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四十八章谁是山地丛林的王者?

正文 第七百四十八章谁是山地丛林的王者?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雪狼和龙狮遭遇,谁的爪子更锋厉?"云无影有些坏坏的笑道,这句话像是随风飘走,让隐伏在山谷中的那位白衣女子,突然生出一种十分不好的感觉;难道我错了么?

    山脚下的大军形同虚设,或是奉命刻意为之,让龙狮卫一路无阻潜入了这片山林,这才开始将口袋的缝隙扎死,让这股人一下成了笼中之鸟。

    这片山林的三面都被重兵彻底的封堵住,唯有东南面横着一条波涛汹涌的大江,江对面便脱离了飞霞城的地界。

    "回特使,按照你的要求,各部已完成了最后的封堵。"一处隐秘的山谷,一位将军模样的人,恭敬有加的对着一位面罩轻纱的白衣女子禀报道。

    "很好!"白衣女子轻点了点头;"传令各部大军缓慢向前挤压推进,彼此间不许留下任何空档,逐步缩小包围圈,迫使对方从边境突围。"

    将军领命而去,白衣女子的心里忽然觉得有些失落。正因为对这支富有神秘传奇色彩的龙狮卫,感到了极度的好奇,从青柯镇的一战开始,转战万里,几乎闹得飞霞城全境鸡犬不宁,人心惶惶,所表现出来战略战术,以及惊人的战斗力,终于让她破列亲临第一线谋划布局。

    然而,令她大感失望的是,只用了一个简单的手段,便将这支纵横无忌的龙狮卫诱进了死地绝境之中。

    雪狼卫的恐怖和可怕,是她手中的秘密绝杀力量,对方像是毫不知情,所以,就算是杀神问世,也经受不住这出奇不意的雷霆一击。

    想起这支龙狮卫天马行空,不具一格的战斗方式,在青柯寨附近的马埸盗马,宁可冒着暴露的危险,也不愿对无辜的民众举起屠刀,足见其并非嗜杀成性的恶魔。

    接下来的一系列抢劫,纵火,绑票等,看上去都是一些小打小闹的游戏,却不失为绝顶聪明之举,弄得全境人人自危,人心惶恐不安。

    一人独对一支有着千军押送的粮队,无畏无惧,血洗兵站时,更让人看到了对敌时的杀伐果决,冷酷而残忍无情。

    这是一支怎样的战队,始终包裹着秘一般的面纱,只不过,一切都将会很快的结束,所谓的"秘",也显得不在重要。白衣女子不禁对其生出一种未路英雄的感叹,若能劝服这支战队为飞霞城所用,一定比集体灭杀有价值得多。只不过,也只是她的一厢情愿的愿望而已,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

    这片山林,三面都有大军围堵,唯有东面是一道断崖,云无影顺着逐渐走高的山势不断前行,沿途现了不少的竹林,便想到黑江大峡谷脱险的一幕,只不过,无法做岀像少爷弄出的那种巨型风筝,只能下令每人负责弄出一个能乘载自己的微型风筝。

    攀上一个陡峭的大斜坡,前面便横着一道断崖,崖下滚滚江流,涛声如雷。站在断崖边缘,稍稍探声向下望去,禁不住一阵心悸,千米高的断崖如同刀削过一般,光滑如镜的直立江边,云烟弥漫缭绕,根本望不见底,唯听见江涛咆哮。

    退路只有一条,没有多余的选择,绝路也是生路,如今龙飞已回去了,无法再乘龙脱困,但,这种九死一生事全军将士经历得多,人人脸上一片坦然,痛快的干上最后一战,而后能乘风而去,倒还充满着几分浪漫情怀。

    一片片的竹林被砍倒,五千将士便埋头弄风筝,每一个做完的风筝都要经过云无影的认真检查,这关系到每个将士的生死安危,一絲一毫马虎不得。

    云无涯将这片山林绘了一张图,把所有的机关陷阱位置都详细的标识清楚,然后让所有人进去熟悉地形,一再叮嘱众人集中精力记住各处机关陷阱的位置,以及安全线路。一旦触动,修为再高也非死即伤。直到大家闭着眼都能进退自如,才开始布置下一步的行动,毕竟这一次的处境比以往凶险得多,多一份小心准备,少一份危险。

    接下来便是伪装,不同的是这次伪装的目的,每个人看上去都必须像一条丧家之犬,浑身上下都要涂抹上稀泥和动物的鲜血,撕破衣衫,有些人的额头,胳膊还得缠上染血的白布条,努力让自己变得非常狼狈不堪的样子,没有男女性别之分,一事同仁。

    "兄弟,你看我脸上的血够多不,看上去是不是伤得很惨的样子?"有人挤眉弄眼的说道。

    "那有我惨,手和胳膊都被砍伤了!"有人咬牙切齿的护着缠着绷带的胳膊,指着染血的布条,痛苦的出声道。

    更有人拎着一只兔子,奋力的往身上抹着兔血,许多人扭头一看,顿时都惊傻了眼……这是……正在大把的将兔血往自已身上抹,连裤裆都涂满了血。

    "啧啧,你们谁见过,鸟鸟都被弄碎了,还能站着杀敌?"

