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27章 兜底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很快地,许璃就将屠盈盈数的上来的风~~流史说了个精光……

    月倾城和自己曾经读过的资料一一应对,发现那些资料果然没骗人……

    而且,屠盈盈说得更完善。

    这逍遥门上下果然三观扭曲,视别人的生命和幸福如无物,只管自己快活。

    “那你们门主,准备怎么对付我夫君?”待许璃的叙述告一段落,月倾城缓缓开口。

    “哦,我们门主准备……”许璃又喝了一杯酒,然后打了一个大大的酒嗝,才继续道,“把君城主叫进自己房里,然后……”

    “可是,她怎么肯定我夫君一定会去她房里呢?”月倾城微笑着问道。

    “哈哈,你不知道,门主已经在你夫君的识海里种下暗示,只要她呼唤,你夫君就会不由自主走到门主房里的,想必他现在已经去了……”

    说到这里,许璃再次打了一个酒嗝……

    “事先,门主房里会燃起催~~情的迷香,到时候,如果君城主主动就范,那一切就顺理成章了,如果不主动就范,门主再给他下一个暗示,他还是会主动就范。”许璃一脸骄傲道。

    “是吗?”

    月倾城微笑道,眸底却闪过一丝冷光。

    “多谢六长老告诉我这些,你有点醉了,就先在这里睡会儿吧。”

    月倾城微笑道。

    “唔,好,我确实有点头晕。”说着,许璃就趴在了石桌上,睡了过去。

    月倾城起身,手指动了动,捏了捏掌中的幻魂珠,然后手掌一翻,收了起来,紧接着大步离开凉亭……

    很显然,刚才许璃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是因为受了幻魂珠的影响……

    ……

    月倾城回到自己的院落,然后大步走向濮阳隋的房间……

    刚才,她和六长老离开的时候,君墨涵曾担心她,要和她一起……

    当时,她用心念传音告诉他,让他和大宝、小宝去找濮阳隋,这样,即使有什么事,也可以有个照应,而她去探探这六长老的虚实。

    当时,君墨涵依然不放心她。

    她告诉他,让他通知药魔,让药魔暗中跟着她。

    如此,君墨涵才答应下来。

    月倾城进入濮阳隋的房间,就看到君墨涵直挺挺地坐在椅子上,而濮阳隋、大宝和小宝则一脸忧愁地看着他……

    “娘亲。”看到月倾城进来,大宝和小宝连忙起身,惊喜地喊道。

    “倾城,你终于回来了。”看到月倾城,濮阳隋也是长吁了一口气。

    下一刻,一个身影一闪,出现在了月倾城的身边。

    “老师。”

    “师公。”

    月倾城、大宝和小宝连忙打招呼。

    没错,来人正是药魔。

    “嗯,你们不必多礼,说说现在的情况吧。墨涵他没事吧?”药魔开口道,边说边看了一眼直挺挺坐着的君墨涵。

    见状,月倾城也看了一眼君墨涵,从刚才他们进来,君墨涵就一直坐着,不动也不开口说话。

    “墨涵刚才进来,跟我说,屠盈盈让他去她的房间,他怕对方在他识海里种下什么暗示,让我看着他点。结果刚才,他二话不说就往外走,我问他去哪里他也不说,我一连问了好几次他都不回答。所以,我就封了他的经脉,让他坐在这里。”

    濮阳隋皱眉道。

    “倾城,刚才,墨涵说你去探六长老的底了,可有听到什么吗?”

    “哈,听到得可太多了,丫头,你跟你父亲说说吧。”药魔没好气道。

    于是,月倾城将自己从六长老哪里听来的简单跟众人说了一遍,不过,有关屠盈盈怎么对付君墨涵的片段,她倒是详细说了一下。

    “真是岂有此理?!”濮阳隋眉头一皱,冷声道。

    “太过分了,我去会会她,看我不一剑劈了她。”小宝眉头一皱,就往外闯。

    “小宝回来!”月倾城连忙喊道。

    于是,已经冲到门口的小宝站住了身子,然后不情不愿地转回身子。

    “娘亲,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父亲不会有什么事吧?”大宝忧虑道。

    月倾城凝眸思索了片刻,然后抬眸看向众人……

    “老师,父亲,大宝,小宝,你们先进我的空间宝物,然后,我去见屠盈盈,向她提出告辞,如果允许也就罢了,如果耍什么花招,我们就和她拼了。”月倾城冷声道。

    “……好,就这么办。”濮阳隋四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濮阳隋点头道。

    濮阳隋自认,料理一个屠盈盈还不在话下,完全没必要怕她。

    下一刻,月倾城心念一闪,将屋里的其他人收入了胭脂盒空间,然后大步出了房间,往主园而去……

    ……

    进入主园,月倾城径直往屠盈盈的院落而去……

    她刚到大门口,就被冒出来的两个男侍拦住了……

    这两个男侍心里非常诧异……

    先前,门主吩咐他们,等会儿君城主会来,让他们什么都不做,主动放行;如果来的是其他人,让他们务必拦住,就说她没空招待。

    可是,怎么君城主没来,反倒是君夫人来了……

    “君夫人,请问有什么事吗?”两个男侍躬了躬身道。

    “我来见你们门主,麻烦通报一下。”月倾城淡淡道。

    “……是,君夫人稍等。”两个男侍互视一眼,犹豫了一下,然后,其中一人道。

    他们在想,是不是他们听错了,也许,门主先前吩咐的是君夫人要来。

    或者,就说门主压根儿吩咐错了,或者,门主想说的是君夫人要来,一不小心说成了君城主要来。

    他们觉得,以防万一,他们还是去通报一声的好。

    ……

    屠盈盈的房间。

    一个巨大的浴桶摆在地中央,屠盈盈懒洋洋地躺在浴桶里。

    水面上飘着鲜红的花瓣,花瓣上方,隐隐露出她傲人的双峰和一道深深的沟壑……

    现在,屠盈盈将一条雪白的长腿搭到了浴桶边沿,然后,她用白色的轻纱不断地擦拭着好似玉雕一般的长腿……

    房间里,热气氤氲着,

    散发着淡淡的异香,屠盈盈双颊酡红,迷醉地半眯着眼睛,嫣红的双唇微张,缓缓地享受般擦拭着长腿……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