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二十五章三转摄心魂

正文 第七百二十五章三转摄心魂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青凤的枪势反击,竟然后先至。 每一枪都迅如疾风电闪,诡异无比地袭向对方的全身要害,迫使月长月在这惊天一击之下,不得不回刀自救。攻防顷刻颠倒转换,令他顿然生岀一种深陷泥潭的憋屈感,直欲令人呕血。

    一时间,枪锋金芒纵横,挥洒自如,迫使对方硬挡硬抗,挡一枪,退一步,抗一枪,退两步。一个攻得急,一个退得快,彼此的枪锋不断碰撞,爆出一声声无比刺耳的炸响,令周边的空气像水波般荡开无数波纹涟漪。

    月长老从凌厉霸道的攻击,到被对方如影随形般的步步逼杀,此间的势态逆转只在呼吸之间,此时非旦连出手反击的机会都没有,甚至还须揪心提神防范对方的袭杀,可谓是憋屈恼怒到之极,这是何等的耻辱和蔑视,"乾坤尊者"可杀不可辱。

    潜在的力量轰然迸,身形微侧,忍着再次被一枪透肩的痛苦,手中的黑色的镰刀同时削向对方的咽喉部位。似欲以伤换回失去的先机,摆脱了一边倒的被动局面,赢得了反击的机会。

    以快对快,以力撼力,每一次的撞击,这位月长老都只感到一股股强力的反震,一缕缕气劲透过刀身传自手掌,手臂,一阵阵麻痛令握刀的手禁不住的颤抖不已,几乎脱手而出。

    这位月长老此时却是越战心头越是骇然,背心已然隐隐湿透,,自己竟然连实力修为都稍逊对方一筹,当真是大大出乎了他的意外。战到此时除了竭力格挡,几乎连一刀都已递不出去,照此下去必败无疑。

    心下一横,陡然拔身而起,双脚在虚空中连连蹬踏,整个身躯腾起数米,手中黑色的镰刀在空中划过一道诡异的弧线,将所剩的玄元力全部倾注在刀身之上,一束眩目的惊电仿佛从云层深处绽射而出,在空中留下一抹黑光闪烁的划痕……

    那束飞射而来的黑色流光,纯净而冷冽,蓄含冰凉浸骨的杀气,令人头皮麻,汗毛倒竖。

    青凤的眼中闪过一抹凝重,收敛起淡然自如的姿态,整个身躯犹似一柄欲待出鞘的利剑。随即当空缓缓地划出一枪,仿佛扯动千斤重量般的凝重,无比迟缓地划出一道圆弧金色光圈。

    那冷洌纯净的黑色流光,似若一滴墨色的晶莹水珠,悠悠地滴落在金色的圆弧光环中,突兀地爆裂开来,化出无数道锐利的流光绽射四方,流光如刀淩厉,锋芒无尽,意欲撕破,摧枯拉朽的斩碎一切。

    殊不知,却被一团回旋的金色气劲包裹缠绕,沉重的阻碍使其再难寸进分毫,强劲的锐利黑色流光在绵柔的金色劲气中不停地吞吐颤动,轰然炸裂开来,出一道道天崩地裂般炸响,震耳欲聋。

    死神眼眸之,三转摄心魂!

    月长老之前的一击只不过是在为这"三转摄心魂 "作铺垫,伴着一声阴冷的低吼,踏前一步,一片黑色的镰刀划破前方的天地空间,眼见骤然呈现出水天一色的迷蒙景象……

    噗!漆黑一片的空间,唯剩一线精光骤然在青凤的头顶上空分裂开来,无数黑色流光如天河反卷倒泄,每道流光都充满了铮铮杀气,更如同千吨陨石,潮汐般朝着青凤的头顶,滚滚砸下。

    空气中传出一声闷哼,如泄的黑色流光中有无数衣衫的碎片飞洒,呼吸间便被这些恐怖的流光搅成了粉沫。

    轰!

    在所有人的眼光中,青凤的身躯像是被一座巨岩砸中了一般,轰然跌落地面,巨大的爆裂声中,无数碎石四散飞溅,极为坚硬的地面竟然出现了一个大洞,而青凤的身形也同时失去踪迹。

    "呵呵!居然敢与我飞霞城叫板抗衡,简直有如螳螂挡车,不自量力。"之前还一脸郁闷沮丧的少城主慕容惊鸿,低落的心气又一下窜到了头顶。

    "只不过,这小丫头的确不凡,竟然逼出了月长老的"三转摄心魂",也算是虽死尤荣了。"

    那位之前被云无涯痛虐的老者蜷曲在角落,一出声便又咳出血来。

    埸下的所有人望着这一幕,门牙都差点咬碎,无数目光投向地面的深坑大洞……

    "咳咳!小丫头别心存幻想了,在月长老的"三转摄心魂"下,存活的机率几乎为零。"慕容惊鸿的话并非虚言,没人比他更清楚这"三转摄心魂"恐怖到了极致,绝对的有死无生。

    "是么?似乎没你想象的那么可怕!"就在这时,突兀地,一道淡淡的语音响起,当所有人的目光望向那塌陷的深坑洞口时,一道青色的人影却冉冉浮现出来,这是一个浑身包裹在青色铠甲内的娇小女子,一双凤目中点点青辉闪烁,宛如夜空星辰,正是之前被那位月长月的"三转摄心魂",轰入地下的青凤 。

