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正文 316.第316章 血月寻求真相

正文 316.第316章 血月寻求真相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

    长孙院长张了张嘴,终究不知再说什么来劝阻。

    ……

    一群御林军和大内侍卫跑来,将月季鸿父子、凤不惊以及闯入的一众高手拉起,往宫外而去。

    长孙院长眸中闪过一抹担忧。

    糟了!

    事情越来越往不可控制的方向走了。

    ……

    夜。

    刑部大牢。

    月季鸿父子和凤不惊身上带着沉重的枷锁,呈大字型被绑在柱子上。

    三人都是都是一身狼狈,脑袋微垂,双眸紧闭。

    他们身上的铁索,是特殊的铁索,叫做吞元索,用玄铁加入专门的材料而制,可以压制并且不断地消耗人体内的元气。

    突然,凤不惊的眼睫毛动了动,豁然看向前方。

    在他前方,一个带着红色面具的黑袍人正安静地看着他们。

    大牢里静悄悄的,明显狱卒都被他搞定了。

    “你就是那个刺伤月倾城的杀手?!你来干什么?!难道上官茗月又让你来刺杀我们三个吗?”

    凤不惊双眼猩红,看着面前的黑袍人,向来漫不经心的脸上带着阴沉的杀意。

    黑袍人看了一眼凤不惊,没有回答,再次转头看向月季鸿。

    来人,是血月。

    月倾城没有骗他。

    她的父亲真的和他很像。

    一样的眉毛眼睛鼻子嘴巴,一样的轮廓,只是,气质稍微比他显得成熟一点而已。

    也许,再过二十年,他老了,就是这个样子。

    血月心中翻涌着惊涛骇浪。

    这两日,月倾城倒下前说的话,一直在他心中回响,弄得他心神不宁。

    所以,他才忍不住来看看与他很像的她的父亲。

    没想到,这个人,比他想象中与他更像。

    怎么回事?

    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相像的人?!

    ……

    “你不会还要去杀月倾城吧?”

    “……”

    “喂!我们做个交易如何,只要你取消这次的任务,我可以答应你们鬼殿的一切要求。我可是东溪国凤家的少主,下一任的家主。”

    “……”

    “如果你无法做主,让你们鬼王来见我如何,你们保准不会亏的。”

    “……”

    凤不惊试图和血月讲条件,可是,血月却一动不动地站着,看着月季鸿失神。

    看着这样一位与自己五官极度相似的人在这里受难,不知为什么,他有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

    血月无法形容那种不舒服,只是觉得心脏好似被一只咸湿的手握着般,心口传来一阵又一阵闷闷的酸胀和疼痛。

    良久……

    血月身子一闪,消失在原地。

    他感觉自己再在这里多待一刻,就会窒息。

    凤不惊脸色一变,大声道:“喂!我警告你啊,你如果敢动月倾城,我不会放过你的,即使夷平你们鬼殿,本公子也在所不辞!”

    看着血月离开的方向,凤不惊沉下脸来。

    现在他陷身囹圄,身边几乎能用的高手也与他一起身陷囹圄,如果那杀手再去刺杀月倾城,就糟了。

    看来,他必须想个万全之策才好。

    一刻钟后,一个狱卒悄悄而来。

    “少主。”

    那狱卒看了看四周,然后对凤不惊隐秘地屈了屈身子,同时,声音也放到最低。

    “去月家,通知月夫人,立刻向外宣布月倾城的死讯,免得鬼殿的杀手去而复返。而且,这个消息最好不要告诉太多人,越少人知道越好。”凤不惊低声道。

    狱卒点了点头,匆匆而去。

    凤不惊的眸光缓缓闪过一抹幽光。

    也许,从一开始他就应该放出这个消息的。只是,当时,他没想到自己会被关入监狱,导致现在陷入了被动……

    ……

    翌日。

    月府上下褪下红灯笼以及一切红色的东西,挂起了白色的灯笼,哭声一片。

    外面的人一打听,才知道重伤的月倾城去了。

    顿时,全城震动,群情激奋,越来越多的指责指向已经醒来的上官茗月。

    与此相反,上官家得到消息,高兴得差点跳起来。

    而月季仁一家、金家、欧阳家以及皇宫的龙世天和宫凝霞也是一样的心情。

    该!

    再让你月倾城狂,没命了吧?!

    还有月翔宇和月季鸿,立刻就要下去互相陪伴了。

    所以说,做人不能太狂啊。

    ……

    与此相反,龙御炎和陆浩明等人得到消息后,差点疯魔,他们不敢不顾地就要往月家跑,却被各自的家人软禁。

    一时间,整个京城和金陵学院都陷入了一个情感的漩涡。

    所有人都在谈论月家的事……

    有人欢喜,有人悲痛欲绝,有人悲愤,有人唏嘘,还有人打抱不平。

    ……

    与此同时。

    城南一处偏僻的院子里。

    血月打开一个信封,拿出里面一张薄薄的纸,开始阅读。

    这是他委托鬼殿的情报人员收集的月倾城一家的情况……

    月倾城家庭成员:父亲月季鸿,母亲风若曦,大哥月珉宇,三哥月翔宇。

    十六年前,月季鸿在战场上受伤昏迷,其父月震庭昏迷,其弟月季仁继承爵位。

    紧接着,月季鸿的妻子儿女接连出事。

    妻子风若曦怀孕期间失去元气,疑为中毒。

    女儿月倾城从一出生就是废物,相貌丑陋,所以从小受尽欺凌。

    不久后,大儿子月珉宇失踪。

    ……

    看来,月倾城并没有骗他,她真的有一个兄长失踪了。

    血月眸光闪了闪,然后继续往下看。

    ……

    四年前,小儿子月翔宇被人打成了残废。

    一家人生活一日比一日艰难。

    直到去年,月倾城突然爆发出惊人的潜力,性格大变,并且修为暴涨,与一直不和的二房彻底闹翻。然后,她带着家人搬出定国公府,自己购置府邸,并相继为其兄长月翔宇和母亲风若曦治好病……

    据可靠消息,月倾城是天赋极好的炼药师,不仅自己炼药治好了自己的母亲和兄长,并且靠卖丹药挣钱养家。

    半个月前,月季鸿也从昏迷中醒来,据可靠消息,也是月倾城亲自治好了自己的父亲。

    两天前,月倾城被刺杀昏迷,月翔宇知晓是护国公府嫡长孙女——上官茗月雇本殿杀手刺伤,同月倾城的爱慕者凤不惊一起打伤了上官茗月,及其兄长、表姐妹,以及她的爱慕者——龙御行。

    ……

    最近的消息血月都是知道的,所以,看得很快,可是,当他看到最后两行字时,顿时浑身一冷,惊得双眸大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