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二十九章诱敌入瓮

正文 第七百二十九章诱敌入瓮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呜!……战争的号角响彻天际,五千龙狮卫金甲将士,以一埸以弱撼强的精典袭杀战,威震敌势,人人全身浴血,每个将士的战甲上都有殷红的血滴在滴答流淌。?  ?

    "冲出去!"云无影手中的令旗一展,出突围的指令,金色的三角战阵在排山倒海的万马千军中,不断地旋动着,忽东忽西,所经之处,刀光如雪纵横飞斩,漫空鲜血飞掦四溢,挡者即死,触之即亡。

    血腥残酷的搏杀,人人全身浴血,有敌人的,也有自己的。遍地横尸断臂,血流成河。

    敌我双方此刻似乎都杀红眼,彼此都在踏着自己同伴的尸身继续拼杀,战斗,直至倒下,又被身后的同伴践踏。空前的血腥,残酷,惨不忍睹。

    无论是千军万马的战场,或是江湖门第间的搏杀,狭路相逢勇者胜,颠扑不破。

    龙狮卫的五千将士都受过地狱般的特训,更是经过无数九死一生沙埸历练,早已练就一身坚韧不拔的心性和战力。面对数十倍于己的敌人,没有丝毫的惊惶和恐惧,只要还立着,必将战斗进行下去,直至倒下。

    对方虽然人多势众,且个个悍不畏死。但恐惧和死亡是两个概念,恐惧有时比死亡更可怕,他们何曾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如此多的同伴的尸体躺在血泊中。也许上一刻彼此间还在相互问候,勾肩搭背地闲谈说笑,下一刻却已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有的甚而手脚分离内脏四溢,死无全尸。

    心在颤抖,哭泣,撕心裂肺的恐惧无情地摧残着强大的心智,吞噬着勇气,逐渐流失的斗志让人开始选择躲闪,退缩。

    双方进入了一个短暂的僵持状态,双方都借此时机得到一点喘息,恢复已将力竭的战力。敌方阵营也同时在调兵遣将,重组战力,蓄势动更强的攻击。

    龙狮卫已面临困局绝境,在敌方人海战术的不断碾压下还能支撑多久?如无意外的变故,必将死伤殆尽,全军覆没。

    惨烈血腥的搏杀仍在继续,没有人畏惧胆怯,金色的三角战阵却是仍然坚稳,丝毫不乱,运转自如,强悍的攻击杀伤力让敌人感到惊惧,战栗。战阵所到之处,对方的敌群开始选择有意的闪躲回避。无畏无惧的拼搏竟在重重的围困中,生生杀出了一片真空地带。

    “杀!”

    龙狮卫的士气瞬间飙升到顶点,人人热血沸腾,杀气奔涌。在云无影的带领下,有若一把锋芒无铸的利刃,再次疯狂地切入排山倒海的敌群之中。

    趁敌惊惶错乱之际,一路飞斩狂劈,浴血搏杀,踏着遍地横尸在敌方重重的人海中,生生死死中的杀开了一条血路,随即突然返身向外疯狂地扑杀出去,其势有如滚滚洪流奔腾,一往无前,天崩地裂般的在重重人海中肆虐地碾压,撕裂,留下一片血海尸山,狂暴地杀出了铁桶般的重围。

    当对方从惊惶错乱中回过神来,重新组织战力,笼中之鸟已然脱困而出……

    飞霞城的前锋军,以数十倍的绝对优势展开血腥的围杀。看似满心胜券在握,结局令人捶胸顿足,撕心裂肺。

    这遍野的横尸几乎都是先锋军的士兵,至少不下于三四万之众。而龙狮卫却以最小的损失,最坚韧强悍的战力浴血重生,杀出绝境重围脱困而出。

    任谁都没想到沉寂软弱了近千年云岚城,竟会拥有如此强大而霸道的战力,以区区五千之众,力抗二十万飞霞城先锋军,以微小的伤亡斩敌数万,生生杀出一条血路全身而退。震惊,震撼,足以令人刮目相看。

    呜!……这是全线追击的号令,绝对的奇耻大辱,杀红了眼的先锋军万马奔腾,踏着同伴,战友的尸身,铺天盖天,杀气奔涌的朝着龙狮卫逃窜的方向,狂追而去。

    月色星光下的原野上,一团金色光影始终若隐若现,平坦的原野,七八里外万马奔腾的追兵,仍能准确的捕捉着逃窜的目标,拼命狂追不舍。

    一追一逃,双方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以龙狮兽的奔行度,如想要摆脱对方的追击,根本就不是一件难事,早已去得鸿飞冥冥,那里还会见得着踪迹。

    唯一的解释,就是龙狮卫的此举必然藏着深意,像是刻意诱敌来追,这一切难不成都是事先精心谋划好的一个局?

