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四十五章千里大逃亡

正文 第七百四十五章千里大逃亡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所幸欧阳明月身上最不缺就是丹药,6随风一向心思慎密,设想周全,人在江湖河海行走,什么意外都可能生,故为每人都准备各种类别的丹药,以备万一。 云无涯不加思索地服下一粒解毒丹药,伤患处的麻痒之感很快顿消。

    一剑之后又恢复了夜的空寂,精瘦老者似乎对剑上之毒很有信心,见血封喉,破皮立亡,精瘦老者隐在阴暗中静静等待着对方倒地身亡。

    时间分秒过去,意外地,却仍未见对方的人砰然倒下,只听见夜风掀动裙衫的猎猎作响声。精瘦老者微诧之下,眼中闪射出狠辣阴毒的神光,在暗中他是王者,领悟了黑暗的规则,力量和度都会成倍的增加,几乎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只是眼前的这个对手身法触角太过敏锐,修为实力更是深不可侧,故令其有所顾忌,轻易不敢冒然出手一搏,一旦被对方窥破自己的行迹,势必凶多吉少。

    但在暗夜中战斗搏杀,他扮演的永远只会是猎人的角色,没人会质疑这一点,所以无尽的自信令其暂时没急于溜走,否则,还真难轻易留住他。

    欧阳明月仍垂闭着双目,在绝对的黑暗中睁眼视物,反倒会令自己的反应迟顿几分。相反,闭上眼,感之力会更清晰灵敏许多。

    嗡!

    黑暗中的精瘦老者似现了某种细微的契机,毫不犹豫地再次动袭杀,精芒乍闪,一抹森寒的杀气从欧阳明月的身侧飘浮不定的袭来,直指咽喉部位。

    这一剑闪烁变幻,剑势的轨迹很难辨识,一个预判有误,有可能再次受创,甚至丧命。若不是黑暗中,这一剑根本形不成任何威胁。

    故而,此时的欧阳明根本没有去捕捉格挡这一剑,整个身形倏然凌空拔起,一抹淡蓝的寒光从脚底一划而过。

    精瘦老者势在必杀的一击再次落空,亊实上,面对强过自身许多的对手,若想要一击见功,无疑是痴人说梦,后续的手段才是真正的杀招。

    精瘦老者在黑暗中精准地判侧着对方闪避的方位,锐利无铸的剑势随着欧阳明月拔高的身形飞撩而上,一旦被撩中,倾刻便会被其从中被切割成两瓣。

    千算万算却算漏了对方拔起的度和攀升的高度,这也是精瘦老者力所不及之处,每每总是稍差一线的原因,非旦功败垂成,同时也彻底的暴露了自己的存在。

    落英初现!

    一直融入暗夜中的精瘦老者,这一刻终于现出了身形,欧阳明月的剑再次出鞘,长剑飞掦间,七瓣落英同时飞旋而出,在黑暗中宛如七点闪亮的寒星,直奔对方全身七大致命要穴,比之对方之前的一剑七星,无论在度,力度,角度上不知强上多少倍。

    精瘦老者上撩的剑势巳到极致,后续无力,心中暗唤一声不妙,正欲回剑后撤,斗见七点杀机凛然的精光飞的旋动着,扇形的扑面飞袭而至,人在虚空,躲闪巳然不及,骇然中身形骤然一缩,朝着下方急坠而下……

    啊……

    空寂的夜中传出一声凄厉的惨呼,四下回荡,久久环绕不息。空中随之坠下一物,骇然是一只齐肩而断,血淋淋的手臂,坠地之后手指间还微微地抽搐几下。

    地面留下一溜血渍,精瘦老者袭杀无功反暴露出形迹,被对手反袭杀,掉了一只手臂,却是侥幸换回一条命,惊惶地再度融入暗夜中,空气中再也捕捉不到任何气息,想必巳负伤远遁而去。

    一埸暗夜中的搏杀,前后只持续不到一刻了,可谓是惊魂动魄,步步杀机,欧阳明月以小腿受创的代价,斩下了对方的一条手臂,怆惶隐遁而去。

    守在?口前的一众龙凤虎亲卫,居然没人现这精瘦老者是如何遁逃的,足见对方的潜隐之术十分高明,尤其是黑暗中,再想要继续追杀下去,几乎不会有什么结果。

    精瘦老者的意外脱逃,对龙狮卫绝对不是一个好的消息,意味着他们的行踪很快就会暴露,事情即已生了,也没人报怨,如今已深入了飞霞城的地界,接下来,龙狮卫的路将会非常凶险,稍有不慎都将面临全军覆灭的危机。

    消息很快便传回了飞霞城的城主府,住扎城外的十个军营,各自抽调出十万大军,在地方武装的配合下,对数百里区域展开了全面的搜索。

    与此同时,飞霞城的边界都被彻底的封锁,连只苍鹰都飞不过去,各路大军在同一时间内,都接到一道内容相同的命令;有一支五千人的军队闯入了地界,非常凶悍危险,一旦现须全力阻截,围剿。

