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88章 欺瞒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至于谢玉容是不是喜欢他,相比起他的前途来,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一来,他不是一个把儿女情长看得很重要的人,二来,他也不会一辈子只对着一个女人。大不了,以后再娶几个对他死心塌地的******就是。

    “魏公子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那魏公子快去忙吧,城主那边,魏公子的话我们会代为转达。”听到魏曾明如此说,广银城的侍卫连忙应道。

    “有劳。”魏曾明对广银城的众侍卫拱了拱手,然后一挥手,就带着自己的人离开,准备赶往万药城。

    ……

    万药城。

    万药城的城主——药千仇高高坐在主位上,下边是万药城的文武官员,他们正在例行议事。

    只见药千仇一身黑衣,黑发飞扬,面容狂狷而冷酷,身形挺拔,整个人看起来年轻无比,可是,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身上古老而沧桑的气息,却又给人看不出年龄的感觉……

    此人,竟然是与药魔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

    就在这时,一个侍卫匆匆而入,躬身禀道:“城主,魏公子回来了,想要见城主。”

    “让他进来吧。”闻言,药千仇点点头,沉声道。

    “是。”侍卫应了一声,然后恭敬地退了出去。

    很快地,魏曾明就大步而入。

    只见他行色匆匆,眉头微蹙,脸上带着焦急、憔悴、愤怒和沉重……

    众人都疑惑地互视一眼,不知道魏曾明为何如此表情。

    难道是因为没有娶到广银城的大小姐?!

    可是,这种事本来就是碰运气的事,没有娶到也不必如此表情吧?

    更别说魏公子向来喜怒不形于色,应该不会为了这种事如此表情。

    “孩儿见过义父。”魏曾明单膝跪地,对药千仇恭敬行礼。

    “好了,不必多礼,起来吧。”药千仇淡淡道。

    “义父,孩儿有罪,还不能起来。”魏曾明语气低沉道。

    闻言,众人的表情越发的诧异。

    看来真的有事。

    如果只是没有娶到广银城的大小姐,魏公子应该不会如此。

    不过,到底是什么事呢?

    众人一头雾水地看向魏曾明。

    “发生什么事了?”药千仇眉头微微一蹙,沉声问道。

    “义父,孩儿没能保护好手下的人,让别人给杀了。孩儿无能!”魏曾明带着一丝气愤和自责道。

    “你手下的人被人杀了?被什么人杀了?你详细说来。”药千仇微微皱眉,带着一丝疑惑问道。

    “父亲,孩儿这次去广银城,认识了刚刚从十等势力发展为六等势力的君月城的城主——君墨涵,孩儿非常欣赏他,觉得义父应该也会欣赏他,于是去主动去找他,询问他是否愿意依附我们万药城,如果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他引荐义父,没想到,那人和她的妻子非常傲慢地拒绝了我……”

    接下来,魏曾明将月倾城和君墨涵的话添油加醋说了一遍。

    可是,低着头的魏曾明没看到,当他提到君墨涵和月倾城的名字时,药千仇眸中闪过一道光,倾听的神色瞬间变得认真。

    “既然他们不愿意,孩儿也就不再强求,这件事也告一段落。接着到了招亲大赛,孩儿获得了武试的第一名,孩儿因为好奇那君城主的修为,于是邀他比试一场,没想到从他旁边站起一个男子,自称是他的义子,说我不配与君城主比试,让我先过他一关……”

    魏曾明又将迦安的话添油加醋地复述了一遍。

    “……儿子答应了他的挑战,没想到,那男子修为比孩儿高出一截,孩儿输得很惨。”

    说到这里,魏曾明的神色和语气都变得非常羞愧。

    “孩儿自知技不如人,于是不再挑战他们,安心参加接下来的比试。没想到比试结束后,我们的人碰到了君城主和他身边的人,据说我们的人谈论了一下君城主的妻子很漂亮,他们二话不说,就把我们万药城的十几个侍卫全杀了,他们死状凄惨,有些人更是被碎尸万段,连灵魂都被囚禁。等到孩儿知晓去追的时候,他们已经逃出去很远了,无奈,孩儿只能先回来跟义父请罪。义父,孩儿请求您派一队人给我,我要亲自上门,去跟那君城主讨回一个公道。”魏曾明恶狠狠道。

    药千仇却好似没有听到魏曾明后面的话,眼神变得飘渺,陷入了沉思……

    魏曾明低着头,久久听不到药千仇的声音,不由抬头去看,这时,他才发现药千仇好似在走神……

    见状,魏曾明心中不由变得忐忑&

    不知道义父刚才有没有仔细听他说话,心里又是怎么想的?

    如果觉得他办事不力,那可就糟了,他此举就变成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义父?”魏曾明小心翼翼喊道。

    闻言,药千仇回神,然后看向魏曾明,开口问道:“你说,那君月城的城主叫君墨涵,他的妻子叫月倾城?”

    “是。”魏曾明点头,同时心里有点嘀咕……

    义父为什么这么在意那两个人的名字,难道义父也听过那两个人的名字?

    “那你可知道他们身边都有什么人?叫什么名字?”药千仇表情严肃地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魏曾明还是知道的……

    先前他被迦安打伤后,就暗中派人调查过君墨涵一行人。

    于是,他一五一十地回答。

    只是,他心里再次犯嘀咕……

    义父关心这个做什么?难道义父真的听说过月倾城和君墨涵?

    “哦……”听完魏曾明的回答,药千仇点点头,眸中闪过一道意味不明的光。

    “义父,君月城那群人此举,实在是在打我们万药城的脸。孩儿请求你给我一队人马,孩儿要亲自找上门去,为我们万药城死去的兄弟讨个公道。”魏曾明怕药千仇刚才没听到,于是又重复了一边自己的请求。

    闻言,药千仇淡淡看了魏曾明一眼……

    “曾明,你刚才说的话可是句句属实?没有半句欺瞒于我?”药千仇一脸严肃地问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