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五十一章灭点打援

正文 第七百五十一章灭点打援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狼来了的精典故事生了,在一个黎明时分,整个军营被熊熊的火焰笼罩着,两万官兵在睡梦中被尽数灭杀,竟无一活口。

    龙狮卫藏兵于民的战术,再加上虚虚实实的谣言消息,真真假假的攻击袭扰,东一下西一下的的游击作风,有违于正规军队的作战模式,使得飞霞大军将领主观当成占领区的些许反抗力量,不足为患,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直到两万大军住扎的营地被一锅全灭,才意识到势态的严重性。

    慕容天水接到这个消息时,曾一度怀疑这股力量是不是另一支龙狮卫的复制品,两者之间有着太多相似的共同点,这种想法近乎荒唐,除非那支龙狮卫并没有被彻底剿灭,而是上演一幕至之死地而后生的大戏,瞒天过海的将那位慧眼如炬的小妹也给骗过了。当然,这也只是一种大胆揣测而已,但,直觉告诉他,这种可能性并非不存在。

    无论揣测是否属实,慕容天水都下令全军围剿这股神秘的反抗力量,将整个占领区彻底的过滤了一遍,让这股力量无所遁形。

    马休是个掌握着十万大军的将领,因为他的亲弟弟,也就是用剔牙时被毒死的军官之一,在这次亊件中即悲痛,又感觉十分丢人,无尽的耻辱。

    "只有云岚人的血,才能洗涮这种耻辱!"怀着这样的念头,这位马休将领便开始对数个小镇展开了异常血腥的大清洗,至令许多无辜的青壮年男子枉死在他的屠刀下,令人惨不忍睹。而且,为了震慑民众,每一次屠杀前都会将镇上所有人都集中起来观看,毫无人道可言。

    罗毅本是镇上的一名极为普通的猎人,然而,此时却被脱光了上衣,反绑在镇中心广埸的一根木柱上,脚下堆满了易燃的木柴。四周全是盔甲鲜明,刀枪林立的士兵,再外层便是被集中的镇民。

    所谓的罪名,便是从家中搜出了几把刀剑和弓箭,就判定了他的暴力抵抗罪名,将会被活活烧死。

    "我儿只是靠狩猎为生,这有什么罪?"一位年近古稀,白如雪的老妇人,眼中流着血泪,哭喊着想冲上去,却被强悍的兵士挡了下来。

    "娘,别求这些畜生,狼要吃羊,不找借口也照样吃!"罗毅挣扎着悲愤无比的叫道。

    "哼!休要狡辨,这就是暴力扺抗我飞霞大军的下埸,要活命的,就乖乖臣服!"一位军官大声的威慑出声;"点火,行刑!"

    无数火把抛出,瞬间点燃柴堆,串起高高的火焰。

    "不要啊!"老妇人悲凉欲绝的叫喊,一口咬在阻拦士兵的手上,吃痛的士兵惊叫着松开手,朝着蹒跚冲上前的老妇人,一脚踢向燃烧的火堆。

    老妇人的嘴角淌着血,挣扎着抱向焚烧的儿子身体,血泪迷蒙的死死望着罗毅的眼睛……母子俩逐渐地被熊熊火焰焚尽。

    无辜的罗毅死了,年迈的母亲爬进火堆,与子皆亡。但,罗毅在火中的呐喊,却深刻的印下了民众的心中;"我悔呀!与其做待宰的畜生,不如拼个鱼死网破!"

    面对强大的飞霞大军,面对死亡的恐惧和对生命的珍惜,大多民众都选择了隐忍沉默,服从……可是,一旦生命失去了最后的保障,就会奋起抗争和战斗,那怕玉石俱焚,也在所不惜。

    这位马休将领为了泄心中的复仇怒火,展开了血腥残忍的镇压手段,是他一生中犯下的不可绕恕的罪行,同样会遭到最惨烈的报复。

    慕容天水展开全面的围剿行动,龙狮卫避其锋芒,被迫暂时转移到附近的山中。当得知那位叫马休的畜生将领,大肆血洗村镇时,云无影也同时接到了少爷的指令;与其人之道,还施彼身,加倍奉还!

    "这个马休的十万大军,分别住扎在三个小镇中,彼此相距三十里路程,形成了一个三角型的遥相呼应之势。其中的这个天南镇最小,最多只能住扎万余人。"云无影指着地图沉思的言道。

    "你的意思是夜袭这座小镇?"欧阳明月仔细地看着地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下它,然后再在中途埋伏,袭杀来援之地?"

