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正文 238.第238章 纸是包不住火的 1

正文 238.第238章 纸是包不住火的 1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

    “陛下,无功不受禄,请您收回去吧!”月倾城冷然道。

    什么叫做她没有要求,她明明有要求,他没法答应而已。

    十万金币?打发叫花子呢吗?

    她不稀罕!

    “你看你这丫头说的是什么话?什么叫做无功不受禄?你既然是我金御国的炼药师,以后,朕少不了要你帮忙炼制丹药,你自然有资格获得朕的赏赐。”

    打得好算盘!

    十万个金币就想让她帮忙炼制丹药?!

    门都没有!

    “抱歉,陛下,这十万金币民女说什么都不会收的,请您收回吧。”

    说完,月倾城也不想再跟龙世天虚与委蛇,对帝后二人躬了躬声道:“陛下,娘娘,时间不早了,民女出来也有好一阵子了,该回去了,免得家母担心。那么,民女就先告辞了。”

    说完,月倾城起身,跟龙御炎和邓杰等人简单说了一句:“我先回去了,改日见。”

    然后,也不等其他人的回答,就转身就准备离开。

    “好,月小姐你慢走,徐公公,帮本宫送送月小姐。”诸葛昭芸笑盈盈道。

    一个中年太监躬身应了一声,然后小跑着跟上月倾城,躬身道:“月小姐,咱家送你出去。”

    龙世天的手握在身侧,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心里一直叫嚣着要把月倾城当场格杀,脸上却维持着镇定从容的表情。

    这个小丫头,真是岂有此理!

    如果不是知道她是炼药师,就凭她屡次忤逆他,他可以砍她好几次头了!

    盛怒的龙世天已经忘了,前段时间他想要杀月倾城却损失惨重的事。

    ……

    吴桐大师一行人比月倾城等人晚了将近五天才回到京城。

    护国公府。

    上官彦和金玉华知晓自己的儿子和女儿回来,立刻迎了出去。

    一则是很久没见一双儿女了,他们非常想念;

    二则,他们的女儿是以炼药师的身份去参加炼药师大会的,如此给他们脸上争光的女儿,他们自然要好好迎迎;

    三则,他们的儿女可以去参加炼药师大会,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很早之前,就有人来找金玉华打听,他们的儿子女儿什么时候回来,如果回来,一定要帮他们问问炼药师大会上的情形。

    可是,他们等啊等啊,却是别人先回来了,这几日,很多官太太都改为向陆浩明的母亲去打听消息了。

    这让金玉华很没面子。

    现在,他们儿女也回来了,她一定要好好问问她炼药师大会的情况,然后再向其他夫人炫耀。

    说到底,她的女儿可是炼药师。

    而陆浩明只是沾了炎王殿下的光才去的普通人。

    可是,上官绝和上官茗月一进府门,上官彦和金玉华就傻眼了。

    只见一双儿女都是表情阴郁,而上官茗月更是脸色苍白,一副生了大病的样子。

    “月儿,你怎么了?怎么一副病怏怏的样子?”金玉华迎上去,拉着上官茗月的手,关切道。

    他们哪里知道,上官茗月一路上装病,心情抑郁,脸色怎么好得了。

    “没事,娘,我有点累,先回房间睡了。有什么事,过几天再说。”

    说完,上官茗月就大步走向自己的房间。

    留下自己错愕的父母和一群茫然的仆人。

    “绝儿,到底是怎么回事?”终于,上官彦回神,看向自己的儿子。

    “父亲,此事说来话长,我们先回屋再说吧。”

    “好,我们去你祖父院子里,你祖父早就等着你们回来呢。”上官彦道。

    福寿园。

    上官绝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挑着拣着说给自己的祖父和父母听……

    虽然他不想提月倾城的事,但是,因为要解释自己妹妹的情况,必须提到月倾城的事……

    “什么,月倾城什么时候变成炼药师了?我们怎么不知道?!”上官群三人诧异地惊叫出声。

    “我也是那时候才知道。相信我,当时,我比你们还吃惊。”

    “你继续说。”上官群缓缓收起自己诧异的表情,然后道。

    于是上官绝将月金妍和龙御炎打赌输掉,并且让上官茗月顶替她的事说了出来……

    当然,上官绝将上官茗月怂恿月金妍答应赌约的事给忽略掉了。

    上官绝之所以这么做,是以防万一以后月金妍阴阳怪气地对上官茗月,他的家人不明所以,一直询问,索性他事先说清楚,也能尽量按照对他们有利的方式说。

    听到这里,金玉华大骂出声……

    “她算个什么东西,竟然让月儿去顶替她。我们家月儿身份贵重,前途无量,可是珍贵的瓷器,哪能有一点磕碰和污点。”

    金玉华是真的生气了。

    他们当做宝一样的女儿,月金妍竟然敢让她代替自己戴那样的牌子一个月。

    真是岂有此理!

    “如果月儿就因为这个不开心,你放心,等会儿我就去告诉月儿,让她不必在意,月金妍甚至月家,闹翻也就闹翻了,难道我们还求着他们不成?!”

    说完,金玉华看向自己的丈夫和公公。

    “爹,夫君,你们不会怪我说话难听吧?”

    毕竟,月金妍的母亲上官瑶是上官群的女儿,上官彦的妹妹。

    “不会。月儿他做得对,金妍实在是太任性了,月儿带她去见世面,她竟然惹下那样的大祸,还要拖月儿下水。”上官群沉着脸道。

    上官彦虽然没有说话,却搂了搂自己的妻子,表示支持。

    与此同时,定国公府。

    月季仁和上官瑶也在兴奋地等待着自己的一双儿女归来。

    其心情和目的与上官彦夫妇是相似的。

    可是,当他们看到自己的女儿时,同样吓了一大跳。

    他们的女儿脸色憔悴,不见往日的白皙,变得蜡黄而暗沉,神情更是萎靡。

    “妍儿,发生什么事了?”月季仁和上官瑶惊声问道。

    “娘。”月金妍突然眼中流泪,扑到了上官瑶的怀中。

    “怎么了?妍儿,你是不是被人给欺负了?”上官瑶拍着月金妍的后背,柔声问道。

    可是,月金妍却只是抱着上官瑶哭,并不吭声。

    “怎么回事?宇儿?”夫妻二人看向月金宇。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