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三十三章七星乱乾坤

正文 第七百三十三章七星乱乾坤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欧阳明月惊觉时巳是躲闪不及,横剑当胸,硬抗住满月冰轮的一击,生生被震得轰飞出去。??  身形未立稳,第二道满冰轮又是飞斩而至。

    噗嗤!伧促侧身避过的正面锋芒攻击,满月冰轮仍诡异地飞切过左臂肩头,划出一道口子,见红了,有血汩汩渗出,浸染如雪的衣衫。

    双方连翻搏杀交锋,慕容惊鸿却是累累受措,始终处于下峰,可谓险象环生,此时好不容易袭杀见功,岂会轻易放弃连续攻击的大好时机。掌中银扇光华绽放,一旋一转,一震;扇舞星辰!

    满月冰轮带着一抺血痕划身而过,欧阳明月还未及查视伤情,身体周边又骤然出现七颗冰彻浸骨的寒星,闪射着冷酷,凛冽的杀气。

    七颗寒星有序的排列着,彼此间似有一种玄妙的关联,如同北斗七星,绽射出凛然的辉光。

    欧阳明月眼中的瞳孔收缩成一线针点,神色凝重的注视着七颗寒星的运行轨迹,远远地又瞥见慕容惊鸿握扇的右臂上闪烁着点点星辉,周边浮现出一圈晶莹的光纹,看上去苍桑而古老,仿佛像似星辰轨迹。

    七星乱乾坤!

    慕容惊鸿扇面一抖微颤,意欲指挥七星起最后的攻击袭杀,一举解决战斗。

    缓缓旋动的七颗寒星,在这一刻,像是突然接受了什么指令,彼此间顿时一阵交错穿梭换位,仿佛与天际深处的星辰产生了絲絲缕缕的微妙关系。

    惊人的一幕生了,四周的空间突然一下消失了,整个人仿佛沉浸在一片浩瀚的天宇中,唯只见光华璀璨的"北斗七星"。

    轰!七颗星辰的光辉像是释放到极限,携带着恒古的苍桑气息,朝着孤独无助的欧阳明月奔涌席卷而去,那一瞬,时光好像在返流,星河汹涌倒卷。

    "极度危险的境地,充满着死亡的气息,这或许就是你的终极绝杀技了!"欧阳明月一身白衣飘飘,神情间沉静如水,没一点惊恐惶然之色,语音飘浮,淡定,从容。

    慕容惊鸿冷目灼灼地凝视着被七星辉光笼罩的欧阳明月,带着无比的自信,透出一抹胜卷在握的淡淡微笑;"在我"七星乱乾坤"的杀阵中,没有人可以全身而退,你的修为虽比我稍强一线,也不绝不会有所例外。"

    "是么?你未免也太过高看自己了!"欧阳明月话语仍是淡淡的,下一刻,口中却是骤然吐出一声娇喝;落英无情!

    这是落英剑法中的绝杀技,轻易不会使用,怎奈对方星辰杀阵太过凛冽,肃杀的星光无孔不如,任何防御在"七星乱乾坤"的杀阵中,都显得苍白无力,唯有以杀制杀,方能化解这诡异无比星辰杀阵。

    一声娇喝声中,欧阳明月手腕同时一抖一颤,一束剑光瞬间脱鞘而出,剑锋轻颤间,一道血色流光喷薄而出,一下切入对方的星辰杀阵中。

    一团炽亮的血色落英飞的旋动着,反卷逆转到了极限,突然"轰"一声爆裂开来。璀璨的红光中,骤然绽射岀七辨如血盈红的落英,快若流光电驰般的撞向七颗寒星,空气仿佛静止,唯见七瓣薄如蝉翼的血色落英极地旋动着,出金属切割般的尖锐声。

    寒星锋芒如剑,落英犀利如刃,彼此相互缠绕攻击,切割……点点银辉,火屑洒落四溅,双方的体积都在不断萎缩变小,随之玉石俱焚般的纷纷炸裂开来。七点寒星与七片落英在虚空中相互搏奕争锋,孰强孰弱?

    空间一阵扭曲,慕容惊鸿惊诧愕然的瞬间,七片缩小版的盈红如血的落英花瓣巳在眼前绽放开来。

    这怎么可能?慕容惊鸿的眼中透出一片不可思议的神情,面对七片蓄含的凛冽的杀气落英,没有时间让他进一步寻找答案,更是不敢稍有一絲托大,侧身微退二步,手中的银扇顿时幻起一片扇影,瞬间封住了七片落英所有的攻击角度。

    "给我碎!"但觉落英的攻势稍缓微弱的刹那,慕容惊鸿不失时机的豁然一声暴喝,扇势如山倾刻大涨,漫空劲气狂流飞舞旋转,七片飞旋的落英骤然微顿一滞,继而纷纷炸裂开来。

    "不好!"慕容惊鸿方才略微松了口气,眼角余光便见那些炸裂的落英碎片,却是骤然聚合为一,而后颤悠悠地突然在他身前绽放开来,那是一片盈红如血花瓣,无限轻柔多情的印在了他空门大敞胸口上。

    噗!

