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三十八章狭路相逢,勇者胜!

正文 第七百三十八章狭路相逢,勇者胜!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当下的势态除了拼死之外,似以没有更多的选择,云无涯果断的传令全军,立即组成五个千人三叠重合阵,彼此间前后呼应,形成一个庞大的三叠重合阵。?

    "布阵!"一声令下,五千龙狮卫将士人影闪动间,互相交替穿梭,忽左忽右,形影交错。无一点紊乱之状,人人脚下轻盈灵动,有若行云流水,呼吸间,一个重叠三角大阵便已迅地组阵完毕。

    这种战阵可谓是攻守兼备,每一角都有着强悍的冲击力,尤其在敌众我寡的情势能将损失降到最低限度。整个过程像是曾训练过千百次一般的纯熟,默契。

    噗!灰黑的夜空中突然暴出一团璀璨的火花,整支队伍顿时呈现在闪耀的辉光下,无所遁形。紧接着,四围丛林的阴暗中不断地涌出一批批黑压压的人流,层层叠叠,至少也有四万之众。转眼间,便将这片区域封得水泄不通。

    锵锵锵!空气中传出一片刀剑出鞘的声响,一股股浓烈的杀气顿时弥漫开来。成千上万的刀光剑芒闪射着锐利的寒光,齐齐指向被围在中央的龙狮卫,无数的人流四面八方的一步步地朝前挤压。

    一场众寡悬殊的绞杀,一触即。近十万对五千,胜负之数似无悬念可言。但十万只羊对一群龙虎,胜负输赢还真不好说。

    云无涯,胖子欧阳无忌等人,各自守护一角,以确保三叠重合阵的稳固。五个三角不溃,固若金汤。

    “杀!”云无涯一声冷喝,长剑锵然出鞘。

    “杀,杀,杀!”五千将士齐声同吼,声震九霄,风雷刀出鞘,气呑山河。云无涯当其冲,长剑再空中划出一道弧光,森寒的剑芒横跨二十米空间,朝着敌群斜劈而去。

    啊啊啊!......一道炽亮的闪过,幽暗的丛林中突然暴起一蓬血花,靠前排的近百道人影同时出惊天惨嚎,残肢断臂四下飞洒,瞬间倒下一片尸体。

    这猝不及防的雷霆一击,令围堵的敌群顿一阵惊慌错乱。云无涯趁势率众切入敌群中心。三角战阵在排山倒海的人流不断的旋动着,忽东忽西,所到之处剑光飞射,刀光如雪,剑气如虹,漫天血花绽放,挡者即死,触之即亡。己方同时也有数百名龙狮卫将士受伤。但与对方的伤亡对比,什么都算不上。

    一埸血腥残酷的搏杀,人人全身浴血,有敌人的,也有自己的。遍地横尸断臂,血流成河。

    经过几番惨烈的拼搏,敌我双方此刻似乎都杀红眼,彼此都在踏着自己同伴的尸身继续拼杀,战斗,直至倒下,又被身后的同伴践踏。空前的血腥,残酷,惨不忍睹。

    无论是千军万马的战场,或是江湖门第间的搏杀,狭路相逢勇者胜,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这些龙狮卫将士都接受过地狱般的特训下,经历过无数次九死一生的血腥厉练,早已练就一身坚韧不拔的心性和战力。面对数十倍于己的敌人,没有丝毫的惊惶和恐惧,只要还立着,必将战斗进行下去,直至倒下。

    敌方虽然人多势众,且都悍不畏死。但,恐惧和死亡是两个概念,恐惧有时比死亡更可怕,他们何曾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如此多的同伴的尸体躺在血泊中。

    也许上一刻,彼此间还在相互问候,勾肩搭背地闲谈说笑,下一刻却已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有的甚而手脚分离内脏四溢,死无全尸。心在颤抖,哭泣,撕心裂肺的恐惧无情地摧残着强大的心智,吞噬着勇气,逐渐流失的斗志让人开始选择躲闪,退缩。

    惨烈血腥的搏杀仍在继续,每一分一秒都有人不断地有人倒下,所有人几乎都是在踩着脚下的尸体战斗摶杀,却是没有人畏惧胆怯,三角战阵仍然坚稳,丝毫不乱,运转自如,强悍的攻击杀伤力让敌人感到惊惧,战栗。

    三角战阵所到之处,就像是一个锋利无铸的绞肉机一般,对方的敌群中已有人在开始选择有意的闪躲回避。无畏无惧的拼搏竟在重重的围困中杀出了一个数十米的真空地带。

    双方进入了一个短暂的僵持状态,龙狮卫将士也借此时机得到一点喘息,迅地恢复已将力竭的战力。

    敌方阵营中的高级将也同时在调兵遣将,重组战力,蓄势动更强的攻击。而不远处的敌军也闻风从四面八方赶来增援。

    龙狮卫已面临从未有过困局绝境,在敌方人海战术的不断碾压下还能支撑多久?如无意外的变故,必将死伤殆尽,全军覆没。

    "放出龙狮兽!战决,冲出重围!"云无涯厉声喝道:"狭路相逢,勇者胜!杀!"

