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正文 266.第266章 怒吼震动月府

正文 266.第266章 怒吼震动月府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

    “不过,你要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我,不得隐瞒一点半点,否则,我就告诉娘亲,让她亲自来问你。”

    月翔宇对月倾城什么事都一个人扛这件事非常的不满。

    她知不知道,他很担心,也很心疼啊。

    “……好,成交。”月倾城想了想,点头。

    遣退下人,月倾城将那日遇袭的事告诉了月翔宇,不过,却隐瞒了当时的惊险和她中毒的事,只是说她被围攻,然后被凤不惊所救。

    “可恶!”

    月翔宇紧紧握拳,眼中闪过一抹愤怒。

    “到底是哪个王八蛋雇人杀你!如果让我知道,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愤怒过后,是自责。

    都是他没用!

    妹妹为了父亲的病伤脑筋,东奔西跑,甚至涉险,他却什么都帮不上,只是每日吃饭,睡觉,像个废物。

    月翔宇眼中的表情刺痛了月倾城。

    她突然意识道,她好像做错了。

    她以为把一切扛在自己肩上,不让家人涉险,就是对他们好。

    可是,这样,会让他们担心,也会自责。

    可是,三哥现在只有七阶,她不能带他去涉险。

    其实,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一年之内从五阶到达七阶,已经是奇迹了。

    就连曾经号称天才的龙御行,从五阶到七阶,也用了三年之久。

    可见,月翔宇这一年有多勤奋,当然,与他自身的天赋和丹药、紫气林的帮助也脱不了关系。

    可是,对于她大部分的敌人来说,七阶远远不够。

    也许,让三哥尽快提高修为,才是最迫切的。

    这样,她才放行让他和她一起并肩作战。

    月倾城不由想到她储物戒指里那一盒花花绿绿的果子。

    那可是吃一颗就可以化作元气的好东西啊。

    想到这里,月倾城凝神去查看储物戒指,准备把那盒灵果拿出来给自己的兄长。

    可是,她这一看,顿时大吃一惊。

    储物戒指里,那个玉盒被打开,那里边哪里还有半个灵果,全都剩下了五颜六色的果核……

    而一旁,小白四仰八叉地睡着,肚子圆滚滚的,前爪上还捧着一颗未吃完的灵果。

    “小白!!!!!”

    下一刻,月倾城的怒吼震动了整个月府。

    所有月府的下人都身子一抖,呆呆地看向怒吼传来的方向,忍不住猜测是谁惹怒了月倾城,他们还是第一次听到月倾城如此大的怒吼。

    就连正在卧室叙旧的月季鸿夫妻也被惊动,全都诧异地看向前厅的方向……

    储物戒指里,正在熟睡的小白吓得身子一抖,从梦中醒来,用前爪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其他三个魔兽同样身子一抖,有点同情地看向小白。

    月倾城不管一旁被自己的怒吼震傻的月翔宇和其他下人,从储物戒指里揪出小白,然后捏着他的脖子提到自己面前……

    “小白,是谁让你把那些果子吃掉的?!”月倾城面目狰狞,怒声质问。

    小白无辜地眨了眨眼,然后弱弱地叫:“呜呜……呜呜……”

    “装傻也没用。你知道那是多么珍贵的东西吗?你竟然全都吃光了!你信不信我把你的皮扒掉吃掉?!”

    小白的身子抖了抖,看着月倾城的眼神越发可怜兮兮的。

    “倾城,是什么果子啊?吃掉就吃掉了,他一个小东西,懂什么啊?!”月翔宇在一旁劝道。

    “三哥,你不知道,是可以帮助修炼的灵果,这小家伙竟然一口气全吃掉了。如果不教训一下它,说不定它以后见着什么都吃,我身边的好东西都被它吃掉。”

    月倾城一脸的余怒未消。

    关键是,也不知道吃多了有没有副作用,那些灵果可是吃一颗就要打坐炼化很久的。

    想到这里,月倾城不由摸了摸小白的身体,没发现异常,这才放下心来。

    不过,她脸上的表情却依然震怒。

    “呜呜……”小白可怜兮兮地眨了眨眼睛,然后用毛茸茸的尾巴扫着月倾城的手背,一副讨饶的样子。

    “你说,你以后还敢不敢乱吃了?!”月倾城推了推小白的脑袋,凶巴巴问道。。

    “……”小白瞪着湿漉漉的眼睛不出声。

    “说话,我知道你听得懂!以后还吃不吃了?”月倾城虎着脸,沉声问道。

    “呜呜!”小白大力摇头。

    “罚你待在储物戒指里三天不准出来,给我乖乖地面壁思过!”

    凶巴巴说完,月倾城将小白放回储物戒指里。

    想了一下,她又连忙察看了一下菩提果,好在,菩提果还在。

    又查看了一下坚果,发现,坚果也没有了,盒子里空空如也。

    “倾城啊,发生什么事了?”屋外传来风若曦的声音。

    月倾城循声看向门口。

    只见风若曦大步走入。

    在她身后,四个侍卫用竹轿抬着月季鸿,也一起进入。

    月倾城连忙收起气呼呼的表情:“没事,娘,你怎么和爹来了?”

    “没事?那你为什么叫得那么大声?!我和你爹那么远都听到了?”风若曦一脸的不相信。

    “娘,真的没事,就是他的宠物偷吃了东西,被倾城训斥了一顿。”月翔宇笑呵呵道。

    “你这孩子,偷吃了就偷吃了,何必生那么大气?我和你爹还以为你发生什么大事了。”风若曦一脸的责怪。

    “知道了,娘,我就是一时没控制住。没事了,你和我爹回去休息吧。”

    月倾城上前挽住风若曦的手,然后招呼了一下月翔宇和抬着月季鸿的四个侍卫,一起往外走。

    “爹,你的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就是在床上躺久了,行动有点不利索。”月季鸿笑呵呵道。

    虽然昏迷了十六年,对长大的儿女有点陌生,但是,什么都阻不断血缘自然的亲近。

    看着这一双儿女,月季鸿是越看越心疼。

    特别是想到他们吃了那么多苦,心里就像是刀割一样。

    他一定要尽快好起来,做他们的避风港。

    一家四口说说笑笑,往青松园而去。

    ……

    陪了父母一整天,用过午膳和晚膳后,月倾城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一回到自己的房间,月倾城就拿出了胭脂盒。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