    "这……怎么可能?"无数人禁不住惊呼出声,一直蜷缩在墙角的老者像是忘了身上的伤势,骇然的撑起身来,见鬼似的大张嘴,眼眸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望着包裹在青色铠甲内的青凤,凤目精芒闪烁,没一点受伤的模样,脸上随即溢出一抹冷然的笑意,

    一直悬浮在半空的月长老,脸上的惊色一闪而逝,嘴角微微扬起,一絲森冷的杀意流出;"小了头,你真的十分愚蠢,换着是我,会乖乖的呆在下面,而不是再度上来找死!"

    "你这死老头都还没有躺下,本凤儿怎会偷闲?"青凤的身形再度缓缓升腾,凤眸中有青色光芒流转;"之前都是你在动攻击,现在,也该轮到本凤儿出手了。"

    话音落下,青凤稍稍踏前一步,体内的金系灵力玄奥地运转起来,这一刻,一股无坚不摧的霸道气息自然流露而出,一种凤临天下,舍我其谁的威势冲天而出,蕴含着一种凛冽锐利的破天锋芒。

    "咦!"月长老心下轻了哼一声,下意识的微眯了一下眼,凝聚的视线中竟现有絲絲金芒绽射闪烁,其亮度有若太阳般的炽烈灼目,在这种光线中感觉到一股裂天斩地的无尽锋芒。

    惊愕中,微眨了眨眼,这些金芒变得更加浓烈,只觉自身仿佛一下置于一片金色的洪流之中,一波一浪的金流似若一缕缕金色的剑芒凝聚而成,所过之处,仿佛可以切割,撕裂,破碎一切,无可阻挡。

    "这是金之相,金的锐利精髓, 金之无坚不摧的无尽锋芒……这是……"

    金之灵环!青凤一声娇喝,凤眸如电,绽射万丈金芒,瞬间在头顶上空聚成了耀眼眩目的金色灵环,一股无坚不摧的无尽锋芒,笼罩着一方世界。

    感受到这股恐怖的威压,悬浮在半空的月长老,脸色一下子变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死亡威胁感,顿时遍布了全身。一片金色的洪流滚滚而来,呼吸间便将这一方空间完全的呑没,眼底被一片金色洪流浸染。

    吼!面对青凤的这道强横的攻击,月长老的喉咙间岀一声低吼,双眸中有一片黑色的汪洋滚荡,手中的黑色镰刀横扫而出,潮汐般的奔涌,似欲阻挡住金色洪流的滚滚挺进。

    轰隆隆……两股恐怖的元素灵力撞击,一连串震耳欲聋的轰鸣炸响,青凤释放出的金色灵环不断地切开黑色的狂流,无坚不摧的金之锋芒席卷……

    月长老被迫落下地面,一头灰白的絲四散飞掦,宛如疯魔,身上的黑色护体斗篷,在道道金芒肆虐的攻击中,被切割得百孔千疮。

    整个人不断地向后暴退,每退一步,坚硬的地面都会碎石崩溅,一连狂退了数十步,这才摆脱的金色灵环的恐怖攻击。脸上一片潮红,而后又变得一片苍白,冰冷的眼瞳中透岀一片惊悚骇然。

    作为慕容家的十大护法长老之一,自然无比的冷傲和霸道,惊悚归惊悚,不至被对方威势不凡的一击所震慑住,只是简单的阻挡拦截而已,却没想到这"金之灵环"的攻击力竟如此锐利强悍,不但将他的护体死神斗篷破坏得百孔千疮,还被击得狼狈无比的一连退了数十步,才堪堪稳住身形。

    让这位月长老真正彻底的怒了,冰冷的双瞳中堆满了森冷肃杀的寒意,口中冷冷的喷出一个字;"死!"

    随着这个"死"字的话音落下,一道无形的法则波纹从身上散而出,这一方世界瞬间变成了一片漆黑的墨色,百米范围内的空间尽皆被束缚,这是所独有战斗空间;黑色元素结界。

    与此同时,一头妖兽的虚影骤然悬浮在他的头顶之上,这是一头帝皇级的噬魂兽,应该是由黑色元素幻化而成,高达十来米,浑身布满了黑色晶莹的鳞甲,有着水桶般壮有力的四肢,一条丈余长的钢鞭铁尾在虚空中甩动着,散出惊人的狂暴气息。

    一双冰冷的眼眸盯着不远处的渺小人类,纵横无比的杀意一下笼罩在青风身上,似欲一口将其完全呑噬。

    "这是噬魂天兽!月长老竟然将战斗空间都施展了出来,看来真被这小丫头给彻底惹怒了。"慕容惊鸿唏嘘不已的惊叹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