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正文 286.第286章 元君高手

正文 286.第286章 元君高手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

    “……”

    黑袍人眸中划过一丝诧异,沉默了一下,然后开口道。

    “月小姐倒是个聪明人。既然月小姐这么聪明,那么,为了不连累这府里的人,月小姐可敢跟我来去一个安静的地方?”

    “然后用一群人伏击我?”月倾城勾唇,淡淡问道。

    “不,一对一。”黑袍人眸底浮现一丝被侮辱似的不悦,傲然道。

    “如此,我信你,走吧。”

    月倾城下床,走向窗口的黑袍人。

    小白身子一跃,跳上了月倾城的肩头。

    “如果不是任务在身,在下倒是想和月小姐做个朋友。”

    黑袍人颇为赞赏地看了月倾城一眼,然后身形一闪,往窗外掠去。

    月倾城快速跟上。

    窗外。

    当黑袍人出现的时候,院子里的三只魔兽喉咙中发出威胁的低呼,不管不顾地就向黑袍人扑去……

    今晚,除了小白,其他三只都在院子里修炼,刚才屋里的动静惊动了他们,从刚才开始一直处于警戒状态中……

    “安静!”月倾城清斥一声,那三只立刻停止动作,缓缓转头,疑惑地看向月倾城。

    月倾城安抚地看了三只一眼,然后跟着黑袍人往月府外掠去。

    ……

    桃花林。

    黑袍人一路飞掠,片刻后,在一处地方停下。

    月倾城在距离他两丈远的地方停下。

    月倾城暗自打量了一下周围,发现,这是上次她和毒蝎子战斗的地方。

    “上次,月小姐就是在这里杀了我鬼殿的四位杀手,是吧?”那边,黑袍人低哑道。

    看来,对方来这里是为了报仇。

    “是。”月倾城丝毫不畏惧地坦诚点头。

    “那么,我们开始吧。”

    黑袍人也不多言,刷地一下抽出一把黑色的宝剑……

    月光下,月倾城完全看清了宝剑样子……

    宝剑通体发黑,非常细长,远远看上去,像是一条绷直了的黑色的蛇,在月光下,幽幽闪着让人胆寒的光……

    “嗷呜!!!”小白对着黑袍人愤怒地低吼。

    “小白,你进储物戒指里去。”

    月倾城从肩头捉下小白,然后在小白不情愿地挣扎和“呜呜”抗议中,将它强行丢进了储物戒指。

    然后,月倾城手掌一翻,白云剑也出现在她手中……

    刷!

    月倾城抽出了白云剑。

    嗖!

    黑袍人化作一道黑色的影子,向月倾城袭来。

    他一出手,月倾城就知道他的修为远在他之上……

    是元皇巅峰!

    或者元君!

    月倾城不敢硬碰硬,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

    黑袍人眸中闪过一丝诧异,然后身形一转,向月倾城逃离的方向再次刺去……

    月倾城身形一闪,再次消失在原地……

    接下来,二人好像猫捉老鼠,一直处于你追我躲的状态中……

    渐渐地,黑袍人有点心浮气躁。

    身子向后一跃,跳出了战圈。

    “月小姐,你这样一直躲下去,我们俩什么时候结束?”

    他刚才见月倾城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还以为她会和他痛痛快快打一场呢。

    谁知道她一直在躲!

    “到了该结束的时候,自然会结束。”

    月倾城微笑着道,用非常理所当然的口气道。

    “阁下不会想让我站在原地让你轻松刺杀吧?”

    不过,她虽然表情轻松,全身却一直处于戒备中,对方的修为太高,容不得她有一丝闪神。

    “当然不是。”黑袍人想也不想就否认。

    “那不就结了?!我躲我的,你进攻你的,你一直无法得手,是你能力不够,怎么能够怪我躲呢?”

    “……”黑袍人顿时哑口无言。

    “或者,我们打个商量,你们鬼殿取消这次任务可好?我们双方就当没这回事,从此桥归桥,路归路,海水不犯河水。”月倾城微笑着提议。

    了解过鬼殿的信息后,月倾城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和这么一个神秘而可怕的组织杠上的好。

    “自然不可。这样有损我们鬼殿的声誉,随随便便就终止任务,以后谁还委托我们鬼殿杀人?”黑袍人冷声道。

    “……难道就没有特例?难道你们就从来没主动终止过任务?”

    “从来没有!鬼殿一旦接下任务,除非雇主主动要求终止,否则,我们会一直执行下去。”

    这个惯例,月倾城已经在凤凰阁给她的资料中知晓了,只是不死心,想再确定一次而已。

    看来,以后的麻烦不少了。

    月倾城蹙眉。

    现在,有两条路让她走。

    一个是找到那个委托鬼殿杀她的人,让他主动取消任务。

    另一个是一直和鬼殿纠缠下去,直到把鬼帝打败。

    怎么看,都是第一条路简单一点。

    “月小姐,请接招吧。”

    没给月倾城太多发呆的时间,黑袍人长剑一抖,就再次冲了过来。

    这次,月倾城没有再躲,白云剑一挥,迎了上去。

    在刚才的周旋中,月倾城已经基本上摸透了黑袍人的剑法……

    在这世上,再精密刁钻的剑法,也是有破绽的。

    而月倾城的独孤九剑就是为专攻对手的破绽而生的。

    虽然修为不如对方深厚,没法和对方硬碰硬,但是,可以在招式上寻找机会……

    嗤!

    月倾城的长剑化作一道白光,突破对方的防御,直逼黑袍人的小腹……

    黑袍人眸光一凛,身形一转,躲开了月倾城的攻击……

    终于可以正面交锋了。

    黑袍人眼中闪过一抹兴奋,攻击越发的密集和猛烈……

    嗤嗤嗤!

    嗖嗖嗖!

    长剑划破空气的声音此起彼伏。

    剑上巨大的元气压得月倾城胸口发闷。

    月倾城神色紧绷,咬紧牙关,目光紧紧盯着对方的招式,瞅准对方的破绽,直接出击……

    每次为了躲避月倾城的攻击,黑袍人只能转换自己的招式,放弃刚才的攻击……

    如此,将近一盏茶时间过去。

    两人的长剑竟然没有一次接触,而黑袍人的攻击也没有得逞过一次。

    黑袍人的眼神因为棋逢对手而越来越兴奋。

    丝丝丝!

    他手中的黑色长剑化作一道道黑影向月倾城直逼而来,月倾城忍住胸口的闷痛,和前几次一样,瞅准破绽只插了进去,直逼对方的左肋而去……

    可是,这次,黑袍人没有躲,招式不变,长剑直逼她的喉咙……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