    从之前的故布疑阵,令敌患得患失的胡乱猜测,再以区区五千之众硬撼敌方二十万大军,雷霆的突击创敌数万,而后强势杀出重围,意在激对方的怒火杀机,失去正常的冷静判断,在雪耻复仇火焰的燃烧下,势必会不顾一切狂追猛进。

    果然,前方的数里处,像是已到了这里原野的尽头,远远望去,唯见一片连绵起伏的无尽山林,宛如一片幽深的海洋,无边无际。

    月色星光下,跨乘龙狮兽的五千金甲稍稍的调整了一下方位,飞地冲入前方的一条幽深狭长的峡口,身后却是蹄声如雷轰响,十数万追兵蜂涌而来,却是硬生生的齐齐止住前奔的军马。

    这道峡谷幽深而狭长,两端更是是峭壁千丈,飞鸟难越,如果内中设有埋兵,一旦闯入其中,只须两头一扎,便可兵不血刃将这十数万大军活活困死在谷内。

    这只是一个最普通的基本常识,根本不需要什么智慧谋略的判断,是个人都知道。留给全军主将的只有一道选择题;一是对方被追得上天无路,荒不择道闯入峡谷,二是,谷内的确设有伏,此举完全是在诱敌入瓮。该何去何从?

    "峡谷内似有杀气弥漫!"那位领军主将神色凝重的皱着眉道:"如此险要之地,冒然入谷,绝对是兵家大忌。 "

    "为将者不可总是这般畏畏尾,瞻前顾后。"一旁的慕容惊鸿脸上露出明显的报怨和不满之色,冷冷的出声道:"之前如不是将军优柔寡决,错失了战机,我军怎会遭受到如此惨烈的重创,这是飞霞城恒古未有过奇耻大辱。所以,如不乘势将其一举斩尽灭杀,有何面目再立于天地之间,更无法对主帅交待。"

    慕容惊鸿的确说得没错,怪只怪当时的情形太过诡异,原以为对方只是在虚张声势,没想到真敢以五千之众攻击二十万大军,直到现在仍几疑是梦。

    然而,这种匪夷所思之事的确是生了,领军主将不由得有些悲凉的苦笑了一下,不得不承认,他之前若是多一分决断,少一絲顾虑和犹豫,或许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了,此刻只怕正沉浸战告?的庆祝中,怎可能让区区五千之众轻易从容的突围而去,也不会面临这种进退维谷的艰难选择了。

    这幽深狭长的峡口中的确弥漫着时隐时现的杀气,令人全身毛孔警觉的舒张开来,传递出一种十分危险的信号,他仔细地回顾了之前生的每个环节,越的觉得这一切从头到尾都是一个精心预设的局。

    这个布局之人,需要多大的胆魄,谋略,以及对人心的精准把握,每个环节都必须做到絲絲如扣,包括对时间节点上掌控,稍有一点差池,这五千之众将无一能生还。

    "将军还在犹豫什么?事到如今,我们还有多余的选择吗?"慕容惊鸿已被从未有过的奇耻大辱蒙蔽了心智,血液中滚荡着的都是雪耻复仇的火焰,失去了往昔沉稳多谋的本色,完全是一副神来杀神的模样,扫视了一下身旁将士,人人脸上一片坚毅之色,沒一点畏惧之状,都是充满了悲愤复仇的怒火。

    "战机稍纵即逝,对方一旦窜入深山大泽之中,无疑是纵虎归山林,再想要围剿,只怕遭受的损失会更大。更何况,还真不信对方之中还有如此神机妙算之辈?"

    慕容惊鸿所言不无道理,除非强忍的喝下这杯耻辱之水,望谷而止步,而后带着无尽屈辱和沮丧,悻悻而去。

    领军主将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投石问路!先派一队人马冲入谷去,探探虚实,摸清谷内的地形地貌,再作定夺!"

    令出如山!就算心存异意也须不折不扣的执行,一个千人战队轰然领命,下一刻,战马嘶鸣,蹄声如雷,卷起漫天尘土,飞沙走石将一千将士裹入其中,直朝谷中奔腾狂冲而去。

    蹄声过后,谷内又是一片沉寂,可以确定,冲进去的这队人马并没有遭遇想象中的伏击。

    约莫小半个时辰,一骑如风的从谷内奔行而回;"启稟将军,谷内并无任何异常现象,只是道路蜿蜒曲折,九转十八弯,全程约有七八里之遥,我军已在另一端的豁口严密布防,谨防有变!"

    "呵呵!果然是风声鹤立,虚惊一埸,白白失去一次灭杀对方的大好机会,不过,亡羊补牢,为时不算太晚,传令大军入谷,彻底剿杀这条漏网之鱼。"慕容惊鸿一脸振奋的朗声言道,隐对这位领军主将的优柔寡决心存不满。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