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二十三章灭世刀

正文 第七百二十三章灭世刀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被一个小丫头弄成这样,简丢尽了飞霞城的脸,还不退下!"月长老恼怒的厉喝岀声,这是在给他找台阶下。??

    "哼!这笔帐记下了,迟早会十倍百倍的讨回来!"慕容惊鸿丟下一句狠话,目光怨毒的横扫了6随风和青风二人一眼,羞愤不已的转身离去。

    月长老目视慕容惊鸿离去,回过眼来才现6随风也不知什么时候悄然离开了,空旷的舞台唯剩下青风一人,仍在不停地摆弄着胸前的两条小辨,看上去一副娇小玲珑,清丽可人模样,绝对和打打杀杀的事沾不着一点边。如不是之前小小的露了一手隔空缚人技能,还真不会有人将她当回事。

    不过,看在这位月长老的眼里只能算是雕虫小技而已,况且还有偷袭之嫌,当然,虽说乘人不备,却能将一个半步尊者瞬间制住,也不是可以轻易做到的。

    尤其是一个未成年的小丫头,能拥有这种手段,足以让人刮目相看的眼前一亮。这位月长老自然不会例外,只是无论他怎样看,仍然还是那个清纯得不沾一点俗世之气的小丫头,仅此而已,再也捕捉不到一絲足以让人警惕的信息。

    一老一少,就这样静静地彼此凝视着,充满着一种即诡异,又带着几分嘲讽的色彩。

    满埸坐着一堆大老爷们,随便走出一位都是修为不凡,举足轻重的大人物,却是个个一脸绿,像**般的紧缩着,尽连一絲应有的胆色豪气都提不起来,眼睁睁望着一个寇豆年华的的小姑娘,义无反顾的出面挡灾遮祸,是个人都觉得无地自容。

    虽然没人认为此举可以力挽狂澜,但人人心中却都暗暗地怀着一絲莫名的期待,或许是初生牛犊不畏虎,无知者无惧,然而,能让这小丫头上去的人,又岂会是脑残的猪头?

    在坐的大人物们那一个会是省油的灯,再糊涂也不会忽视这种显而易见的事,所以,一切都不像看上去的那么简单,同样充满令人料想不到的变数和悬念。

    "啧啧!云岚城已堕落到如此程度,大老爷们都成了缩头乌龟,居然让一个小丫头片子跳出来挑战老夫,传出去岂非要笑掉天下人的大牙。"月长老露出无尽鄙视的嘴脸;"同时也是对老夫极度的羞辱,还是换一位有血性爷们上来吧!放心,老夫会留他一命!"

    "切!一个小小的乾坤境中阶而已,值得这般嚣张狂妄目中无人么?"青凤一甩小辨,面带不屑的掀了掀嘴角;"就你这老货,活上千年冲其量也就是一只不气器的老乌龟,成年缩在飞霞城中自吹自擂,便认为天下之大,舍我其谁!说句让你喷血的话,换个場会,连给本凤儿当个跟班都不够挡次,挑战你这老货,绝对是本凤儿一生最大耻辱。偷着乐吧!"

    哗!全埸顿时一片哗然,人人目瞪口呆,这是所有人听过的最毒,最牛,最大快人心的绝品骂词,全文干净利落,不带一个污字,却将人的尊严剥得一絲不存。

    没见那位月长老直听脸色连连变幻,由红变青,最后更是一片绿色,没喷血算是心脏神经够坚韧强大的了。尽管如此,还是须尽张,禁不住怒极而笑,笑得四周的空气出"嗡嗡"颤鸣,一身长袍无风自动,猎猎作响。

    "很好!这是老夫听过的最能掀动心底怒火杀机的恶毒言词,虽然老夫从不忍摧花折枝,尤其是刚出土的芽嫩苗。"月长老的眼皮抽了抽,眼眸闪过一道凌厉的精光,脸上的表情也逐渐的森冷凝重起来;"即然有胆站在这里,在老夫的眼里剩下对手,再无任何年龄性别之分。接下来,但愿你的那根毒舌,也像你的武技修为一般犀利。否则……"

    轰!月长老已领教这小丫头唇舌上功夫,真心的自愧不如,不会再给她开口出声的机会,乾坤中阶的恐怖气息,一下从身上蒸腾勃而出,一股墨黑的雾气像是遮天蔽日一般,笼罩一方天地。

    下一刻,手中骤然现出一柄巨大的镰刀,道道黑色的流光环绕,蕴含着一絲恐怖的死亡气息,这便是传说中的"灭世刀",唯有身具黑色属性的武者才能修习。

    这位月长老的心性果然够狠更冷,一出手便祭岀了这可怕的绝杀之技,足见其心中的怒焰杀机已到了极限,黑色的镰刀斩落,前方的空间顿时像镜面般的支离破碎开来,恐怖的空间乱流四溅纷射。

