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51章 试探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阿白,你不要这么说,你能帮我们找梓君,我们非常感激。”濮阳铭诚恳道。

    “梓君她与我一起长大,是我心爱的女子,也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她不见了,找她是应该的。”徐离白沉声道。

    “好了,坐吧,我们不说这个了。说说你这段时间在外面的所见所闻吧。”濮阳铭一边拉着徐离白落座,一边道。

    “好……”徐离白点点头。

    小厮为他们二人各自斟了一杯茶后,就悄声退下去了。

    然后,徐离白一边喝茶,一边讲述这段时间的所见所闻。

    濮阳铭则一边喝茶,一边安静地听着,偶尔,会问一些问题。

    小半个时辰后,徐离白的讲述终于告一段落。

    “你也讲讲你这段时间身边发生的事吧。”徐离白呷了一口茶,然后开口道。

    “我这边还不是每天一样,一年到头连出殿的机会都没有。”濮阳铭摇了摇头道。

    闻言,徐离白眸光微闪,然后好似非常随意般开口:“我听说,殿主认了一个外界来的男子作干儿子?而且,为了他,殿主还走出了静思宫,出现在了议事大殿。”

    说完,徐离白看向濮阳铭的眼睛,脸上的表情好似非常随意,其实,他全部的注意力都在濮阳铭的表情上。

    他已经听说了,殿主认的干儿子是君墨涵,也就是那个大魔头——迦夜的转世。

    那么,殿主是认出了他的身份,才认他做干儿子,还是真的只是单纯地欣赏他的天赋?

    按理说,殿主对那个大魔头深恶痛绝,不然当年也不会竭力反对梓君和那个大魔头在一起,并因此和梓君断绝父女关系。

    以此推断,如果殿主认出了君墨涵的身份,应该将他赶出圣日神殿才对。

    不过,世事难料,他怕就怕,殿主因为对梓君充满愧疚,所以,经过这么多年的闭关反思,决定接受那个大魔头。

    不过,即使这样,那个大魔头和梓君找到了,他们应该会通知他才对。

    难道殿主已经开始怀疑他了?!

    徐离白心中一跳。

    不会的。

    这么多年他非常小心,根本没有露出任何的蛛丝马迹。

    那唯一的解释就是殿主并没有认出君墨涵和月倾城的身份,只是因为像大家传的那样,因为欣赏君墨涵,并与他非常投缘才认那个魔头做干儿子。

    确实,殿主爱才,那君墨涵也确实天赋卓绝,殿主因为他的才干认他为干儿子也有可能。

    他希望是后一种理由。

    ……

    听到徐离白的话,濮阳铭心中越发的惭愧。

    梓君明明就找到了,他却不告诉阿白,让他一直担心。

    “是啊。”

    濮阳铭低头喝茶,掩住了眸中的惭愧。

    “那个年轻人非常优秀,最重要的是,父亲与他非常投缘。”

    对不起了,兄弟。

    等我跟父亲和梓君商量过后,就跟你说。

    想到这里,濮阳铭变得坦然,抬头看向徐离白。

    闻言,徐离白眸光一闪,紧紧地盯着濮阳铭的眼睛,想要从他眼睛里看出什么……

    只是,濮阳铭的眼神非常坦然,没有任何的不对劲。

    “我对那个叫君墨涵的年轻人有点好奇了,好奇他到底有多优秀,竟然让殿主如此破例。”徐离白微笑道。

    “哈哈……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是非常奇妙的,如果投缘了,即使对方不优秀,也会乐于结交的。”濮阳铭爽朗笑道。

    “哈哈,是啊……”徐离白笑得有点不自然。

    他很怕,殿主即使以后知道君墨涵就是那个大魔头,因为先前的感觉,再加上这么多年对梓君的愧疚,就会接受他。

    不!

    不可以。

    他决不允许这种事发生。

    他一定要尽快处理掉那个大魔头。

    ……

    送走徐离白,濮阳铭直接往静思宫而去。

    静思宫,濮阳隋的房间。

    濮阳隋正在闭目修炼,突然,他感觉到传音令牌在震动。

    濮阳隋手掌一翻,拿出传音令牌,接通……

    “殿主。”那边,传来苍耳的声音。

    “苍耳,你怎么回来了?”濮阳隋诧异道。

    先前,月倾城、君墨涵与许彦白之间的恩恩怨怨,月倾城他们的去处,以及他最近的任务,苍耳都跟濮阳隋报告过。

    所以,濮阳隋知道苍耳这段时间正在查探许彦白的真实身份。

    “殿主,是这样的……”苍耳将自己的发现一五一十地讲给濮阳隋听。

    “什么?!那人竟然是圣日神殿的人?!”濮阳隋眼睛大睁,诧异地高声道。

    “对,属下在入口附近找了很久,都没找到可疑人。只能先报告殿主,看看殿主有没有什么办法。”苍耳道。

    “好,我知道了,我会让人暗查今日回到圣日神殿的人都有哪些,然后一个个排查。”濮阳隋沉声道。

    ……

    濮阳隋放下传音令牌,陷入沉思中。

    就在这时,他听到门外传来侍卫的禀报:“殿主,少殿主来访。”

    “……让他进来吧。”濮阳隋回神,连忙道。

    正好,他也有事要吩咐他的儿子呢。

    很快地,濮阳铭推门而入。

    “父亲。”濮阳铭躬身行礼。

    “好了,铭儿,不必多礼,坐下吧。你来找我,可是有事?”濮阳隋摆了摆手道。

    “是啊。父亲,是阿白回来了。”濮阳铭一边落座,一边带着一丝喜意迫不及待道。

    “阿白回来了?”濮阳隋的脸上也露出惊喜的表情。

    当年,徐离白惊才绝艳,与自家两个孩子又非常投缘,濮阳隋非常喜欢他,甚至希望他成为自己的女婿。

    这几年,徐离白一直在寻找濮阳梓君,几乎每次回来,都会来见濮阳隋。

    所以,一听到徐离白回来,濮阳隋就非常开心。

    “是啊,他一回来,不过,因为没有找到梓君,他看起来垂头丧气的,我对他有点抱歉,没能告诉他梓君已经找到了。

    他本来想来见一下父亲的,不过,我让他改日了。”

    濮阳铭带着一丝惭愧道。

    “因为,我想先问一下父亲,我们要不要跟倾城商量一下,将这件事告诉阿白好了,不然,一直瞒着他,有点对不住他。”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