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四十四章阴差阳错

正文 第七百四十四章阴差阳错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零星的火光中,一个精瘦的老者,在十来位将领模样的陪同下,缓步走向烧成了一片焦土的现场,四周同时涌现密密麻麻的人影,不下万人。

    精瘦老者似对眼前的景象颇为满意,脸上浮起冷酷的笑意,身边的将领的恭维之辞,令其十分的受用。

    "总管大人一出手,当真不同凡响,足可抵万马千军,根本不须我等动手,便一把火解决了这些强悍的山贼盗匪。"

    "那里那里,都是二小姐布的局,可谓妙算呀!让你等捡了个便宜,回去领功吧!"精瘦老者打着哈哈,一脸得色溢于颜表。

    "只是都烧成了一片焦土废墟,实在无法统计数字,如何向上禀报?"

    "切,这也要人教,真不知你们这些人是如何上位的?"精瘦老者鄙视的扫了一眼身边的将领,阴冷的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全灭!"

    "说很好,全灭!"

    焦灼的空气中传出一道清冷的语音,充满着一股森寒的杀意,两旁的山林中突然涌现出大批的金色人影,冲天的杀气顿时弥漫开来。

    刹那间,一片片的金色人影从山林中腾空而起,天空中,毫无征兆的闪现出上千道如雪的刀光,挟裹着滚滚的雷动之声,霹雳电闪的对着地面上的万余士兵,狂斩倾泄而下。

    这雷霆万倾般的一击,在密集的人堆中轰然炸裂开来,血光骤然迸现飞溅,惊呼惨嚎中残肢断臂纷掦四洒。

    五千金甲有如狮如羊群,疯狂的杀入敌群之中,道道刀光所到之处,天崩地裂,血肉横飞。这突然其来的疯狂杀戮,令万余士兵魂飞魄散,大部分人连兵刃都未拔出,已是身首异处,血溅当埸,活着的那里还有胆气抗衡争锋,一个个状如癫狂的四下奔逃,看上去就是一埸单方面的屠戮虐杀。

    亊实上,云无影并不知道自己的行踪一直在对方的监控之中,进入山?之后,发现这青柯寨并不大,很难容下五千人隐藏,为了不暴踪迹,便索性全部潜入两旁茂密的山林之中,等待云无涯前来汇合。

    殊不知,却发现大批的士兵竟然悄悄的摸了进来,埋伏在山脚的丛林中,这才意识到被对方摆了一道,如不是由于自己的谨慎小心,阴差阳错的在无意中脱出对方圈套,只怕全军此刻已陷入火海之中。眼睁睁的望着一个寨子被烧一片焦土,她知道是自己这些人,连累了这许多与世无争的生命,唯有将这些丧尽天良的人斩尽杀绝,才能为这些无辜死去的生命讨个公道。

    黑暗中,有十来道人影朝着山?的出口处,踏空奔掠而来,云无涯的身体突然像陀螺般的旋转起来,整个人化着一团淡影。

    手中的星痕剑随之出鞘,闪射着幽蓝的光芒,点点星光在剑身上来回跳跃,旋转中的云无涯平平的挥出一剑,直朝着掠来的十数人横斩而去。

    这些人的装束都是将领级的人物,每个人都有不俗的修为,但见大势不妙,都是腾空逃逸,殊不知,正好被藏在?口的云无涯众人堵住。

    从震惊中回过神的这些将领,纷纷举起手中的兵刃迎挡上去。

    铿锵铿锵……一连串兵刃撞击的脆响,星痕剑与这些兵刃轻轻一踫,便一下弹了开去,只是在这一触的瞬间,一片幽蓝的星光从剑上突然的绽射而出。

    所有人都觉身上传来一阵强烈的麻痹感,手中的兵刃纷纷脱手飞出,云无涯的星痕剑回剑复出,借着旋转之力,在空中划出一道幽蓝的弧线光华,从每个人的咽喉间一抹而过,留下一点星光闪烁,这是他们在这世上看到的最后一点冷艳的光华。

    噗噗噗……一剑之威,十来位修为不弱的将领,被瞬间秒杀,每个人的咽喉都在喷血,纷纷相继跌落地面,倾刻变成了一堆尸体。

    "你走得了么?"欧阳明月口中一声娇喝,身形同时斜飞出去,横身挡住在一个从侧面逃窜的人影,是那被称为总管大人的精瘦老者,居然是个乾坤境初阶的尊者修为,难怪能避过云无涯的一剑之厄。

    嗡!

