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正文 207.第207章 跪求 1

正文 207.第207章 跪求 1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

    随着太监高亢的通报声,楼梯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下一刻,一群人出现在了楼道里,疾步往月倾城的房间走来。

    为首的,正是一身龙袍的百里司文和一身凤袍的夜溪羽。

    “参见陛下,皇后娘娘!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众太监立刻下跪行礼。

    风华大师和长孙院长等人对着二人躬身行了一礼:“见过陛下和皇后娘娘。”

    “几位快快免礼。”帝后二人慌忙上前,亲自扶起了风华大师、长孙院长和月翔宇。

    然后,二人一脸乞求地看向月翔宇……

    “月公子,朕和皇后真的有重要的事要见月小姐,麻烦你帮忙通禀一声好吗?就说先前是我们的错,她让我们做什么都可以,只希望她能帮帮我们。”百里司文用充满乞求的语气道。

    “是啊,是啊,都是我们的错。让月小姐见我们一下吧。”夜溪羽也颤抖着声音道,先前哭过的眼睛依然红肿着。

    在来的路上,他们碰到了要去禀报他们的人,已经知道了月倾城不愿意见任何人的事。

    一旁,众人见自己的主子如此卑微地去乞求一个别国的年轻人,顿时觉得心里非常难受,都低着头不说话。

    月翔宇为难地看着百里司文和夜溪羽。

    一国帝后低声下气地求他,按理来说,他应该给个面子。

    可是,先前,倾城非常认真地再三叮嘱他,不准他放任何人进去,包括他也不能进去。

    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百里司文和夜溪羽乞求地看着他。

    其他人也看着他,等待他做决定。

    月翔宇顿时觉得压力山大。

    好像是感觉到月翔宇的为难,他身后的门被人从里边拉开,然后,一声寒气的君墨涵走了出来。

    月翔宇顿时脸色一松,“师兄,这些人要见倾城?我妹妹现在能见他们吗?”

    在人前,月翔宇都是喊君墨涵为“师兄”。

    在场的其他人立刻浮现出期待的神色,包括风华大师和长孙院长。

    “不能。”君墨涵冷冰冰地吐出两个字,顿时粉碎了所有人的希望。

    “萧公子,求求你让月小姐见见陛下和娘娘吧。我求你了。”

    帝后身后,云朵“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求求你了,萧公子。”

    见状,曾经伺候过他和月倾城的其他七人也“扑通”“扑通”相继跪了下来。

    这次,为了打感情牌,百里司文把云朵八人也一并带了来。

    可是,君墨涵冰冷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冷冰冰道:“求我也没用。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倾城好心好意劝你们,还差点被那个老太婆打伤。结果,你们却把她赶走,害她伤心!现在却又来求她!哼!”

    君墨涵一个冷哼而结束自己的话,一丝不言而喻。

    月倾城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如果说谁最愤怒,不是月倾城本人,而是君墨涵。

    他放在心上的人儿,哪允许别人错待她一点半点?!

    错待他的人,都该死!

    那个百里无忧死不死的,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他完全不关心。

    “是我们的错!是我们的错!我们愿意给月小姐下跪认错!你让我们见见月小姐吧。”

    说着说着,夜溪羽也不顾众目睽睽,就开始流泪,连“下跪”都说出来了。

    到此,风华大师等人总算是明白了什么。

    前些日子,月倾城撂下狠话,说如果公孙门主治不好东溪国的太子,要东溪国的帝后和神医门门主跪着来求她出手。

    看来,是东溪国的太子有危险了。

    “咳咳,那个谁,小萧啊,人命关天的,你就让倾城丫头出来见见陛下和皇后吧。”长孙院长清了清喉咙,开口道。

    见长孙院长开口,百里司文和夜溪羽脸上顿时闪过一抹希望。

    自己学院的院长开口,他们总会给个面子吧。

    “要见也可以,不过,她现在在闭关,你们先等着吧。”君墨涵冷冷说完,就闭上了门。

    所有人脸上都闪过一抹失望,而百里司文和夜溪羽的表情几乎称得上是绝望了。

    扑通!

    下一刻,夜溪羽跪了下来,对着房门大声道:“月小姐,我给你跪下了,麻烦你出来见见我们。陛下,快!你也一起。”

    一边说,夜溪羽一边拉着百里司文让他下跪。

    百里司文眼中闪过一抹拒绝,眼睛一闭,也“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月小姐,朕也给你跪下了,求你救救我们的儿子。”

    众人哗然,那群宫女太监眼睛都红了。

    风华大师和月翔宇等人则是张大了嘴巴。

    这边的动静,引得越来越多的人围观。

    见帝后下跪,众人都是诧异得合不拢嘴,对着这边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倾城丫头,我是院长,如果可以的话,你出来见见他们吧。不要意气用事。”长孙院长对着房门大声道。

    与此同时,房间里,卧室。

    外面的动静月倾城听了个清清楚楚。

    正在守着药魔炼药的月倾城那个郁卒啊。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的,如果干扰了老师,炼药失败,百里无忧可就真的没救了。

    可是,她又不能大声嚷嚷:“喂!别吵,有人正为了你们的儿子炼药!炼成功了,就救!”

    万一没成功呢?

    老师也说勉强是一试,不一定可以成功的。

    其实,在门外众人接受煎熬的时候,月倾城也在煎熬中。

    “老师,会打扰到你吗?”月倾城看着专心炼药的药魔,小心翼翼问道。

    “还好,就让他们在你门外跪着吧。竟然不相信本尊的话,活该!”药魔语气冰冷道。

    月倾城默了默,露出一抹尴尬的表情,“老师,那是因为他们以为说那话的人是我,所以,他们才不相信,如果知道是老师说的,一定会相信。”

    “哼!怀疑本尊的徒弟也不可以。”药魔冷冰冰道。

    “……”月倾城默然。

    ……

    “月小姐,你如果不出来,我们就一直跪在门外!”

    门外,夜溪羽对着房门大声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