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正文 14.第14章 威胁,逐出家门

正文 14.第14章 威胁,逐出家门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

    “二弟!不可!”

    “二叔!你这样做太过分了!”

    风若曦和月翔宇从惊喜中回神,大惊失色道。

    “本公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若乖乖束手就擒,本公就饶你一次。你若依然执迷不悟,那就别怪本公不念亲情了。”

    “哈哈……从宗族除名是吧?好哇,你能做得出,我就能接受。”月倾城大笑两声,冷声道。

    “倾城,你胡说什么呢?如果被宗族除名,就会背上洗不脱的骂名,以后,很难再在人前抬起头来。”风若曦低声斥道。

    说完,风若曦转向月季仁,“二弟,我会让倾城去给弟妹和金妍道歉,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绕过倾城这一回吧。”

    “娘亲,你别求他,从宗族除名就除名,我不怕!如果月家族人不分是非,真的将我从宗族除名,如此让人心寒的家族,我也不屑呆在其中。”月倾城走到风若曦旁边,挽住她的手,一脸冷然道。

    “倾城……”风若曦都快急得冒汗了。

    “娘,妹妹说得对。凭什么让倾城道歉,难道就允许他们欺负倾城,不允许倾城反抗?!”月翔宇也双眼冒火道。

    “好!很好!这是你们说的,我这就去召集家族长老,你们不要后悔!不要求我!”月季仁气得浑身打哆嗦,指着月倾城母子三人的鼻子道。

    “应该是二叔以后不要后悔才对!以后也不要求我们!”月倾城老神在在。

    “我们走!”月季仁狠狠瞪了月倾城一眼,挥了挥手,然后大步离开。

    那些侍卫狼狈地爬起身,拉起昏迷的婆子,踉踉跄跄离开。

    “倾城……”风若曦看向月倾城,一脸的忧虑。

    “娘亲,有些事我想敞开来跟你谈,这么多年看我们家发生了这么多倒霉事,难道娘亲就从来没有怀疑过二房?”

    “……”风若曦诧异地张了张嘴,“倾城你为什么这么说,难道你发现了什么?”

    “我没发现什么,只是猜测,但是我觉得自己的猜测非常接近事实。所以,娘亲,我们与其窝囊地在这里生活,不如我们一家暂时离开,然后,查清一切,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对,娘,妹妹说得对!”月翔宇大声应和。

    “……”风若曦张着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她的女儿,她都快认不出来了。

    没错,她是怀疑过二房,但是,没有证据,也没有人手去查,她只能得过且过,没别的奢求,只希望自己身边的一双儿女平安长大。

    如果丈夫可以醒来,大儿子可以找到,那她更是别无所求了。

    可是,女儿突然变强,打破了这一切。

    也许,得过且过不再适合他们了。

    因为他们无法再像以前一样乖乖地任人欺负。

    那么,撕破脸在所难免,不是今天,也会是明天。

    “娘知道了,倾城。你和你三哥长大了,有了自己的主意,娘听你们的。”风若曦爱怜地摸了摸月倾城的头发,带着一丝自责道,“是娘没用,让你们受苦了。”

    “娘,既然我们长大了,当然是我们来保护娘亲。放心吧,娘亲,天无绝人之路,即使离开月家,我们也会活得很好。”月倾城用手盖住自家风若曦的手,柔声安慰。

    现在,有了药魔前辈,他们一家摆脱现在的泥沼,指日可待。

    “对了,娘,我要去看看爹,把我们的决定告诉他,即使他昏迷着,但是,女儿相信,他也会在心底支持我们。”月倾城道。

    “好,好。”风若曦连连点头。

    其实,月倾城是想让药魔帮自己的父亲看看。

    ……

    “药魔前辈,你已经见过我娘亲、父亲还有三哥了,你现在有没有办法为他们治疗?”看过自己的父亲后,月倾城迫不及待询问神识内的药魔。

    “你三哥丹田受伤,只要一个六品的归元丹就可以,至于你母亲,是中了一种罕见的慢性毒药,叫做七伤散,服用的人慢慢地五脏六腑受到损害,最后导致经脉封闭,丹田受损,彻底无法修炼,然后慢慢死亡。这种毒你身上也有,这个比较麻烦,需要用七品的天灵解毒丹,不过,我现在力量有限,七品的丹药暂时炼不出来,需要稍微等一段时间。”

    “没问题。”月倾城兴奋点头。

    有希望就好。

    “至于你父亲,情况更严重一点,丹田、经脉和头部都受了非常严重的伤,几乎全毁,需要九品的菩提大还丹才可以。这个,我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恢复力量才能炼制。”

    “哦……”月倾城有点丧气。

    “不过,丫头,你先前是不是服用过什么灵丹妙药,我感觉你体内的毒已经解得差不多了,你的经脉也已经打开一部分。估计不需要我的天灵解毒丹,就会痊愈。”紧接着,药魔带着一丝疑惑道。

    “没有啊……”月倾城摇头。

    不管是原主儿,还是现在的她,都没吃过什么灵丹妙药。

    “算了,估计你也不知道,我探查过你的身体你,你身体里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只是这力量连我都无法看清是什么来源,估计,和这股神秘力量有关。”药魔喃喃自语。

    月倾城也觉得是如此。

    因为她穿越过来的第二天早上就发现自己脸上的胎记确实淡了,而且,过一会儿再去看,又会变淡几分。

    月季仁的动作很快。

    一个时辰后,就让人派人来通知月倾城一家人,所有族中长老已经在前厅聚集,让他们过去。

    前厅。

    月季仁坐在主位上。

    定国公府这一脉因为一直是月家的嫡系,所以,家主之位一般都是定国公府这一脉的人充当。

    上一任家主兼定国公是月倾城的爷爷——月震庭,十几年前,她的父亲月季鸿在战场上受伤昏倒的消息传来,他怒急攻心,也突然晕倒了,到现在都在昏迷。

    所以,定国公和家主的位子空缺,众人的目光理所当然地落到了月季仁身上。

    刚开始,月季仁还假惺惺地说自己的父兄还活着,也许很快就会醒,不愿意接受。

    最后,是皇帝直接下旨让他继承了爵位,月家众位长老软硬兼施让他担任了家主一职。

    月倾城一家三口跟着一个侍卫进了前厅,不卑不亢地看向面前的族中长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