    欧阳明月刚稳住身形,但闻一声轻颤,一抹森寒的剑光似若蛰伏于幽暗中的毒蛇一般,以不可思议的最刁钻的角度,最恰当又出乎意料的时间,骤然发出致命的一击。

    这一击有若流星飞逝,快,快到了极限,令人根本无从反应,但见一点精光在眼前不断地放大。这才是真正的致命绝杀,充满了死亡的气息。

    这精瘦老者竟然还是一个顶尖杀手,当真令人始料不及,欧阳明月惊觉时,已是避无可避,退犹不及,这恐怖的绝命一击根本没有任何征兆,一点精光已突然的透体而过。

    这诡异的致命一击,是属于真正暗夜杀手的顶级绝命杀技,纵算有所防备也未必能躲得一击穿身的厄运。

    这一刻,精瘦老者眼中闪出残忍而兴奋的光芒,嘴角的笑意方才浮起,便露出了惊愕之色。本以为这一剑巳然刺穿了对方的身体,非伤即亡,可以趁势突出?口。却骤然发现长剑透出实体之际,却没有任何应有的阻力和着力感,似若洞穿的是空气一般,这种感觉非常不好,而且很威险。

    这一击来得太突然,太阴毒,欧阳明月的确没时间躲过黑暗中奔射而来的绝命一剑,惊骇中,身随念动,瞬间移形换位,原地留下一个残像,任由对方长剑直贯而入,真身下一刻巳出现在对方的身侧,长剑同时出鞘,一抹精光划破夜色。

    原本是必杀的死局,瞬息之间,情势斗然逆转,精瘦老者传出一声负痛的闷哼,留下一抹血腥味。却是随之隐入另一处黑暗中,很高明的潜隐之术。

    精瘦老者一击无功,即刻隐遁,单手捂着流血的伤口,黑暗中的一双目光依然锐利。

    "老夫很久没受伤了!而且还是在必杀的情势下。"精瘦老者喃喃道,嘶哑的嗓音显出几分惊讶和落寂。

    声音来自身后十米处,欧阳明月闻声并未回身,将背留给敌人本是武者之大忌,但精瘦老者却硬是没敢出手,事出反常,反倒令人更疑神疑鬼,唯恐有诈。

    "你竟然还是一个杀手,还是很顶级的那种。在飞霞城的地位应该不低吧?"欧阳明月声若寒冰地出声道。

    "老夫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暗夜就是老夫的王国,老夫想走,没人拦得!"精瘦老者的声音像是从牙缝中一字一句地挤出来,森冷刺耳。

    活落,黑暗中的人影骤然动了,等的就是对方心神间露出的一絲空隙,一点寒星在暗夜中爆散开来。竟然是一剑七星,直奔欧阳明月云无涯全身的七处致命部位,黑暗中认穴十分精准,根本就是天生的杀手。

    欧阳明月的眸光骤然收缩,身形同时幻出七个残像,对方的这一剑七星,是继续奔杀一个,还是分袭七个残像?

    精瘦老者稍稍犹豫的刹那,欧阳明月的剑已再次呛然出鞘,一步斜踏,手中长剑寒芒划空,趁对方七点星芒微滞之际,连人带剑从微不可察的间隙中电掠而过。

    料敌失机,对方细微的动作变化,似乎都在欧阳明月的预判之中,剑光未至,精瘦老者巳觉肌肤刺痛,嗅到了死亡的气息。一剑七星无功,身形倏地幌了幌,毫不犹豫地融入了夜色的黑暗之中,再难查觉到絲毫的气息。

    当精瘦老者的人影再次与黑暗融为一体,可怖的危机感瞬间提升到了极点,分分秒秒都会遭遇突如其来的致命一击。无影无踪无息,却又像是无处不在,颤慄的沉寂中,杀机仿佛在阴冷的暗夜中无声凝固了。

    欧阳明月静静地立着,双目微闭,盲目地在夜色的黑暗中搜索只会分散自己的心神,给对方可趁之机。那种对危机的敏锐触角,令全身的每个毛孔都舒张开来,在空气流动的气息中捕捉危险的信号。

    一絲肃杀的寒气,乍现即逝……

    下一秒,精瘦老者的剑已无声无息刺出,像夜空中掠过的风,却隐含着无尽杀机。

    欧阳明月的眉梢抽动了一下,判辨着这一剑的方位和角度,稍有误判便可能被其所趁,甚而溅血受创。

    不得不承让对方的确是杀手中的骄骄者,暗夜中的王者。有若蛰伏在幽暗中窥视猎物的毒蛇,只要抓住瞬息而现的机会,便会毫不犹豫地发起致命一击。

    诡异无声的一剑,电闪飞射而至,竟然是出人意料的贴着地面,如风一般划向欧阳明的脚跟部。如此出人意料的一剑,角度刁钻得令人匪夷所思,纵算欧阳明月的反应再神速,也依然未全部避开,挪步抬脚间,仍被划开一个口子,有血迸现,受创部位骤然传出一阵麻庠的感觉,对方的剑上竟然淬过毒。

    所幸欧阳明月身上最不缺就是丹药,陆随风一向心思慎密,设想周全,人在江湖河海行走,什么意外都可能发生,故为每人都准备各种类别的丹药,以备万一。云无涯不加思索地服下一粒解毒丹药,伤患处的麻痒之感很快顿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