    花辨悠悠一落下,慕容惊鸿顿觉胸脯如遭重击,"噗¨地一口鲜血禁不住的喷口而出。

    事实上,落英碎片聚合的刹那,他便巳大觉不妙,但,此时再想回防巳势所不能,唯有眼睁睁地看着那多情唯美花瓣趁虚而入,十分温柔的印在自己胸上。

    小小的一瓣落英却蓄含强劲无比的玄力,温柔多情地贴在胸口,随着落英花辨再次崩碎,爆裂,整个身躯像似突被一股重力猛击,轰然倒飞而去。

    落英无情!"道是有情却无情",这才是有情中蓄藏着无情,这一个"情"字恰恰就是最致命的杀机。

    慕容惊鸿跌飞出去的瞬间,便已知道自己巳经败了,脑中仅存的一点清明告他,败的结果是什么?

    他做梦都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沦落到这种被人追杀到上天无路的境地,一向高高在上的他,此刻唯一的念头,确是只有一个字"逃",只要能活出升天,今日之耻誓必十倍还之。

    轰隆隆!

    七八株碗口粗的树像是被陨石砸中一般,哗啦啦的从中折断,倒下一片,残枝落叶四散纷揚,一时间令人目难视物。

    欧阳明月很快便意识到对方的企图,慕容惊鸿却是借着这跌飞之势,人在空中强行猛提一口真气,生生震断身后的一切障碍物,让坠落的身形一下拔高数米,双腿一蹬一缩,整个人倒翻而出,瞬间折向窜入侧面的丛林中……

    "想逃!"欧阳明月一声娇哼,手中长剑飞揚,一束红光绽射而出,隐约可见一片殷红如血的落英,划出一道凄美的弧线,瞬间破开落叶的阻碍,直朝人影飞窜的方向一闪而逝。

    啊!

    沉寂的山林间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呼,余音环绕,回蕩,闻之令人毛骨悚然。

    良久,树声沙沙,鸟儿惊啼,丛林深处的某一个角落多了一滩血渍,一根只刚才被斩落的手指,还在微微的抽搐着。

    "果然逃得比兔子还快!"欧阳明月之前也是在误闯误撞中才遇见了慕容惊鸿,若大的莽莽山林中,想要刻意的去追寻一个惊弓之鸟般的逃亡者,几乎与大海觅针没多少差别。如果知道从她眼皮下溜走的竟是飞霞城的少城主,或许就另当别论了。

    总之,留下了一根手指,也不算太过郁闷,同时放弃了继续追杀的念头,否则,遭遇了重创慕容惊鸿可就真的在劫难逃了。

    日上中天,被巨石封堵的峡口在数万将士的势力下,终于被重新疏通开来,谷内的情形简直惨不忍睹,每一寸土地都被鲜血浸染,宛如一条血色的通道,马尸人尸纵横交错的堆积如山,所幸还有数千伤残的将士仍还侥幸存活。

    却未见那位少城主尸体,询问之下,才得他已领着剩于的残部攀上峰顶逃出升天。领军主将这才稍稍松了口气,虽然惨遭重创,几欲全军覆灭,只要这位少城主还活着,就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否则,后果会严重到他这位领军主将难以承受的程度。

    ……又是落日斜照,残霞如血,广茂的原野却是一片叠叠重重的营帐耸立,延绵数十里,远远望去,吹烟袅袅,成千上万的落日飞霞旗迎招展,马嘶,人声一片沸腾。

    可以确定,这一望无际的驻扎军营,应该就是飞霞城的主力大军了,由于二十万先锋军战便惨遭重创,几乎全军死伤殆尽,更令人震惊的是交战的对方仅只有区区五千之众,在如此悬殊的数字之下,书写了一个精典的传奇战役。

    一座豪华的中军营帐内,上百名身着高级将领甲盔的武者,神色肃然分座两端,人人的脸上都透出异样的凝重。

    大军主帅慕容天水,身披紫金战甲端坐中央位,举手投足间,优雅中却是充斥着一种上位者的冷峻和威压。

    他的身旁却是坐着那位劫后余生的少城主,丢了一根手指的慕容惊鸿,苍白的脸上露出浓烈的怒焰,杀机,显得尤为狰狞可怖。

    "以区区五千众,摧枯拉朽的横扫二十万铁血先锋军,伤亡之惨重可谓是举世罕见。只此一役,已令我全军高昂的士气一落千丈。有谁能告诉本帅,这是一支怎样的军队,如何强大的存在?知己不知彼,接下来还会生比这更"耻辱"的事。"慕容天水带着一絲怒色出声道,并没有指责处罚任何人,因为此役最该问罪的是一意孤行的慕容惊鸿。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