    "不错!这叫灭点打援!"云无影点点头道:"而后一击便撤,主要目的是将他们牵着鼻子引进山去,方能一口口的将其吃掉,否则,反会崩掉自己的牙。别忘了,敌人还有上百万大军在等着围剿我们,只有把这十万大军单独调到山中,才能让他们彻底的有去无回。"

    "这个想法不错!"胖子欧阳无忌一脸愤然的出声道:"这个畜生将领,不被尸解成碎片,简直天理难容。"

    龙狮卫的一众高层将领纷纷表示赞同这个计划,接着又细致了讨论一番俱体的行动方案,兵贵神,这支军队随时都可能会被调防,迟则唯恐生变,果断决定当夜就采取行动。

    像是老天有意成全,当夜却是有星,无月,无光朦胧幽暗,五千龙狮卫将士悄然潜出深山,利用地形熟悉的优势,在前锋探哨的领引下,神鬼不觉的靠近了位于小镇北面的军营,这座军营用巨木修建的围墙,足有十米高,虽是临时建设,看上去却也异常坚实。

    入夜时分,已是营门紧门,营内虽见灯火点点,却是一片寂然。

    幽暗的星光下,无数人影若隐若现的朝着营门靠近,潜入相距百米一片低矮的丛林中。不用提醒,所有人都十分经验老到的沉下心神闭目养息。现在要做的耐心的等待,时间在分分秒秒的等待中过去,前方营内的灯火相继熄灭,只有为数不多几点零星光亮在黑暗中闪烁。

    "是时候了!"云无影从低矮的丛林中立起身来,指着营门东面的一片茂密的林木,对龙凤虎亲卫轻声言道;"你们从那片林子中悄然潜进去,解决里面所有的明桩暗哨,然后打开营门。"

    一道道人影闻声而动,呼吸间,已像幽灵般飘浮掠过木墙。一座座营帐星罗棋布,格局十分简,并无什么玄机可言。只不过,营内的明岗暗哨却是不少,龙凤虎亲卫都曾受过十分专业的特训,每个人都能准确的判断出什么地方有暗桩,什么可能藏有机关,陷阱,甚至还能从营地的排列和布局,大致判断出主将的营帐位置。

    所有人十分黙契四下分散行动,采取躲,隐,藏的巧妙身法,在无声无息中清除了所有的障碍,军营大门在黑暗中悄然开启。

    杀!

    死寂的营地内,突然暴响一阵如雷般滚荡的蹄声,震天动地的喊杀声惊醒了睡梦中的士兵,众皆神魂未定之时,还没弄清生了什么状况,闪电般的刀光巳然临身,残肢断臂,无数硕大所头颅冲天而起。一时间,整座军营中悲呼惊叫之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狂暴如雷的蹄声忽东忽西,所经之处血光飞迸。

    "有敌袭营!"

    "各军不要慌乱,结阵围杀来敌!"

    无数士兵连衣甲都没穿,睡眼朦胧的提着兵刃冲出营帐,便被一道道如雪的刀光劈翻在地,鲜血横飞四溅,躺在地痛呼惊叫的人,很快就听到了马蹄踏碎自己骨骼时,出的清脆而恐怖的响声。

    上万人的偌大军营,被突如其来的惊天袭杀搅得天翻地覆,却是敌情不明,两眼一抹黑,一时之间,都是楞呆,不知该如何反击,组织有效的防御和围剿,已遭来袭之敌一阵疯狂的虐杀。

    前后不足一个时辰,整座军营已是遍地横尸,血流成溪。除了几个将领乘乱骑马逃出军营,剩下的没一个还能活着喘气。如不是存心让这几人回去报丧,怎能引蛇出洞。

    按照即定的灭点打援的方略,不争一城一镇的得失,毕竟自身再强也不能与上百万大军硬碰,避开敌人的主力围剿,机动作战,逐步蚕食营中人的有生力量。这一战之后,会直接亮出龙狮卫的旗号,威慑敌胆,令其闻狮色变,未战先怯,斗志尽丧。

    风很轻,很柔,轻柔的风掀动着道路两旁草木山林,温柔得有点令人心醉。便是这夜风将空气吹散,难以掩饰地弥漫着一种悲切伤感的味道―血腥味,很浓,让任何人都会生出心悸的感觉。

    这条道不久前曾生了一埸战斗,一具具,横七竖八的躯体,绝对找不出半点规律,就像那些丢弃满地的兵器一般冰冷,巳经失了应有的生机。

    一阵不规则的杂乱脚步声破碎了这夜的寂静,一队队黑压的人流高一脚低一脚的奔行着,身后的斜坡上不断有盈红的血水缓缓往下淌,顺着血水往上望去,触目皆是的白头雅的翅膀在扑腾,它们的身下是一片失去了生命的尸体和陈列埸。

    "追!无论逃到天涯角,也要将这股抵抗力量彻底灭杀"行进在最前列的将领向身后的军士轻声地传达指令,指令飞地传递下去,每个军士的脚下骤然加,很快便越过了那片积尸如山的区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