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正文 298.第298章 上官家!鸡犬不留!

正文 298.第298章 上官家!鸡犬不留!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

    剑眉飞挑,星眸湛湛,挺若山岳的鼻梁,棱角分明的五官,俊逸的轮廓,厚薄适中的唇……

    看着这样一张脸,就像在看着年轻时的父亲!

    对于这样一张脸,月倾城的剑怎么也递不出去,只是怔怔看着面前的黑袍人……

    嗤!

    左心房传来一阵冰凉的触感,然后,是火辣辣的疼……

    “嗷呜!!!”耳边传来小白愤怒的咆哮。

    月倾城如梦初醒,后知后觉地低头,发现一把黑色的剑插入自己的心口,鲜红的血染红了她白色的衣裙。

    “嗷呜!!!”

    小白跳到月倾城的肩头,看了看月倾城流血的胸口,一边焦急地叫着,一边用头蹭着她的脸……

    可是,月倾城没时间去回应小白,她抬头,看向黑袍人冰冷的脸,脸上露出一个似笑似哭的表情……

    “我能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吗?”

    说着,月倾城握住胸口的长剑。

    她有几个问题要搞清楚,现在不能倒下,所以,绝对不能让对方将剑抽走。

    剑一旦抽走,心脏里的血涌出,她立刻就会没命。

    黑袍人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她没想到对方都快没命了,竟然问出这样一个问题。

    其实,他在刚才出招的时候就感觉对方的神情有点不对……

    她非常震惊地看着他的脸,本来要向他心口刺来的剑也停了下来……

    这样,他的剑才能畅通无阻地一直刺进她的心口。

    杀人几乎已经是他的本能,不会因为任何情况而终止。

    “嗷呜!!!!”

    突然,小白向来萌萌的眸中闪过一抹震怒和杀意,猛然向黑袍人扑去……

    “小白,回来!咳咳……”月倾城低吼,因为扯动了伤口,而不由咳嗽了起来。

    小白疑惑地回头看了看月倾城,眼中闪过一抹担忧,最终听话地回转。

    “不要……咳咳……攻击他。”月倾城低声道。

    “嗷呜……”小白软软地叫了一声,然后用头蹭着月倾城的脸。

    月倾城缓缓抬起手,安抚地摸了摸小白的头,然后再次看向面前的黑袍人……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咳咳……”

    月倾城带着一丝恳求,继续问道。

    黑袍人的剑还在她胸口插着,她每说一个字,就扯动胸口的伤口,胸口一阵刺痛……

    可是,她好像完全感觉不到一般,只是固执地看着面前的黑袍人。

    “为什么?”黑袍人眼神复杂地看着她。

    他不知道,自己是在问对方为什么突然停下来,还是在问她为什么想要知道他的名字,或者,两者都问。

    只是,下意识这么问而已。

    “我有个哥哥……五岁的时候失踪了……我们总觉得他应该就活在这个世上的某个角落,总有一天会回家……”

    黑袍人眼中闪过一抹惊讶,然后是恍然,再然后,他缓缓皱眉……

    “我和你哥哥长得很像?”

    “不,他已经失踪十五年了,他失踪的时候我还是个刚出生的婴儿,那时他才五岁,他现在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

    月倾城微笑。

    黑袍人的表情变得疑惑。

    “不过,你和我父亲长得很像,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咳咳……”

    黑袍人的表情僵在脸上,不可思议地看着月倾城。

    “就因为这个,你停止了攻击?”

    月倾城仔细研究着黑袍人的脸,见对方只是单纯地不理解她的行为,没有任何其他的情绪……

    看来……

    不是呢。

    也幸亏不是,不然,如果他的兄长亲手杀了她,得多自责和痛苦啊。

    还有他的父母和三哥,也会陷入痛苦的深渊。

    可是,心里的遗憾却像是一个无底洞,空虚得让她心里发苦。

    如果是,如果可以团聚,那该多好啊。

    可是,下一刻,月倾城忧伤而朦胧的眸光一收,变得锐利而冷酷……

    作为一个曾经无数次在死亡线上挣扎的人,她从来不是一个只会无止尽陷入忧伤的人,反而,她是一个在任何困境下都想着怎么翻盘的人……

    “我想委托你一件事。”

    “什么事?别忘了我是一个陌生杀手,不是你的兄长。今天,我会杀掉你,也不会为你办任何事。”

    黑袍人冷冷提醒月倾城。

    “我知道……咳咳……我委托你的事,不会违背你的原则,因为……”

    月倾城眸中闪过一抹杀机。

    “我想委托你……杀人。”

    “……杀谁?”黑袍人诧异地皱眉。

    “上官家!一家!鸡犬!不留!”月倾城咬牙道,“开个价吧!”

    月倾城不知道自己今日能否活命,如果能,那是最好。

    如果不能,她也不能就这么安静地死去,她必须为自己报仇。

    听到月倾城的要求,黑袍人诧异地瞪大了双眸。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咳咳……我没时间和你讨价还价了,我现在把我手头上的所有金币给你。”

    说着,月倾城心念一闪,十几箱金币出现在草地上,还有几十瓶丹药。

    “这些东西,应该值几千万金币,应该够买上官家上下几十口的命了。”

    月倾城声音越说越低,然后缓缓闭上眼睛,突然无力地向后倒去。

    刚才有剑在胸口堵着,心脏里的血没有喷出来,她才能支撑那么久。

    可是,即使如此,也不代表她可以一直支撑下去。

    身体内残留的力量总会有耗完的一刻。

    嗤!

    随着月倾城的倒下,他胸口的长剑被拔出,一股鲜血像是红色的喷泉,从她的胸口疯狂的涌出,落到了草地上,以及黑色的长剑上……

    黑袍人像是魔怔了一般,看着长剑上星星点点的血珠子,看着它们从剑上滑落……

    他看着月倾城安静地躺在地上,胸口不断地有大团的鲜血涌出……

    剑被拔出,他知道,她很快就会停止停止脉搏和心跳,然后是呼吸……

    就是神仙也难救。

    不知为什么,他的胸口有一种闷闷的不舒服,好像一直被什么东西挖凿一样,似疼非疼……

    他从七岁开始杀人,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这种感觉,非常不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