三哥留下,这边还有点事需要处理。”月倾城站在马车下,对月季鸿挥了挥手。

    “还有什么事处理?!”月季鸿和风若曦诧异地同时开口。

    “那些刁奴啊!总不能就这样轻轻松松放过他们。虽然二哥说处理过了,但是,女儿怕有漏网之鱼,再确定一下。”月倾城笑眯眯道。

    说完,她转向月金宇:“二哥,你不会介意吧?”

    “不会,不会。”月金宇连连摇头。

    她被月倾城颇为温柔的“二哥”两个字叫得浑身发毛。

    “对啊,父亲,娘亲,你们先回去吧,我陪着倾城在这边,处理完那些刁奴就回去。”月翔宇脸色一亮,连忙帮腔。

    “这样的事,还是为父来处理比较好。”月季鸿说着就要跳下马车。

    “不用,父亲,你照顾爷爷要紧,而且,你昏迷了十六年,很多人你都不认识,不一定判断得出哪个是罪魁祸首,还是我和三哥比较合适。”月倾城连忙阻止月季鸿。

    开玩笑,如果她父亲在,她还怎么大开杀戒?!

    定国公府现在的大部分仆人,都是月季仁夫妻的心腹,以前没少欺压他们一家,现在正好趁着这次机会新仇旧恨一起算。

    “……”月季鸿眸光一闪,有点猜到了女儿的想法。

    罢罢罢!

    就让他们做自己想做的事吧。

    他这个做父亲的即使不能为他们报仇,但也不能阻止他们自己报仇。

    月季鸿夫妻二人进入马车,快速离开。

    至于君墨涵,当然要留下来“贴身保护”月倾城。

    目送自己父母的马车离开,月倾城转向一旁的月金宇……

    “我们去见见那些刁奴吧。”

    月倾城边说边往里走。

    “是,他们都在前厅跪着。”月金宇亦步亦趋地跟上。

    月金妍则低着头,小心翼翼地跟在自己兄长的后头。

    前厅。

    月倾城看了一眼院子里十几个浑身是血的尸体,淡漠地转开眼睛,率先走进前厅。

    那些人确实是负责安寿园的下人,同时也是月季仁的心腹。

    在客位上落座,月倾城看向跪了一地的下人。

    月翔宇和君墨涵在她身边落座。

    待他们三人落座后,月金宇和月金妍这才有点拘谨地在主位上落座。

    双方如此表现,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月金宇和月金妍才是客人,只是坐错了位置而已。

    “这件事,不仅是那些直接负责安寿园的下人的错,还有那些监管人员的错,你说是吗,二哥?”月倾城笑眯眯地转向月金宇。

    “是,是。”月金宇点头。

    “那么,你是不是应该连这些监管人员也一起惩罚呢?”月倾城淡淡道,目光落在了管家的身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