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三十一章逃出生天才是王道

正文 第七百三十一章逃出生天才是王道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活着的人,不知踏出下一步,自己是否还能站着喘气。? ? 身边的同伴忽然有人仍下手中的兵刃,双手捂着脖子,虽看不见脸上的神情,却能嗅到一股浓烈的血醒味,傻子都明白生了什么事,定是被人无声无息地抹了脖子。

    紧接着,便现自己也突然的飞了起来,骇然能看见自己的身体还在下面,头却不知了去向?惊愕之下便随之跌落下来,从此再无知觉意识。

    更有人暮觉自己额头冰凉凉的,伸手摸去却是热乎乎粘糊糊,眉心处骤然传来一阵椎心的刺痛,还没弄明白生了什么事,便一头栽了下去。

    暗夜,凄风寒雨,林木间,正在演绎着一埸血腥的屠戮,本是来猎杀人的,猎物却瞬间逆转成了猎手。随着时间的移动,峰顶林木间的惨呼凄嚎声逐渐的变得稀疏起来,但死亡的气息和血腥味却越来越浓裂。

    "撤!全体冲下山去!"慕容惊鸿骇然惊觉自己又掉进了对方预设的死亡陷时,巳不知有多少人死于非命,永远留在了这片林木间,变成了的肥料。

    当最后一声凄厉的惨呼在幽黑的林木响过之后,天地间骤然变得一片死寂。数千先锋军将士,悍不畏死的闯入林木中,连对手的影儿都见一个,便巳死伤无数,剩余之人但闻撤退之令,此时那里还敢稍留一分半秒,人人有若惊弓之鸟般纷纷夺路冲出林木,直朝山下外狂奔而去。

    漫漫长夜已尽,天边隐现出一抹鱼肚色,预示着充满噩梦的一夜已经度过,至于新的一天是否充满了阳光和希望,那就不得而知了?人,不管顺境或是逆境,总是这么期盼着,不是吗?

    纷洒的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住了,慕容惊鸿不知自己奔行了多久,翻过了几座崇山峻岭?全身的衣衫已被林木间的水雾浸透,身后一直跟着近百人,此刻已是尽数不知所踪,生死不明。

    此刻的他更是体力几近透支,如不是一股强烈的求生**苦苦的支撑着,只怕再朝前挪动一步都艰难,直觉自己简直与一只丧家之犬无异。只不过,现在是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继续活着,尽快的逃出生天才是王道,才能血洗今日之耻。

    万道霞光从树丛的缝隙间倾洒而下,笼罩着湿漉漉的身躯,暖洋洋的无比舒泰,这种美妙的感觉,也同时让他绷紧的心神顿时松驰了下来,一股难以抑制的疲惫感瞬间遍袭全身,估摸着应该摆脱了对方的追杀,双腿也同时一软,整个人靠着一株树身脱力般的缓缓滑坐了下去。

    奔命般的在高山丛林间逃窜了一夜,已身心憔悴无比,眼皮沉重得像是灌了铅,此刻就刀架在颈上,眼都睁不开来。

    风掠过树梢的沙沙声,林间鸟儿的"啾啾"清啼,都像是美妙的催眠曲,尽管如此,慕容惊鸿仍不敢在这人迹罕至山林中,就这样知觉全无的睡过去,或许一觉醒来已成某只妖兽的腹中餐,好不容易才绝处逢生的逃了出来,绝不能让这种事生,他还要雪耻复仇,血洗云岚城。

    唰,唰,唰……

    这是有物踩踏林间落叶出的声响,此时落在慕容惊鸿耳中,却是不压于惊雷炸响,所有的疲惫瞬间荡然无存,虽未睁开眼,整个人的心神已处高度的警觉和凝聚状态,似在辨别响声的来源,已做好了随时逃离,或出雷霆一击的准备。

    二十米,十米,五米……令人揪心提胆的踏叶声,嘎然而止。

    是妖兽,还是人?无论是那一种,此时对他而言都绝对不是一件好事。五米外的林木间,五彩霞光透过树枝的缝隙,编织了一张网,笼罩着一道身影。

    慕容惊鸿已从树杆下缓缓的立起身来,手中握着一把描金折扇,之前的疲惫之状荡然无存,整个人的体表透出一层晶莹的白光,四周的空气充斥着絲絲寒气,温度一下像是骤然降低了几度,浑身上下冷得有若万年坚冰永难消融,一米方园,瞬间铺盖着一层薄薄霜白。

    五米外的光照中呈现出一个娇小的身影,可以断定不是妖兽,而是一个人,甚至还是一个女人,一身雪白劲装裹身,一张孤傲清高脸上寻不到一点女儿家柔弱之态,看上去英姿飒爽,不乏铮铮霸气,英气逼人。

    虽然只是一个女子,经历了九死一生的慕容惊鸿早已成了惊弓之鸟,那里还敢稍存轻视鄙敌之心,更何况,能孤身只影的出现在这人迹罕至的山林间,且一身如雪般的白色劲装竟然纤尘不染,又岂会是等闲之辈?