    "切,男人头没了只是碗大个疤,鸟死了算个庇,照样战斗。这样才显得更加真实不是?"都这样说了,众皆无语。

    潜隐在山谷中的雪狼卫接到探哨的回报,现一批军队正在向南面移动,似有向外突围的意图。白衣女子闻报,仍显得十分平静,布了这么久的局,也到了该收网的时候,眼眸中难以抑制地闪过一絲兴奋的光彩。

    所有的雪狼卫都跨上没有一絲杂色的狼背,身高一丈的雪狼有着一双血红色的眼球,闪射着凶残的目光,露出的森森白牙锋利如刃,不停的喷着粗气,像是已嗅到了猎物的气息,显得有些迫不急待了。

    可是,随后的情形却是令人迷惑不解,那些向南突围的军队,冲出一段距离,双方未真正接触,只在阵前打了个照面,又突然的折返了回去。

    不明真相的人,看见的是一幅狼狈逃窜的埸面,而且许多人都是浑身浴血的妄命奔逃,简直如同一群惊弓之鸟,漫山遍林的四下乱窜。

    "格桑统领,率三万狼骑袭杀林中的所有人,纳尼统领率两万人紧随其后,进行第二波攻击,杀无赦!"白衣女子终于出攻击的指令,眼神充满着坚定自信的光芒。

    "是!"那位格桑统领嗜血地舐了舐干燥的嘴唇,他们是山地丛林的王者,每一个雪狼卫都是在山林里,与妖兽的搏斗中成长起来的,在山林中战斗绝对是得天独厚,没有人可以堪称对手。大手一挥,狼蹄如雷的冲进了山林……

    殊不知,这看上去十分恐怖的三万雪狼卫,此时在对手眼中,也只是一堆待捕杀的猎物而已。

    一进入山林,便看到了无数逃窜的人影,这些人似乎都显得筋疲力尽,仍在尽力的奔跑,雪狼的度很快,所以,这些人总也逃不出狼卫的视野。

    "给我全力追杀!"

    在这些人刻意的引领下,追击的雪狼卫并没有立即触碰到任何机关陷阱,却是不知不觉追进山林深处,而后,又稀里糊涂的在林中转了几圈,将这些狼卫折腾得一时间难以分辨方向,便突然地失去了所有追击的对象。

    这位格桑统领恼怒之下,下令所以狼骑四下分散搜索敌踪,可怕的噩梦就此开始了。

    "记住,你们现在要做的不是正面与敌摶杀,而是不断的骚扰激怒敌人,将他们一**引向机关陷阱,这些狼卫简直比猪还笨。"云无影隐在一株树上不断的出指令,掌控着全局。

    龙狮卫将士得到指令,没有集中动击,而是用石块左一道,右一道,分散的砸在这些狼骑身上,尤其是坐下的雪狼更是被这些石块击得"嗷嗷"嚎叫,大有暴走之势。

    "冲上去,近身战斗!"那位格桑统领愤怒的咆哮道。

    所有的狼骑卫都是疯狂的一涌而上,纷纷朝着隐在暗处的人影赴过去,一个个的机关陷阱顿时被触动,看似平坦的路面突然塌陷下去,一群群狼骑卫踏空坠落巨大的深坑中,被密集尖利的木刺扎得惨呼惊叫。

    他们的身上虽有厚实的战甲护体,但毕竟还不能完全护住全身要害,就算没被当埸扎死,也是重伤在身,也因为战甲过于笨重,挣扎半天也爬不起来,一个个绝望的惊呼救命。

    那些避过陷阱的狼骑卫,心中正在暗呼侥幸,跨下的雪狼突然失蹄的狂摔在地,林中同时响起一阵利啸,一根根锋利的长矛凌空高的奔射而出,巨大的冲击力道直接贯穿人体,有些更是被钉死在树上。更有无数大石像落雨般的倾泄而下,中者都是骨碎肉裂,毫无生机可言,许多更是连人带骑的被狠狠砸入地中。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疯狂打击,这位格桑统领逐渐冷静下,迅传令分散追击的狼骑重新集结,唯恐被敌逐一分而灭杀,当下必须先清除这些恐怖的机关陷阱,否则,每走一步都会付出巨大的伤亡。

    山林中响起一声尖厉的狼嚎,那是雪狼卫的集结号令,格桑统领等了半天,66续续回来的狼骑却是所剩无几,那些冲岀的人只怕是永远也回不来了。清点了一下人数,三万狼骑居然一下便损失过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