    "现在,我终于算是明白了,每一个成功者的背后,都拥有着一双坚韧不拔的脚。"

    当云无影传出原地体息的指令时,胖子欧阳无忌已喘着粗气,一屁股坐河边的沙土上,无尽感慨的出声道。

    "切!看你这一堆肉,至少已掉了七八斤,应该说,能减肥的人,都必须有双铁打的脚!"云无涯脱下鞋子揉着脚,冷声嘲讽道。

    "你们说,这些天我们走了多少路?"罗惊鸿一头倒下河滩上,望着天空,喃喃道。

    "谁知道,总得有有三五千里了吧?"龙一走到河边,俯身捧起河水,咕噜咕噜地灌了起来。

    "呵呵,我们回去后,迎接我们的是鲜花,掌声,还是丰厚的奖励?不过,看飞霞城的这阵势,别一不小心,都成了阵亡的英雄!"胖子自嘲地咧着嘴哈哈道。

    "死胖子,不会说话就闭嘴,你这是诅咒自己,还是希望全军被当死亡名单处理?"云无涯直接将鞋扔在了胖子脸上。

    云无影率领龙狮卫离开青柯寨后,便一直寻机突出飞霞城的地界,只是所有的出境通道都被布下了天罗地网,硬闯的结果会损失惨重,万不得已不会冒这个风险。而继续留下来后果就是疯狂的逃逸,四处都庞大的军队在运动搜索,行踪一旦泄露,再想要脱身就难了。

    龙狮卫穿插,迂回的度是常的,所以才能每每从对方两军之间的缝隙,有惊无险的脱出,尽管如此,三日来都处于这种疲于奔命的状态,连合眼休息一下的时间都没有。所幸这支军曾受过特殊的魔鬼式训练,否则,绝对彻底的崩溃了。

    一个将军率领着七八万大军,曾一度现了龙狮卫的踪迹,挥军追击了一天,却总是差上那么一点便能将这围困住……第二天,又再复制上演昨日的故事,最后,彻底失去了对方的影。

    "**!一群垃圾,逃得比兔子还快,算什么鸟军人?"将军怒骂出声,却遥遥看见一个金色人影,冲着他竖起一根中指。

    "猪呀!你带这么多人,周边更是多如蝗虫,不跑等着被围啊?"将军的耳边飘来一道讥嘲的语音。

    三日三夜无休止的奔命,龙狮卫终于摆脱了层层的阻截围剿,暂时潜藏在一处人迹罕至的峡谷间,可以稍稍地得到一点喘息修整的时间。

    云无影放松的躺在河边的一块大石上,望着逐渐西下的夕阳,静静的思考着接下来该如何做?即然已深入飞霞城的地界,那就不妨真的当一回强盗,将这一方土地搅得鸡犬不宁,同样可达到牵制对方出兵增援的目的,这也是少爷交代下来的任务。

    "无涯,你姐看上去笑得有些邪恶,你觉得她在想什么?"欧阳明月倚坐在云无涯身边阴阴的笑道:"应该是想到了什么阴狠的法子!"

    "也该轮到我们出口恶气了!"云无涯愤愤然的出声道:"被人撵成这般模样,真的太丢人啦!"

    远远望着云无影的纤纤玉指,在一张地图上指指点点,嘴角微微向上勾了勾;"就从这里开始―玉盘镇!"

    正所谓千里奔袭,出奇不意的给予对方沉重一击。然而,与此同时,同样有人在暗中谋划着一个针对龙狮卫的圈套,也在积极的酝酿中。

    白衣女子佇立在花园旁的池塘小石桥上,静静地看着一片片飘零的花瓣,从桥下的水流中飘过,风轻轻的拂过,面纱微微掦起,隐露出一张冷艳而精致的轮廓,绝美的脸庞。

    夏天清凉的雨后,清新怡人的气息,本应令人心情愉悦,但落花飘零随波去,却是最令红颜伤怀,白衣女子自也不会例外,此时,同样充满了淡淡的愁绪。

    慕容轻水微不可觉地轻叹了一气,思绪一下回到那件当下最为关注的事上,她虽一向不喜过问纷繁的世事,这次却是于公于私都无可避免被牵进了其中。于公,这支神秘的战队已深入了飞霞城的地界,所展现出来的强悍实力已成为了心腹大患,引起了军心民心的浮动,必须尽快而毫不留情的彻底剿灭。于私,无法拒绝大哥的请求,既然答应了相助,自然不会口是心非。

    青柯寨的一幕,只是投石问路的一步棋,虽然秧及了许多无故的人,但,战争,总免不牺牲,而最廉价,最大的牺牲,往往都缘自普通的民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