    "灭世刀之,斩灭万世!"阴森的嘶吼从月长老的喉咙间挤压出来,仿佛充满着死神的招唤,整个人形如同一座黑色的山峰傲立天地,一道迷蒙的黑色刀影,象征着收割生命的镰刀,似乎没有人可以抗拒躲避。

    四周一片漆黑如墨,充满着死神的气息,小丫头被笼罩在其中,所有人的眼中都流露出悲愤绝望的目光,却是爱莫能助。

    噗!坠入黑暗深渊的青风,身上突然绽放出万丈青芒,一道惊人的圣者气息喷薄而出,恐怖的威压幅散,整个人像是化作一轮青色的太阳。

    青凤此刻的手中,握着一杆玄红色的火焰飞凤枪,枪长两米有三,枪身带着玄奥的螺旋纹状和飞凤图案,枪刃呈四棱形,棱与棱之间有明显的凹槽,乍一看上去,仿佛像是一朵螺旋火焰在枪尖顶端喷射燃烧,浑然天成,绝对的一杆上品灵器;火焰飞凤枪。

    轰隆!

    枪如火凤旋舞,与斩落的黑色镰刀重重的撞击在一起,巨大的轰鸣声中,空间荡起一道道涟漪,所经之处,连台上坚硬的地面都掀起一层,碎石飞溅中瞬间化了粉尘。

    目睹如此恐怖的碰撞,仅是幅散的气劲余波就足以让人倾刻致命,更令人震撼骇然的是,黑雾散尽,所有人现那位强势霸绝月长老,居然被震得"蹬蹬蹬"的暴退十来步,这才稳住身形,脸上却是布满了难以置信的惊色,嘴角还有一絲血渍溢出。

    一个照面,还是这位月长老先出绝杀大招,居然会是这个结果?所有人都一下傻眼了,简单不敢相信生的这一幕,所有的目光视线都一下投射在青凤身上。

    那里还是之前那个清丽可爱的小丫头,整个人悬在半空,一身青光灿灿,手中火焰飞凤枪府视的斜指对方,严然一派傲视天地的巾帼风彩。

    这位月长老直到此刻才清醒的意识到,眼前这个小丫头的强大,完全过了他的想象,难怪能在不动声色之间,便将慕容惊鸿这个半步尊者轻易的制住,之前还认为是不入流的雕虫小技,适才一击,才知道是自己有眼无珠了。

    月长老深透了一口气,顿时排空了心中的负面情绪,已将这个人畜无害的小丫头视为了平等对手,甚至当作平生最艰苦的一战,他绝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倒在一个小丫头面前,这个结果简直生不如死。

    嗡!这位月长老不敢再有所保留,一道土黄色的光芒顿时从体内升腾而起,笼罩一方天地,整个空间的土元素瞬间爆动,飞快的迅凝聚成一个庞大的巨型黄色球体,旋转着,呼吸间便将悬在半空的青风一下包裹在其中。

    土系天地牢笼!

    月长老口中怒喝出声,黄色的球体光华顿时耀眼绽放,形成了一个独立的特殊空间,无数巨岩,陨石像流星雨般的纵横流窜,一旦被砸中,绝对的肉裂骨碎,非死即伤。

    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威胁,青凤的脸上仍是淡然如水,凤目中青辉点点闪烁,看不到一絲惊惶失措的情绪,手中火焰飞凤枪,一抖一颤,一只火凤的身影从枪尖脱体而出,凤爪如钩似刃,青色的火焰缠绕,闪电般的朝着土系牢笼的某处边缘俯冲而去。

    噗嗤,噗嗤,噗……

    火焰缠绕的凤爪宛如撕拉破麻袋的摧枯拉朽,天地牢笼就像纸糊的一般,瞬息之间,便分崩离析的被撕出了一个大窟窿,下一秒,青凤的整个人已化着一道青色的流光,一下闪电般的冲出了豁口。

    殊不知,青凤刚才冲出牢笼,月长老的攻击已然再度降临,漆黑色的迷蒙刀影,挟裹着浓烈的死亡气息,直朝青凤的头顶诡异无声的隔空斩落。

    青凤已经历过无数次九死一生的磨厉,敏锐的战斗意识己非常丰富,危机中,仍是惊而方寸不乱,手中的火焰飞凤枪斗然向上飞掦而起;火凤朝天!

    一只青色火凤再度从枪尖奔涌而出,凤嘴一张,火焰呑吐间,一股独特的炽亮炎火,直接涌向漆黑色的迷蒙刀影,顺着刀身瞬间进入月长老的手臂,炽热的高温令其不得不放弃攻击,闷一声,踉跄的倒退了两步,这才摆脱了火焰的缠绕,口中再次溢出一抹血渍。

    "小丫头可恶!"月长老顾不得拭去口角的溢血;"黑色长河!"手中的黑色镰刀飞的舞动,一道充满着死亡气息的黑色长河,划破天际,汹涌滚荡地朝着青凤奔涌席卷。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