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正文 263.第263章 震怒,二房竟如此禽兽!

正文 263.第263章 震怒,二房竟如此禽兽!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

    他记起来了!

    妻子曾经写信告诉他怀孕了,他高兴坏了,立刻写信回来……

    说希望是一个女儿,如果叫女儿,就叫倾城,因为他们女儿一定会很漂亮,很可爱,很聪明,只有“倾城”这两个字才配得上他们的女儿。

    后来,北漠国来袭,他带兵出战。

    刚开始,他节节胜利,可是,后来却中了敌人的陷阱。

    当时,身边的将士一个个倒下,他也被人打成重伤。

    他拼着最后一口气,带着残留的部队逃出重围……

    在回营的路上最终力竭,摔下马去。

    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醒来就到这里了。

    难道他从那时昏迷到现在,昏迷了十六年?!

    “倾城,快叫父亲。”风若曦催促月倾城。

    “父亲。”月倾城低低开口。

    月季鸿眸光一动,看向面前的少女。

    只见少女小小的鹅蛋脸,大大的晶亮的眼睛,只是,巨大的青色胎记占据了她大半边脸……

    让一张本应该完美的脸如白璧蒙尘。

    从五官的轮廓,可以看出他和妻子的一点影子。

    “这就是我们的女儿,倾城?这么大了?”月季鸿带着一丝不可置信开口。

    “是,是,她就是倾城,十六岁了。”

    “她的脸……”月季鸿缓缓抬手,指向月倾城的胎记。

    风若曦的表情顿时变得低落而忧伤……

    “我怀她的时候中毒了,导致早产,所以,她一生下来就经脉封闭,没法修炼,脸上还带着这块胎记……”

    说到这里,风若曦又开始抹眼泪。

    月季鸿脸上闪过一抹惊怒,回头看向自己的妻子:“是谁?!是谁给你下的毒?!”

    “不知道。”风若曦摇头。

    “好了,母亲,父亲刚醒来,我们应该说点高兴的事,我现在不是已经可以修炼了吗?而且,胎记也可以去除,只是我一直懒得去除而已。”

    “对啊,父亲,倾城现在可厉害了,才十六岁,已经是元皇后期了。而且,还是炼药师。”月翔宇也忍不住一脸骄傲地开口。

    “元皇后期?!”月季鸿诧异地瞪大了眼睛。

    怎么会?!

    他修炼到三十岁,也只是元宗后期而已,就这,已经被人称作天才了。

    他的女儿才十六岁,就是元皇后期了?!

    “是啊,我们的女儿很厉害的。”

    风若曦擦了擦眼泪,一脸骄傲道。

    “对了,季鸿,这是我们的第二个儿子,翔宇,你昏迷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婴儿,现在也已经长大了,十八岁了。”

    说着,风若曦将月翔宇拉到了自己身边。

    月季鸿抬头看向月翔宇。

    与他有五六分相似的五官,挺拔的身姿,英气勃发的面孔,月季鸿眼中闪过一抹欣慰……

    “连翔儿都长这么大了。看来,我确实昏迷了太长时间了。”

    月季鸿低声叹道。

    顿了一下,他再次抬眸看向自己的妻子……

    “对了,珉儿呢?怎么不见他?他现在应该长大了吧?”

    说到这里,在场的其他三人都是脸色一悲,沉默了下来。

    月季鸿立刻就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月季鸿抓紧妻子的手,焦急道。

    “没事……珉儿他有点事,不能来看你。你刚醒来,一定不舒服。你看我,一直拉着你絮絮叨叨地说话,都不知道让你先休息。”

    说着,风若曦红着眼睛起身,就要扶月季鸿躺下。

    月季鸿抓住妻子的手,一脸焦急道:“我都躺了十六年了,还休息什么?你告诉我,珉儿他怎么了?”

    “母亲,你就告诉父亲吧,你不告诉他,他会一直担忧的。反正迟早都有告诉他的。”月倾城轻声道。

    月季鸿看了月倾城一眼,然后重新紧紧盯着自己的妻子。

    风若曦坐在床边,脸是浮现痛苦的表情……

    “珉儿他……他失踪了。”

    风若曦哽咽着说完,就伏在月季鸿腿上痛哭失声。

    天知道,这么多年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丈夫受伤昏迷,大儿子失踪,她自己中毒失去所有元气,女儿中毒,从小无法修炼,小儿子被人打成残废,他们一家人一直受人欺辱……

    可是,她不能哭,只能咬牙撑着。

    这十六年来都一直咬牙撑着!

    因为她是家里的支柱,不能软弱,一旦软弱,整个家就垮了。

    可是,现在,她的丈夫终于醒来了,家里的顶梁柱又有了……

    她终于可以软弱了,可以尽情地将这么多年的悲伤和委屈全都宣泄出来了。

    月季鸿的眼睛顿时泛红,眼眶里泪光闪烁……

    他昏迷了十六年,妻子独自将一双儿女抚养长大,压力一定很大,一定很辛苦。

    “若曦,是我对不起你。这么多年来,辛苦你了。”月季鸿轻轻拍抚着妻子的后背,声音沙哑道。

    可是,他现在还不会想到,风若曦承受的苦痛和委屈远远不是他现在所能想象得到的。

    在他的认知里,即使他昏迷了,还有定国公府作后盾,他的妻子和儿女再苦也苦不到哪里去。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他的二弟一家会成为欺辱他妻子儿女的头号人物。

    风若曦不说话,只是伏在丈夫腿上大哭不止。

    “三哥,我们出去吧。”月倾城拉了拉月翔宇的袖子。

    二人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

    “娘这么多年太苦了,就让她好好发泄一下吧。”出门后,月倾城轻声叹息道。

    “都是我没用。”月翔宇懊恼地低语。

    如果他能早点撑起这个家,他娘和妹妹也不会过那么久的苦日子。

    “三哥,你不要自责,这不是你的错。”月倾城拍了拍月翔宇的手臂,轻声道。

    “……”月翔宇对月倾城轻轻一笑,只是,神情依然低落。

    ……

    房间里。

    风若曦终于哭够了,擦干眼泪,倚在自己丈夫的怀中,将这么多年来的经历细细地讲给丈夫听。

    “什么?!二弟和弟妹他竟然如此做?!”

    “二弟太过分了!我一定不会绕过他!”

    “他们竟然敢这么欺负倾城?!”

    “他们竟然敢打伤翔儿?!”

    “畜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