    一道惊颤的目光,冷电般地透过树丛的缝隙人,落在霞光笼罩的女子身上,真心希望这只是一个偶尔的陌路相遇。

    "这位姑娘不会是特意出现在这里的吧?"慕容惊鸿试探着出声问道。

    "是,却也并非全是!"女子淡淡出声,语音宛如出谷莺燕,婉转清丽,不带一点烟火气。

    "哦,此话怎讲?"慕容惊鸿听得有些迷惑,但有一点可以确定,这女子并非是特意前来追杀自己的,不由得暗暗松了口气。

    "我叫欧阳明月,已在这片山林中前后追杀了九十九人,如果再上你,正好凑上一个整数。"那女子自报名讳,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已将对方当作了一个死人。

    "素昧平生,彼此无冤无仇,为何要杀我?"慕容惊鸿已从这女子的话中得知,那些跟随他的将士,已被眼前之人尽数猎杀,一团悲愤之火顿时涌上了脑门,眼眸中透出难以掩饰的杀机。

    "我虽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也不想知道,但,可以肯定,你绝不会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所以,即然遇到了,自然要除恶务尽了。"欧阳明月没见过这位少城主慕容惊鸿,至少能看出眼前之人绝非普通的先锋军将士,身份,地位定然不凡,更不会令其轻易溜走。

    慕容惊鸿想过逃走,一想到对方的追踪猎杀能力,顿时便放弃了这个念头,当下唯一的自救方法,就是杀了这个女子,而后,尽快的离开这片危险的区域。

    "那还等什么?"慕容惊鸿的眼中涌动着浓浓的战意,浑身上下的寒冰之气更加凛冽。

    "我在等你逃呀!"欧阳明月理了理略为凌乱的鬓;"与你那些同伴一样!"

    "我为什么要逃?"慕容惊鸿冷傲地撇了撇嘴;""我虽然看不透你的实力修为,但,直觉告诉我,可以勉力与你一战,鹿死谁手不可知。"

    "是么?与我一战,认为有几成胜算?"欧阳明月一身如雪的裙衫裹身,似若一片白云般飘然而出,给人一种悠然飘逸的感觉。

    "你看上去虽然清丽可人,却给人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慕容惊鸿毫不遮掩地道;"三成!或许我有些高估自己了。尽管如此,我仍会全力一战!"

    慕容惊鸿神色异常凝重地言道,身上的冰雪气息絲絲缕缕地透体而出,周边的二米之内,迅地铺满了一层白霜,惊人的寒气弥漫开来,阳光中撒落下无数米粒大小的冰晶,四散飞舞。

    双方相距五米,说话间,慕容惊鸿不敢有絲毫的托大,另一只隐在衣袖间的手突然微掦,虚虚凌空拍出一掌;晶雪纷飘!

    刹那间,骤见眼前寒雾迷蒙,一片,二片……十片,百片,漫空晶莹盘旋的雪片纷洒,转瞬间便将欧阳明月的整个身形笼罩在寒雾迷蒙的飘雪中。

    每片雪花都薄如蝉翼,轻灵地颤动旋舞着,闪射着晶莹透亮的光泽,美伦着奂,令人如醉如痴,疑是梦中幻境。心智稍弱者势必会沉迷其中,难以自拔。

    没有人敢小视这些由玄力幻化而成的梦幻般的飞雪,每片飞盘旋的晶雪花皆如刀锋剑刃般的锐利,沾者见血,肌肤瞬裂,深可见骨。实力修为稍弱的人,面对这些漫空旋舞的飘雪,直呼无处遁形,堪称是这世上最梦幻,最可怕优美的利刃杀器。

    欧阳明月见状,只是微觉惊诧而巳,岂会为其所获惑,她曾见识过诸如此类的绝学武技,可谓是殊途同归。

    飘雪如刃,与自己落英杀器几乎同出一辙,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换作常人一旦置身其间,势必心迷神乱,根本不知该如何化解这梦幻般的杀阵,唯有坐以待毙而巳。

    慕容惊鸿此时的双眸中更多了一份冰冷,更像是一座万年坚冰凝聚的雪岭,飞雪若锋,漫空旋舞,嗡嗡颤响中充满森然杀气,倒要在看看对方如何化解这晶雪杀阵?

    "这是……"这飞雪杀阵中怎会凭空生岀飘飘洒洒漫空落英,盈红如血,同样的灵动旋舞,闪射着更加透亮眩目的血色光华。

    慕容惊鸿透着絲絲冷冽之意的双眸中,忽然涌动一层惊诧之意,下一秒,骤见两种色彩分明的飘雪,落英,漫空纵横翻飞,一红一白,色彩分明,相互交错碰撞,彼此一触即散,纷纷碎裂开来,瞬间化为无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