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正文 377.第377章 乱棍打死

正文 377.第377章 乱棍打死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

    当看到床上的老人时,月季鸿的眼泪哗地就下来了。

    只见床上的老人骨瘦如柴,眼窝塌陷,双颊凹陷,不像是活人,反倒像是一具干尸。

    月季鸿抬起手,手指颤抖着靠近他的鼻端。

    良久,感觉到一丝微弱的呼吸,才放下一颗心来。

    在他身后,风若曦、月翔宇和月倾城三人见状,也是一脸的震惊,然后是愤怒,三人不由瞪向月金宇和月金妍。

    就连君墨涵都忍不住冷冷瞪向二人。

    月金宇兄妹神色慌张而羞愧,不由自主低下了头。

    “倾城,你快帮你祖父看看。”紧接着,月季鸿让到一旁,让月倾城上前。

    当月倾城看着床上的老人时,心里不由发酸。

    虽然瘦成这个样子,但是,还是依稀可以看出这个老人和她父亲的相似之处。

    月季仁夫妻简直是丧心病狂、不配为人!

    他们怎么可以如此对待她的祖父!

    月倾城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开始为自己的祖父检查。

    气息非常微弱,血液循环和心跳几乎没有,生命力已经耗费得差不多了,如果再迟来几天,也许,这个老人就会在昏迷中安静地去了。

    “倾城,怎么样?你祖父可以治好吗?现在适合移动吗?”月季鸿在一旁急切地问道。

    “可以治好,但是,不适合移动。我还是在这里为祖父疗伤好了。”月倾城道。

    好在她先前为了有备无患,又让老师炼制了好几颗菩提大还丹,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月季鸿看了看周围灰尘满满的环境,咬了咬牙,然后转头吩咐一旁的月金宇和月金妍:“让人拿水和抹布来。”

    “是。”

    月金宇如蒙大赦,连忙亲自跑出去吩咐下人。

    管家和月金妍也慌慌张张跟了出去。

    二人觉得在屋里多呆一秒,就会在众人谴责的目光下窒息。

    很快地,管家和月金宇就亲自指挥着定国公府的下人送来了水和抹布。

    “你们出去吧。”月季鸿冷冷地挥了挥手。

    月金宇连忙带人战战兢兢地退了出去。

    月季鸿将月府的侍卫叫了进来……

    “现在,你们将屋里小心地擦抹一遍,动作小一点,最好不要荡起灰尘。”

    “是。”月府的侍卫们应了一声,开始打扫……

    随着一桶又一桶的黑水被倒掉,半个时辰后,卧室终于变得干净了。

    现在,只剩下床铺了。

    几个月没打扫,床铺上自然也是布满灰尘。

    月季鸿皱眉想了想,然后看向月倾城……

    “倾城,如果将你祖父从床~上抬下来,应该没事吧?”

    “这个没问题。”月倾城摇头。

    闻言,月季鸿立刻叫来管家,吩咐他送一张矮榻进来。

    管家不敢怠慢,连忙让人去抬。

    很快地,矮榻就抬来了。

    月季鸿让人将矮榻放到床边,然后和月翔宇小心翼翼地将月震庭扶了起来,将他放到矮榻上。

    “将祖父扶坐起来吧。我要喂它吃药,然后,还要帮他炼化丹药。”月倾城在一旁开口。

    月季鸿和月翔宇依言而行。

    紧接着,月倾城手掌一翻,拿出了一个玉瓶,然后从玉瓶里拿出一颗菩提大还丹,小心翼翼地送入了月震庭的嘴中……

    随之,她用元气在外面引导,让丹药缓缓进入月震庭的腹中。

    接下来,她盘腿做到了自己祖父的身后,双手印在他的后心,开始帮他炼化丹药。

    现场的众人都兵屏气凝神,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看着月倾城的动作。

    与此同时。

    前厅。

    以管家为代表的定国公府下人跪了一地。

    “你们告诉我,祖父的院子和房间为什么会是那个样子?是谁允许你们那么对待祖父的?!”月金宇脸色发青,对着下面的众人愤怒地咆哮。

    “……”所有人都伏在地上不敢说话。

    他们能说是死去的主人默许的吗?

    月震庭昏迷后,月季仁虽然没有明说让下人慢待,但是,他多年来对安寿园不管不顾……

    负责安寿园的仆人都是月季鸿的心腹,他们自然很快摸清了主子的心思,于是渐渐懈怠……

    由刚开始地三两天打扫一遍,到十几天打扫一遍,然后是几个月打扫一遍,到现在完全是一年半载打扫一遍。

    如果月季鸿不来,接下来可能永远不去打扫也是可能的。

    “说啊?!”月金宇气得脸色发紫,对着下边的人怒吼。

    “……”可是,下边一片安静,没有人回应。

    “管家,是谁负责安寿园?!”月金宇看向管家。

    “是……”管家战战兢兢地说出了一连串仆人的名字。

    有几个更是兼任重要的管事职位。

    月金宇不是傻子,微微一想,就知道了什么……

    这完全就是他的父母放纵的啊。

    但是,知道归知道,他不能说出来,更要假装不知道。

    “真是大胆的狗奴才,领着定国公府的薪水,竟然欺上瞒下,偷懒怠惰,来人呐!拉下去,乱棍打死!”

    外面,早就等着的侍卫应了一声,如狼似虎地扑了进来,拉着那些仆人就往外拖。

    “少爷,冤枉啊,冤枉啊……”那些仆人脸色大变,开始呼号。

    月金宇一脸铁青,怕他们喊出什么不该喊的,于是沉声道:“堵上他们的嘴!”

    闻言,那些侍卫从腰间抽下袭击的汗巾,快速塞到了那些仆人的嘴中,然后毫不留情地将他们拖了出去……

    紧接着,外面想起一阵噼里啪啦的棍棒声、闷闷的惨叫声……

    良久,才安静下来。

    “少爷,那些刁奴已经咽气。”一个侍卫跑进来报告。

    “就扔在那里曝尸!没有我的吩咐不准动!”月金宇冷声道。

    他想要让自己的大伯亲眼看看他的决断,希望他能出一口气,减少一点对他的怒火。

    “还有你们,继续给我跪着!”

    紧接着,月金宇对其余的下人道。

    “特别是你,管家,监管不力,大伯如果不原谅你,你也要受罚!”

    说完,月金宇大步离开,留下一地被吓得肝胆俱碎的下人。

    特别是管家,更是浑身发寒……

    他觉得,接下来自己不死也得脱层皮。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