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正文 342.第342章 最快的现世报

正文 342.第342章 最快的现世报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

    犹豫了一下,血月没有随着风若曦离开,而是往月季仁离开的方向而去。

    他想,月季仁身上一定有解药。

    现在,为他的父亲解毒最重要。

    至于那两个可恶的女人,就让他们暂时多活一刻好了。

    既然他们也是上官家的女儿,而他答应的又是要杀掉上官家所有人,这两个女人自然也不例外。

    书房。

    月季仁大步而来。

    “再叫两队侍卫来,守在外面!一旦有风吹冲动,立刻报告。”

    在进入房门之前,他吩咐门口的侍卫。

    打伤月季鸿,其实,他心里也是不安的。

    门口的侍卫点了点头,匆匆离开。

    血月身形一闪,藏在附近的一棵树上,观察着书房里的动静。

    很快地,院子里又来了二十几个侍卫,守在了书房附近的各个角落,个个双目如炬,看着各个地方。

    血月如果不是善于隐匿的杀手,而且修为比这些侍卫高出很多,很可能就会被发现。

    时间缓缓流逝。

    太阳降落,星月升空。

    血月一直从下午守到晚上,也没见月季仁见任何人,摆弄过任何像解药的东西。

    晚膳的时候,仆人将晚膳送进了房间。

    月季鸿一个人用过晚膳,然后盘腿坐在书房的榻上,开始修炼。

    看来,他该主动出击了。

    血月眸光一闪,找准时机,飞速往书房的窗户掠去。

    然后,身形一闪,就进入了房间。

    院子里的那些侍卫只觉得一个黑影闪过,定睛看时,却发现什么都没有……

    于是,只当做自己刚才眼花了。

    血月收敛所有气息,迅速靠近月季仁……

    嗖!

    距离对方一步之遥的时候,他迅速出剑,架在了月季仁的脖子上。

    正闭着双眸修炼的月季仁感觉到脖子上的凉意,脸色一惊,迅速睁开眼睛……

    “不要出声,否则,我立刻割断你的喉咙!”血月压低声音,冷冰冰道。

    闻言,本来张口欲喊的月季仁吓得立刻闭上嘴巴,咽下到口的尖叫。

    “解药拿出来!”血月冷冰冰道。

    “什么解药?我不知道阁下是什么意思?”月季仁脸色发白,一脸无辜道。

    丝!

    微微一使力,月季仁的脖子上就出现了一道淡淡的血痕,鲜红的血珠子争先恐后地冒出来。

    “月季鸿身上的毒是你下的吧?把解药拿出来!”血月的声音带上了浓浓的杀机。

    月季仁的脸色越发的苍白:“你是月家的人?”

    丝!

    “废话少说。解药拿出来!”血月的长剑再次一使力,月季仁脖子上的伤口再次加深,开始疯狂地往外冒血珠子。

    “毒……真的不是我下的。我……我真的没有解药。”月季仁吓得冷汗淋漓,结结巴巴道。

    “既然这样,留着你也没用了!”

    说着,血月手腕一动,长剑再次一使力,月季仁脖子上的血顿时越发疯狂地往外冒。

    “别!别!我给你解药!我给你解药!”

    对方身上真实的杀意让月季仁吓得直哆嗦,连忙开口阻止。

    “拿来。”血月冷冷伸出手。

    月季仁脸色苍白,眸光剧烈闪烁……

    “我警告你,不要跟我耍花样,否则,我手一抖,你的人头立刻落地!”血月冷冷警告。

    月季仁脸上的恐惧之色越发浓郁……

    “解……解药不在我这里。”

    月季仁结结巴巴道。

    “当初,是一个人给我吃了一颗丹药,如此,我的修为就可以大增,还可以让自己的元气带毒,伤人经脉。但是,他并没有给我解药。”月季仁抖抖索索道。

    说完,见血月身上杀气一盛,连忙道:“我说的是真的。不过,我答应你,一定帮你跟他要一份解药。”

    “那个人是谁?!”

    “我不知道,不过,那个人给了我一个信物,我这就拿给你看。”

    说着,月季仁缓缓将手伸向自己的怀中。

    血月冷冷看着他。

    突然,月季仁眸光一闪,向血月猛然掷出

    一个白色的纸包,然后身形一移,就往门口逃去。

    刹那间,黄色的药粉扑面而来……

    血月眸光一冷,身子一闪,灵活地躲过这些药粉,然后向着月季鸿的后背毫不留情地出掌!

    砰!

    月季仁只跑了三步,就被一掌击中,不由向前扑倒在地,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老爷?”门外,传来侍卫的询问。

    刷!

    血月的长剑架到了他的脖子上。

    “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说。”

    月季仁吞了吞口水,然后尽量维持着正常的声音,大声道:“没事。我不小心摔了东西。”

    屋外顿时没了动静。

    “说,那个人是谁?不然,我让你人头落地!”血月冷冷问道。

    “我不能说出他的名字……不然,他会杀了我……”

    月季仁转头,一脸哀求地看着血月。

    血月眉头一皱,正要动手,就见月季仁突然脸色一黑,喷出一口黑血,然后就往后仰倒。

    那样子,竟然也像是中毒。

    血月眸光一闪,皱眉思索了一下,然后收起长剑,弯腰,伸手探向月季仁的身上……

    可是,他上下摸索了好几遍,都没有发现任何药瓶之类的东西。

    然后,他向书房的其他地方寻去……

    可是,把整个书房找了个遍,也没找到类似解药的东西。

    最后,血月环视了书房一圈,然后眸光落在了月季仁手指上的储物戒指。

    他眸光一闪,拿下他手上的储物戒指,然后身形一闪,离开了房间。

    至始至终,门外的侍卫都没有发现血月的出现和离开。

    血月借着夜色一路飞掠,出了书房后,稍微一停顿,身形一转,往芙蓉园而去。

    芙蓉园。

    主屋,卧室。

    上官瑶正在沉睡。

    今日,亲眼看着月季鸿被打成重伤,又看着风若曦在她眼前下跪,她心里非常舒坦,自然睡得非常香。

    血月飞身而入,无声地靠近床边……

    嗖!

    他长剑一挥,剑尖抵在了上官瑶的喉咙上。

    上官瑶本来在睡梦中,突然感觉一阵杀气袭来,然后,就感觉脖子一凉……

    她立刻被惊醒,惶然睁开眼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