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正文 第1739章 君墨涵应战

正文 第1739章 君墨涵应战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说着,月倾城心念一闪,将自己和君墨涵送进了胭脂盒空间。

    然后,他们进入了自己的帐篷,在帐篷里又布下了一层结界。

    “好了,墨涵你说吧。”月倾城直直看向君墨涵的眼睛,开口道。

    于是,君墨涵将自己的打算以及和自己前世商量的结果告诉了月倾城。

    闻言,月倾城眸光微凝,开始思索这种可能性。

    她不想让君墨涵去冒险,可是,同时也知道君墨涵的自尊心受到了损害,他必须为自己的自尊而战。

    “墨涵,你真的有把握吗?”良久,月倾城看向君墨涵的眼睛,郑重问道。

    “嗯。”君墨涵点头。

    “好,那我支持你,但是,你要答应我,无论发生什么事,一定要先确保自己的安全。”月倾城郑重叮嘱。

    “好,我知道。”君墨涵也郑重点头。

    “好了,我们出去吧,大宝他们应该等急了。”月倾城道。

    说着,月倾城心念一闪,将自己和君墨涵送出了胭脂盒空间。

    院子里,大宝等人已经在等着了。

    月倾城撤去结界,让众人进屋。

    众人开始用晚膳。

    “学院里那些传言,我们已经知道了,我和墨涵决定暂且不管,所以,你们也当没听见就是。”用晚膳前,月倾城郑重开口。

    闻言,大宝等人诧异地瞪大了眼睛。

    “娘亲,为什么?!难道我们怕了那个许彦白不成?!”小月牙愤愤道。

    “那倒不至于,只是我和你父亲有我们的打算,你们先别管,听到了没?”月倾城边说边扫视了迦安、大宝、小宝和小月牙一周。

    “哦,我知道了。”小月牙嘟了嘟唇,然后点头。

    迦安、大宝和小宝也不情不愿地点头。

    “那就好,开始用膳吧。”月倾城满意地点头。

    ……

    接下来的几日。

    许彦白没在他们面前出现过,只是,学院里对于君墨涵的诋毁流言越传越盛。

    三日后,早晨。

    月倾城、君墨涵和迦安刚刚出了自己的院落,便被许彦白拦住了去路。

    这时候,学院里人来人往,看到这个情形,不由停了下来,准备看好戏。

    “君墨涵,怎么样,想好了没,要不要接受我的挑战?”许彦白笑盈盈地看着君墨涵,眸中隐隐带着倨傲和挑衅。

    “我答应。”君墨涵冷冷点头。

    “很好,那我们就定在三日后的午时好了。到时候,去广场,不见不散!”许彦白眸底闪过一丝得逞的满足,然后点点头道。

    “没问题。”君墨涵冷声道。

    “好了,拦路犬,你现在可以让开了吧?我们时间宝贵,没时间与你浪费在这里。”就在这时,迦安冷冰冰开口。

    闻言,许彦白脸色一冷,看向迦安的眼神充满杀机……

    迦安丝毫不惧,冷冷地瞪了回去。

    “我们走吧。”月倾城挥了挥手,绕过许彦白,率先往前而去。

    迦安这才收回目光,然后和君墨涵一起跟了上去。

    许彦白咬了咬牙,将心中的怒火压了下去,然后迅速回复一贯的温润如玉……

    ……

    很快地,君墨涵当众答应许彦白的挑战,三日后午时他们将在广场比试的消息传了出去。

    一传十,十传百,一天的时间不到,就整个学院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就连胡院长和十大长老也听说了这个消息。

    “君墨涵和许彦白要比试?唔……我也想去看看,看看他们到底谁比较厉害?”胡院长摸着自己雪白的胡子缓缓道。

    与此同时。

    胭脂盒空间。

    轰!

    ……

    轰!!

    ……

    轰!!!

    ……

    每隔一段时间,君墨涵身上就会传来一阵元气波动。

    与此同时,君墨涵的修为也在蹭蹭往上涨。

    君墨涵现在已经不再压抑自己丹田内积攒的元气,而是将它们全都用于突破。

    天君后期!

    天君巅峰!

    天尊前期!

    天尊中期!

    天尊后期!

    天尊巅峰!

    玉王前期!

    玉王中期!

    玉王后期!

    玉王巅峰!

    玉帝前期!

    ……

    一连晋升了十一次,一直晋升到玉帝前期,君墨涵才停了下来。

    当然,在他的体内还有不少元气,只是,他打算留在体内,等到比试的时候再晋升。

    比试的时候晋升虽然凶险,可是,如果应用的当,晋升时爆发的巨大力量,也可以用来攻击敌人。

    此时,离比试还有一天一夜的时间,君墨涵盘腿坐在胭脂盒空间,继续修炼。

    ……

    翌日,广场。

    离午时还有一个时辰,广场上就已经人山人海,几乎整个学院的人都到了。

    他们三五成群,聚在一起热烈地讨论着。

    “你们觉得谁会胜?”

    “难说。君师兄和许师兄可以说是修为相当,谁胜谁负就看他们等会儿的发挥了。”

    “我倒觉得许师兄会胜。你看刚开始,君师兄都不敢应战,明显是心里发虚。”

    “我看你是误会君师兄了吧?君师兄刚开始一定是懒得与许师兄比试而已。后来,因为一些难听的流言,君师兄这才答应的。”

    “我看君师兄就是不敢应战。作为一个男人,另一个男人在众人面前不止一次表示对他的妻子有兴趣,他应该主动挑战才对,可是,君师兄不仅没有主动挑战,就连许师兄找上门,他都不敢应战。”

    “燕雀焉知鸿鹄之志!君师兄是做大事之人,岂能因为一些小事就大动干戈。君师兄刚开始明明只是大度,不想计较而已。被你们这些小人一说,就变了味儿了。”

    “君师兄才不是那么有气量的人,以前凡是得罪了他的人,他可都毫不犹豫就应战,这次明显就是

    胆怯了才没有应战。”

    “你也说君师兄以前面对挑衅他的人,毫不犹豫就应战,即使那个人的修为高出他一大截,他也从来不退缩,这次自然也不是因为胆怯退缩。”

    “这次明明就是胆怯了。”

    “才没有……”

    ……

    支持君墨涵和支持许彦白的人分成两派,开始没完没了地争吵。

    “好了,不吵了,不吵了,等会儿我们看比试结果就是。”中立的人劝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