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正文 9.第9章 仇人的侮辱

正文 9.第9章 仇人的侮辱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

    像他们这种身份,别说好的炼药师,就是最低等的炼药师都不会正眼看他们一眼。

    原因是,炼药师在这个大陆上非常的稀有,几万个人中,只有一个人有成为炼药师的体质……

    此人的元力必须带有一点火和木的属性。

    而所谓元力,是指武者将元气炼化后,所表现出来的力量形态。

    而这块大陆上很多人的元力是没有任何属性的,所以就造就了炼药师的稀有。

    “……倾城,我们去也是白去,像吴桐大师那样的大人物,是不会见我们的。即使是皇帝见他,都要预约时间。”

    月翔宇觉得自己的妹妹一定是不太出门,所以不知道炼药师不是他们想见就可以见到的,所以有必要跟她说清楚。

    “反正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去试试也没什么损失。”月倾城一脸的乐观。

    月翔宇想想也对,于是点头。

    金陵城的中心地带,离皇宫最近的区域。

    吴桐大师的府邸就位于这里,周围都是皇族和高官的府邸。

    月倾城到的时候,发现吴府门前排着长长的队。

    “这些都是来求吴桐大师看病的普通人,吴桐大师偶尔心情好的话,会在普通人中挑一两个特别的病例研究一下。”

    月翔宇为月倾城解释。

    “至于达官贵人,都是先送帖子预约时间,如果吴桐大师答应了,再来拜见。吴桐大师一般不会招待那些贸然来访的客人。”

    “哎呦!残废月翔宇竟然带着自己的丑八怪妹妹来找吴桐大师。”说话间,就听身后不远处传来一个刺耳的声音。

    月倾城转头,就见两个年轻男子站在他们身后不远处,其中,一个穿着绿色锦袍的年轻男子正一脸嘲笑地看着他们。

    上官琦!

    那个打伤她三哥的人,上官瑶娘家的侄子!

    月倾城的眼中闪过一抹冷光。

    而一旁,月翔宇紧紧握起了拳头,目呲尽裂,牙齿咬得格格响。

    就是这个人,用卑劣的方法打伤了他,把他变成了废人。

    “瞪什么瞪?难道我说错了吗?你不是残废是什么?你旁边那个可不就是整个京城都赫赫有名的废物兼丑八怪吗?”上官琦高高抬起下巴,一脸的嚣张。

    在上官琦旁边,站着一个月牙袍的年轻男子,正在低头和一个小厮说着什么,好似没察觉身边发生的事。

    那男子,一张脸俊逸非凡,细长的眸子闪着温润却高贵睥睨的光,薄薄的双唇,唇角恰到好处地勾着,似笑非笑,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样子。

    此人,是上官琦的大哥,上官家的嫡长孙——上官绝。

    “上官琦,你不要欺人太甚!”月翔宇咬牙切齿。

    “我就欺负你了,你能奈我何?!你本事来打我啊。”上官琦脸上满满都是挑衅和鄙视。

    “……”月翔宇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废物!”上官琦笑得欢畅。

    “二哥,你又和人开玩笑了。让人误会可就不好了。”

    吴府的大门打开,一个美丽绝俗的白衣女子走了出来。

    那女子一出来,就对上官琦轻柔道。

    只见女子白衣飘飘,双眸如水,嘴角含笑,好似一朵盛开的白莲花……

    在她出现的那一刹那,现场瞬间一静,所有人都痴痴看着她,魂飞天外。

    “啊啊啊,是上官小姐,吴桐大师的首个女弟子。”

    “是啊,上官小姐好美,就像天上下凡的仙女。能够见到上官小姐,真的是三生有幸。”

    众人激动地议论纷纷。

    上官茗月!

    上官琦的妹妹,传说中的京城第一美女兼第一才女。

    更有人封她为金御国第一美女。

    “知道了了,月儿。”上官琦撇了撇嘴道。

    “月公子,月小姐,我二哥就是喜欢跟人开玩笑,你们不要介意。”上官茗月转头,看向月倾城和月翔宇,微笑着道。

    月倾城冷笑,月翔宇怒目圆睁。

    “好了,大哥,二哥,师父他老人家马上就出关了,我们赶快进去吧,免得让师父他老人家等。”

    上官绝点了点头,与上官茗月一起往里走。

    上官琦腾腾腾跑到月翔宇跟前,低声道:“你们慢慢排吧,排到明年也不会见到吴桐大师!……废!物!”

    最后两个字是用唇形一字一顿说的。

    是可忍孰不可忍?!

    月翔宇的拳头猛然握紧,就要往前送,可是,却被月倾城握住了。

    “三哥,就当听了几声狗吠好了,我们就别和疯狗计较了。”月倾城拉着月翔宇转头准备离开,看都不看上官琦一眼。

    “废物,你骂我什么?!”上官琦轰地一下举起了自己的拳头,直直对着月倾城的后脑勺。

    “没想到不仅是一条疯狗,还是一条耳朵不好使的疯狗。”月倾城边走边淡淡道。

    “找死!”上官琦忽地向前,手中的拳头向月倾城的脑袋砸了过去。

    “二哥,你别胡闹了!你现在可是五阶,不能和小时候一样,动不动就跟月公子、月小姐打闹了,万一不小心打伤他们,就不好了。”上官茗月转头,一脸不赞同地看着自己的二哥。

    “月公子,月小姐,我二哥脾气不好,你们就别招惹他了,免得让他打伤你们。”紧接着,上官茗月看向月倾城和月翔宇,轻柔的声音带着关切。

    虚伪!

    月倾城冷冷勾起唇,然后道:“放心,我们不会和疯狗计较。”

    “找死!”上官琦的拳头忽地再次向前。

    “二弟,住手。你记得你来这里之前答应过我什么了。”上官绝脸色微沉。

    上官琦顿住,咬牙切齿……

    他答应过大哥,绝不在吴桐大师的府邸门前惹事生非。

    “……好,今天小爷就饶过你们,下次别让小爷碰到!”上官琦冷哼一声,收起自己的拳头,气哼哼向上官茗月和上官绝走去。

    上官绝收回自己的目光,在收回自己的目光时,淡淡瞟了月倾城一眼,那一眼,看似平淡,月倾城却感觉到了一股阴冷的杀气。

    以她前世在死亡边缘线上游走十几年的经验作保证,那绝对不是错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