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正文 226.第226章 自作孽,不可活 2

正文 226.第226章 自作孽,不可活 2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

    因为同为龙御国人并且地位相近,龙御行和龙御炎两兄弟、风华大师、吴桐大师以及长孙院长是被安排在同一个区域的。

    同样因为地位相近和区域邻近,所以,云仙门也被安排在他们旁边。

    所以,他们离月倾城很近。

    看着月倾城镇定的表情,上官茗月等人眸光一闪,眸底划过一丝幸灾乐祸,嘴角齐齐露出一抹冷笑。

    哼!强作镇定!

    月倾城,马上就让你笑不出来。

    其实,百里司文和夜溪羽本来是准备将月倾城安排在宾客席位中最尊贵的位置上的,可是,被月倾城婉拒了。

    原因是,前辈和强者那么多,她不想引人注目。

    在她的坚持下,无奈,帝后二人只能按她的要求将她当做风华大师的随从人员安排。

    “不介意我跟你们挤一块儿吧?”巫亦欢脸上带着魅惑的笑,迈着猫一样优雅的步子,魅惑地靠了过来。

    说完,也不等月倾城等人应答,就一屁股在月倾城旁边坐了下来。

    月倾城看了看对方,没有多言。

    不过,坐在月倾城前面的君墨涵就没有那么友善了,警告地瞥了对方一眼。

    “真凶。”巫亦欢嘟着唇嘀咕一声。

    ……

    “宴会开始!上膳!”

    百里司文一声令下,音乐顿起,舞娘袅娜进入场地,开始翩翩起舞。

    而宫女们则拖着托盘,翩然到来,在各个席位上摆上美食。

    百里司文带头敬了众人三杯酒后,宴会就进入自由状态。

    众人开始自由敬酒和交谈。

    现场一派热闹。

    众人都忙着和老朋友加深感情,顺便认识新朋友。

    “炎王殿下,我们的赌约是不是可以结束了。”

    在这一片喧闹中,月金妍看向龙御炎,一脸得意道。

    刚才的种种迹象表明,月倾城并没有治好东溪国太子,不仅没有治好,可能还遭了东溪国帝后的厌……

    不然,给自己儿子治病的炼药师,不可能安排在这样一个不起眼的位置。

    下了这个结论后,她想说这句话很久了,可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时机,所以一直憋到现在。

    现在终于可以自由交流了,她自然第一时间就说这句话。

    赌约?

    什么赌约?

    月倾城诧异地看向龙御炎。

    龙御炎眸色一冷:“现在最终结果还没出来,怎么结束?”

    “哼!明眼人都看的出来,结果是什么!月倾城已经进宫将近二十天,可是,却一直没有治好东溪国的太子。”

    月金妍脸色得意,讥诮地看了月倾城一眼,冷笑着道。

    “按理来说,为期一个月的炼药师大会已经结束了,我们也该离开了,该是履行赌约的时候了。难不成,月倾城一辈子治不好东溪国太子,我们就要一辈子在这里等着?”

    “东溪国的帝后都不着急,你着急什么?”龙御炎冷声道。

    “炎王殿下,你不会是想赖账吧?但凡赌约,总要有个期限吧?为了给自己的儿子治病,我想,无论是对哪个炼药师,东溪国帝后都会有耐心等几十年上百年的,可是,我们可没时间陪着等个几十年上百年,现在,炼药师大会已经结束了,该是见分晓了。”月金妍扬着下巴,冷声道。

    在二人你来我往的期间,一旁,陆浩明将赌约的是一五一十地讲给一头雾水的月倾城听。

    一旁,长孙院长闻言,心里顿时暗骂这两个人胡闹。

    “好了,这个赌约就算了,就当从来没有过。”长孙院长开口道。

    闻言,月金妍顿时不乐意了。

    “院长,我知道您是炎王殿下的老师,但是,您也不能偏心他啊。我也是金陵学院的学生,您要公平对待才行。”

    长孙院长气得差点仰倒。

    他本来是想,她一个女孩子戴着一个“我是贱人”的牌子到处走,那一生就就毁了,这才出言阻止,没想到,对方不领情,反而倒打一耙。

    “是啊,表妹,我觉得,让堂堂一个皇子戴着那个有辱斯文的牌子到处走,不太好。也许,我们可以退一步,让别人代替她。”

    上官茗月微笑着开口,边说边向月倾城的方向瞟了瞟,暗示意味十足。

    “让别人代替?!不可以?!”

    闻言,月金妍的第一反应就是反对。

    “如果现在输的是我,他们未必就会让人代替我!”

    “可是,炎王殿下身份特殊,我们又和他无冤无仇的,让他的朋友代替也是一样。”

    上官茗月恨铁不成钢,又连续对着月倾城的方向连使好几个眼色。

    上官茗月这么明显的表现,就连其他人都看出来了,月金妍自然也看出来了。

    也对哦,他们最大的仇人是月倾城。

    “当然,如果月倾城肯代替炎王殿下的话,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好了。”月金妍傲慢地抬了抬下巴道。

    “不用。本王一人做事一人当,不就是那个牌子吗?!本王挂一个月就是,我就不信,到时候有人敢嘲笑本王一句。”龙御炎想也不想大就大声道。

    月倾城眸中闪过一抹冷意,看了看上官茗月和月金妍,没有说话。

    既然她们找死,那就成全她们。

    “月倾城,你可真自私,炎王殿下为了你,堂堂一个皇子,都愿意戴着侮辱自己这个牌子一个月了!”

    月金妍故意将“侮辱自己”这四个字说得又重又清晰。

    “你竟然做缩头乌龟,不吭一声。炎王殿下真是识人不清啊。”

    “聒噪!”君墨涵手指一动,就要动手。

    月倾城扯了扯君墨涵的袖子,示意他稍安勿躁,没有理会月金妍。

    就让她在受死前多得意一会儿吧。

    月倾城如此“忍气吞声”的表现,反而让月金妍越发觉得自己刚才的结论是对的……

    月倾城根本没能力治好东溪国太子!

    “那么,炎王殿下,宴会结束后,就请履行赌约吧。”

    “履行就履行,谁怕谁?!”龙御炎傲然道。

    “某些人真是太自私自利了。”月金妍看了月倾城一眼,讥诮道。

    一旁,巫亦欢嘴角含笑,将所有前因后果听了个清清楚楚,猫一样魅惑的眸中不由闪过一抹讥诮的笑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