    吼!千兽齐吼,山摇地动,林木悚悚。龙狮卫将士风雷刀齐齐斩出,趁敌方阵形散乱,立足未稳之际,千百道刀光夹着兽吼雷动之声,山崩的般朝着敌阵狂劈暴斩而去。

    正当对方准备起新一轮的攻击,突然响起一片龙吟狮吼震天,地动山摇。这猝不及防的惊变让敌群瞬间陷入一片惊慌错乱之中。

    龙狮卫将士的士气却瞬间飙升到顶点,人人热血沸腾,杀气奔涌。在云涯的带领下,有若一把锋芒无铸的利刃,再次疯狂地切入排山倒海的敌群之中。

    跨坐龙狮兽的将士更是士气如虹,杀气惊天。趁敌惊惶错乱之际,一路左冲右突,几番杀进杀出,所过之处,刀芒如虹,飞斩狂劈,迷蒙的雾气中惊呼惨叫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血雨倾洒,残肢断臂四下翻飞。

    敌军势众,很快便从猝不及防的突袭中回过神来,迅地稳住阵角,正准备重新展开倾力的阻击围杀,同时等待四周的援兵赶来剿杀这支被困的军队。

    龙狮卫奋力浴血搏杀,踏着遍地横尸在敌方重重的人海中,生生死死的在敌群中反复的纵横相搏,只是为杀开了一条血路,意在突出重围。

    经过几番冲杀之后,龙狮卫雷霆一击之下,却十分突然地返身向外疯狂地扑杀出去,全军上下势如一柄锐利无比的尖刀,其势更有如滚滚洪流奔腾,一往无前,天崩地裂般的在重重人海中肆虐地碾压,撕裂,留下一片血海尸山,狂暴地杀出了铁桶般的重围。

    待敌方将领从惊惶错乱中回过神来,重新组织战力围杀时,笼中之鸟已然脱困而出,转眼间便消失在远处的茂密丛林尽头。

    "好险呀!这次差点没将全军都给赔了进去。"欧阳明月禁不住唏嘘不已的出声道。

    "是啊!如被这股敌军死死纠缠住,待四围的援军定会闻风而至,再想全身而退就难了。"罗惊鸿有些余悸犹存地道。

    "这只个意外的遭遇战,只怪天光渐暗,山林中雾气又太重,能见度更是太低,才会生这种突事件,也不算是判断有误。"欧阳无忌一脸苦笑的自我宽慰道。

    "世上最愚蠢的人,就是为自己的错误找足理由,以至心安理得。少爷说过,战埸上的任何一个微小的疏忽,都可能改变一埸战争最终的结果。"云无涯感触良深地道:"适才一役算是给大家上了深刻的一课,无论何时何地,一定要学会遵重每一个对手,危险往往深藏在终点。"

    ……

    "该结了!"慕容天水一脸轻松写意的望着帐外巳然逐渐西沉的斜阳,轻轻涰了一口美酒;"无论这军队是怎样的强大,百万大军围剿区区五千之众,都是举世罕见。本帅都是够高看了,给足了你面子。"慕容天水喃喃地自语道,嘴角溢出一抹残忍而又自得的笑意。

    残阳收敛起最后一抹余辉,沉沉的暮云渐渐合拢。山林中的一众敌军将领们见天光一下沉暗了下来,立即纷纷出全线撤退的指令。

    开玩笑!谁还敢在夜色中与这支杀神般的军队抗衡?光天化日下都且难见其踪影,更别说是在沉黑的山林夜色间了,纯粹是在等死,找死!

    几十万大军顿时人人脚下如风,纷纷惊惶不已的迅疾地撤出这片噩梦般的山地丛林。

    "敌军全线退出了山林!"龙飞悬于虚空之中,俯望着漫山遍野的人流潮水般的退出山林。

    "呼!终于坚持到了天黑!哼!敢不走,让他们全部死光光。"欧阳无忌吐了一口粗气,愤愤然地道。

    "人都到齐了吗?迅清点一下人数,立即赶往断崖!"云无涯迅下达撤离的指令。

    片刻之后,各大队都清点完毕,上百人轻伤,十数人伤势较重,竟无一阵亡。面对百万大军的疯狂围杀,搏杀血拼一昼,猎杀近十余万众,如此战绩传出去根本没人会相信。甚而比黑江大谷一役,绝对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怎么可能?"慕容天水恼怒摔碎了手中的酒杯;百万大军碾压五千之众,连一埸像样的围杀战都没有,竟还损失了近十万人。

    这到底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尤其是在这山地丛林战中,更是将猎杀的艺术诠释得淋漓尽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