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章 撕破脸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  月倾城安抚地看了小宝一眼,然后,一家五口在两张桌子上落座。

    月倾城和君墨涵一张,大宝、小宝和小贝一张。

    一旁,侍立着的童子为他们每人斟了一杯茶,就退开了。

    一旁,骆子瑜依然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其他人聊着天,好似忘了月倾城一家的存在。

    月倾城一家五口也没有主动插话,而是默默地喝茶,吃点心。

    很快地,人就到齐了。

    众人聊了一会儿,有人提议,有绝活的出来表演一个节目吧,助助兴。

    于是,骆子瑜眸光微闪,看向末尾处的月倾城一家。

    其他人的目光也随着骆子瑜看向月倾城一家,眼神中的表达同一个意思:该来的还是来了。

    “不如,就让我们的新朋友先表演一个吧。”骆子瑜微笑着开口,一副上位者看着下人的样子。

    闻言,小宝本就不好的脸色变得越发不好。

    “好啊,那我就代表我们全家表演一个节目好了。”小贝微笑道。

    他之所以如此说,是为了避免自己表演完后,骆子瑜再让月倾城四人表演。

    毕竟,这种场面,很显然,表演的人就意味着低人一等。

    “献丑了。”说着,小贝手掌一翻,拿出一根玉笛,开始吹奏。

    很简单的曲子,小贝吹奏得还算出彩。

    一曲完毕,众人下意识鼓掌。

    骆子瑜也跟着众人,漫不经心地拍了两下手掌。

    “君师弟,你的笛子吹得不错。”骆子瑜缓缓开口,“不过,不够用心,没什么惊喜。我看,不如让令母表演一个节目?我一看令母的样子就觉得应该很有才艺。”说着,骆子瑜似笑非笑地看向月倾城。

    闻言,除了月倾城,君墨涵父子四人的表情都变得阴沉。

    “抱歉,我没什么才艺,就不献丑了。”月倾城微笑着道。

    “怎么会没什么才艺呢?舞个剑总会吧?”骆子瑜道。

    众人看着空气中的剑拔弩张,有兴奋的,有为月倾城一家担忧的,有暗自叹息的……

    “看骆师兄这口气,是对舞剑颇为精通了?!不如,就由骆师兄为我们表演一曲吧。”就在这时,小宝缓缓开口。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小宝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可是,笑意却不达眼底,他的眼神冷得像寒潭,带着一丝挑衅和轻蔑,冷冷看着骆子瑜。

    骆子瑜的眸色顿时沉了沉。

    他眸光微微一动,一旁,侍立在他旁边的童子就上前一步,厉声道:“你们算什么东西?!怎么配让我家公子为你们表演!”

    小宝微微一笑,下一刻,他眸光一闪,那边,疾言厉色的童子好像被什么击中,惨叫一声向后倒飞了出去……

    撞在墙上后,啪叽摔自地上,顿时没了声息。

    “放肆!”骆子瑜脸色一变,一拍桌子站起身。

    说着,他眼睛一眯,汹涌的精神力向小宝攻去,小贝眼睛一眯,身形一闪拦在了小宝面前,同时,他的精神力也汹涌而出。

    轰!

    双方的精神力在空中碰撞!

    顿时,房间里的众人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顿时脸色苍白……

    “好,很好!君天安,看来,你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既然如此,不如我们就痛痛快快比试一场好了。你如果输了,要么滚出这个学院,要么在所有人面前给我磕三个响头,从此有我在的地方绕道走。”骆子瑜冷声道。

    “没问题,随时奉陪。”小贝毫不示弱。

    “好,有种!三天后,酉时,学院广场。”骆子瑜冷冷道。

    “可以。”小贝点头。

    一旁,月倾城四人起身,走到了小贝旁边。

    待小贝说完后,月倾城对众人点了点头,淡淡道:“诸位,先告辞了。”

    说完,月倾城一家五口转身离开。

    全场一片寂静。

    骆子瑜恶狠狠地看着月倾城五人离开。

    直到五人看不见了,他才狠狠捶了一下桌面,冷声道:“放出话去,就说君天安对我无礼,三日后酉时,我要在学院广场教训君天安。”

    “知道了。”众人应道。

    ……

    “小贝,你有把握赢吗?”离开骆子瑜的住处后,月倾城用心念传音问道。

    “我有。”小贝点头,同样用心念传音回道。

    “那好,事已至此,也只能跟对方比试了。到时候,你尽管放开手脚比试就是,不必有任何顾虑。”月倾城道。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嗯。”小贝点头。

    “小贝,到时候,狠狠教训那小子,把他狠狠地踩在脚下,让他在所有人面前出丑。”就在这时,小宝插了进来,用心念传音偷偷对小贝道。

    “……嗯。”小贝犹豫了一下,然后点头。

    ……

    很快地,骆子瑜要对付君天安的消息就在学院里传了开来。

    众人口耳相传,短短两天,就几乎整个学院的人都知道了。

    “我就知道骆师兄会找君天安比试。是我,我也受不了突然冒出一个人来压我头上。”

    “听说,是君天安对骆师兄无礼。”

    “这应该是骆师兄的借口。君天安那个人我也见过,不像是傲慢无礼的人。”有人压低声音道。

    “我也觉得是这样。”众人附和。

    “你们说,骆师兄和君天安比试,谁会胜?”

    “当然是骆师兄,虽然君天安的天赋高了一点,但是,骆师兄入学都多长时间了,修为肯定比君天安高。”

    “那君天安这次惨了,据说,这次他们约定,如果输了,要么离开学院,要么当众磕头。”

    “有时候,太优秀也不好啊。”众人叹息。

    ……

    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不过,都认定骆子瑜会赢,很多人都在为小贝惋惜。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月倾城一家却非常平静,每天依然该上课上课,该修炼修炼。

    ……

    三天的时间恍然而过。

    很快地,就到了骆子瑜和小贝比试的时间。

    学院广场。

    酉时,正是太阳西下的时间。

    火红的夕阳染红了半边天。

    学院的学生将广场中央的演武台围了个水泄不通。

    离酉时还有一刻,骆子瑜在一群人的簇拥下大摇大摆而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