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正文 27.第27章 废掉上官琦 1

正文 27.第27章 废掉上官琦 1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

    当时,上官琦只是三阶,他当然不可能吃亏。

    可是,让他气愤的是,当时在一旁观战的上官月金宇、上官绝以及另外两个上官琦的表兄弟,以拉架的名义,一边护着上官琦,一边阻止他的攻击……

    更让他气愤的是,对方不知道给他下了什么毒,他全身越来越无力,元气迅速流失,直至完全无力……

    然后,即使上官绝和月金宇不再插手,他也无法招架,直到被上官琦打伤了丹田,震伤了经脉。

    更让他气愤的是,事后,对方还指责他以强欺弱,作为五阶的强者,竟然欺负一个三阶的弱者。

    这个仇,他当然要报!

    不过……

    “三哥,怎么了?”月倾城见月翔宇脸先是怒火熊熊,然后又变得犹豫,不由奇怪问道。

    “当年,我之所以会受伤,就是因为上官绝和月金宇他们也围攻我,还给我下药,你知道,上官茗月是吴桐大师的徒弟,他们手中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毒药……”月翔宇愤恨而又无奈道。

    他现在长大了,有母亲和妹妹需要保护,不能再像以前那么鲁莽了。

    知道自己现在无法打败对方,只能暂时隐忍!

    虽然现在身体里的血液都在咆哮着要报仇。

    “这样啊……”月倾城眸中冷光闪烁。

    当年的事,她也是知道的。

    “药魔前辈,什么样的毒药可以让人元气消失?”月倾城和神识里的药魔交流。

    “唔,元宗以下的,用三品的泄元散就可以。”

    “那有没有好办法让对方神不知鬼不觉地服下?”

    “老夫可以炼成透明的,而且,碰到肌肤就融入进去,这样,你容易下,对方也很难发现。”

    “那太好了。”顿了一下,月倾城再次道,“还有一件事,需要前辈你帮忙。我需要适合我三哥现在服用的、短时间内补充元气的丹药。”

    “三品的增元丹就可以。”

    “需要什么药材,前辈你说,我这就去准备。”

    按照药魔的吩咐看,月倾城让人在药铺买了所需的药材,然后快速让药魔炼制了出来。

    前后所需不到一个时辰。

    因为这件事,月倾城决定,她要把各种药材都囤一点,免得要用了,还得出去买。

    “好了,三哥,我们走吧。”从自己房间出来,月倾城招呼按照约定在院子里等她的月翔宇。

    “这是增元丹,可以迅速补充战斗中流失的元气,你拿着。妖魔前辈说,一服用就可以立刻补充元气,不需要打坐。”月倾城递给他一个玉瓶。

    至于泄元散,月倾城自己拿着,而且,已经事先服用了解药,而且带了备用的解药。

    到时候,如果对方不玩阴的便罢,如果他们敢玩阴的,她完全不介意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走!”月翔宇收起丹药,脸上露出坚定之色。

    上官琦现在也是五阶,上官绝是六阶,月金宇是四阶,一对一,他完全不惧他们任何一人。

    除非他们像四年前一样围攻他……

    可是,他们若围攻她,刚才倾城提醒她,她是九阶,如果打群架,也不惧他们。

    金陵学院。

    京城最大的贵族学院,十二岁以上的贵族子弟通过天赋测试后,就可以入学。

    身份够不上的人,天赋不够的人,即使花再多钱,也进不去。

    现在正是放学时间。

    月金宇和上官琦勾肩搭背走了出来。

    突然,一个炸雷般的声音响起……

    “上官琦,我要向你提出挑战!报四年前你打伤我的仇!”

    众人都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惊了一跳,全都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月翔宇?!”

    “月倾城?!”

    “月家的废物兄妹?!”

    众人惊呼。

    “怎么回事?!月翔宇不是废了吗?!竟然来找上官琦挑战!”

    “不知道?!估计是疯了吧?!”

    “你们知道吗?听说月倾城前几日犯了大错,被月家赶了出来,离开的时候,还偷了定国公府的钱,买了一处好院子,还去奴隶市场挑奴隶……”

    “不会吧?月倾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胆了?以前不是唯唯诺诺只会被人欺负吗?还敢偷钱?!”

    ……

    众人议论纷纷,不时用异样的目光去看月倾城和月翔宇。

    “月翔宇,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所以来这里找揍!”看清是月翔宇后,上官琦嗤笑出声。

    “你说你敢不敢吧?!一对一比试,生死不论!”月翔宇冷声道。

    上官琦突然有点犹豫。

    虽然这几****一直想着要狠狠整治月家这对兄妹,可是,对方现在到他面前了,他反而有点犯怵……

    因为他发现月翔宇的腿脚好了,也就说,对方很可能已经治好了伤。

    月翔宇他是知道的,天才一个,与他同龄,四年前就达到了五阶,比当时的他整整多出了两阶。

    当年如果不是他们用计,也无法伤了月翔宇的丹田。

    如果对方真的恢复了,他很可能不是其对手。

    “看来,上官二公子是害怕了。”月倾城冷笑出声。

    “上官二公子,我奉劝你一句,你如果害怕,就跟我三哥讨个饶,然后赶快回去抱着你娘吃几口奶,压压惊。”

    扑哧!

    扑哧!

    一些平时和上官琦有过节的,都忍不住笑出声。

    只是,大多数人,害怕上官家的权势,不敢大声笑。

    只有少数地位在上官家之上的人才敢肆无忌惮地笑。

    “废物?!你在说什么?!”上官琦指着月倾城的鼻子,恼羞成怒。

    “上官琦,看来你不仅胆小,还耳聋!”月倾城再次冷笑。

    “你……”上官琦咬牙切齿,怒火染红了双眸。

    “我什么我?!说吧,你接不接受我三哥的挑战,别想着转移话题。”月倾城抬高下巴,睥睨着上官琦。

    “小爷我接受!到时候,被小爷打得哭爹喊娘,可不要后悔!”上官琦终于被激怒,还算英俊的脸铁青而扭曲。

    “既然如此,各位就给我们做个见证吧。”月翔宇对众人道。

    “好!本王就给你们做个见证。”就在这时,一个锦衣华服的少年大声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