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二十二章丛林法则,实力为尊

正文 第七百二十二章丛林法则,实力为尊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没想到小小云岚城中,居然还藏着凤,卧着龙!"这位月长老目光如电的望向6随风,眼神中带着一絲赞赏的意味,脸上仍是一片冷厉之色;"不过,出手也未免太狠毒了一些。?  ≠"

    "你老此言是不是太过武断?"6随风并没有被对方的气势所慑,如不是自己降落修为,也不会生失控的事,不过,这老者一直就在暗中守候着,自然对生的一切了如指掌,此时出面喝斥指责,摆明了是在护短,甚至借此滋事都有可能。

    6随风迅地判断了一下势态,选择了不卑不亢的应对方式,所以,也不会低调的说一些;对不起,抱歉之类的话。

    "这本就是一埸生死武比,都是双方之前约定的规则,何来狠毒一说?"6随风十分平静的出声道:"更何况,在你飞霞城的面前,我等本就是弱势的一方,如不是被逼到了悬崖边缘,自保都是唯恐不及,那里还生得起抗衡之心?"

    "是么?老夫怎没看出来?"月长老冷笑连连的撇了撇嘴:"可以告诉老夫,之前出战的小丫头和那年轻人是什么修为吗?"

    "你老不觉得这话问得有些大**份吗?无端动问他人的修为境界,这本就是武者大忌,我可以拒绝回答。"6随风脸色一沉,完全一副不受威胁的模样。

    面对一个乾坤境中阶尊者的強势威压,居然可以如此淡定,从容,不为所慑,甚至不惧触动对方的怒火杀机,真不知是脑子进水了,还是有恃无恐?至少台下的这些人,没一个有这份胆气,甚至都在为其暗暗的揑把汗。

    这位月长老的眼中有一絲怒火燃烧,就算是在飞霞城也没人敢对他如此说话,直觉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挑衅,尽管如此,毕竟是话了上百岁的人,早已过了冲动的年龄,更在乎自己的声誉,如同鸟儿珍惜羽毛。

    "敢对老夫如此说话的人,都安静的躺在了土里。"月长老不动声色的笑道,说出来的话却是充满着浓烈的死亡气息,没人怀疑此老已动了杀机,只不过当作这许多人的面,好歹也要制造出一个值得出手理由来。

    "月长老,这埸武比还没有结束!"慕容惊鸿从这位月长老的身后踏前一步的冲了出来,冷傲的眼神中仍是充满着不甘,堂堂的年轻辈第一人,怎可能会输给一个侍药小厮;"我承认,之前的确是轻敌了,才给了你可乘之机。现在,我会将你视为平等对手,让你毫无遗憾的死在我慕容家的真正绝学之下。"

    "够了!"月长老冷厉的喝斥道:"你这是想动用家族的禁招?可知道一旦施展,会对身体造成难以承受的伤害。老夫绝不允许这种事情生,退下吧!剩下的事由老夫来处理!"

    "月长老……"慕容惊鸿颜面尽失,心有不甘的力争道,那怕是面对家族中的月长老,也毫不退让;"这关系着家族的尊严,以及飞霞城的声誉……"

    月长老望着一脸心高气傲的慕容惊鸿,却是笑了起来;"你之前所释放的"冻结天下",就算是一位乾坤境初阶的尊者被困入其中,也难以毫无损的轻易脱身,而眼前的这个所谓的侍药小廝,非旦能从容的破解了这招绝学,还险些要了你的命。你还认为他还渺小,普通吗?"

    慕容惊鸿闻言有若当头棒喝,脑子顿时觉得一片混乱,这才意识到自己压根就没意并关切过对方的修为,此时认真的稍加探视,骇然现对方身上除正常的气息流露外,浑身上下宛如一潭清水般的透明,根本察慕容惊鸿不到一絲武者应有的玄力波动痕迹,这也太诡异了!

    "你不会认为这小子只是一个平凡的普通人吧?"月长老带着一抹玩味的冷笑,在慕容惊鸿的肩上拍了拍;"知道了吧!你面对的是一群扮猪吃虎利害货色,枉你聪明绝顶,却至始至终都被人玩弄于掌之间。老夫可有说错?"

    "这……"慕容惊鸿并非愚钝之辈,从头至尾的仔细梳理了一遍,不得不承认月长老的分析判断,禁不住惊出一身汗来,眼眸中奔涌恼怒羞喷的神光;"你竟敢布局设套阴本少成主?"

    "错得离谱!"6随风撇撇嘴;"你不过是在自己挖坑埋自己,自导自演,我等只是被强行逼上台的配角而已。难道不是这样吗?"

    "哼!纵算你舌绽莲花,今日不给一个合理的交代,后果会非常严重,这个你应该很清楚!"慕容惊鸿折扇一展,严然一副高高在上的强势之态。

    "交代?"6随风神色一冷;"脸皮真的够厚,败得一塌糊涂,应该给个交代的只怕是你吧?你不是一向十分喜欢扮君子,千万别做出尔反尔的事。"

    "那又如何?与奸诈之辈讲信誉,本少城主还没脑残到这种程度,凭你也配?"慕容惊鸿一脸不屑的出声,没一点无耻的觉悟。

    对慕容惊鸿的这种卑劣的表现,6随风没有一点愤怒和意外的情绪流露,像是早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将目光转向那位月长老;"你老在飞霞城中定然也是一位德高望众之辈,是不是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

    "公道?你小子未免也太过天真了,这世上有吗?"月长老戏谑的笑了起来,指着全埸之人不屑地出声道;"如果在埸之人,有谁能当場击败老夫,这公道自然就有了。否则,一切自然都该强者说了算,这就是丛林法则,实力为尊!"

    轰!

    这番话无疑是在向整个云岚城挑战,因为在坐的无疑都是位高权重的大人物,都拥有不凡的修为实力,足以代表云岚城的终极武力,这绝对是一种极度的羞辱和威慑,可谓是可忍,孰不可忍!

    顿时有数人毅然地立起身来,但,也仅此而已,因为全埸上百人,竟无一人能看透这月长老的修为境界,冲动的强自出头,不顾一切的冲上台去,也只是自取其辱,纯粹找死的愚蠢行为。所以,一个个怒气冲天的人影,都是无比沮丧羞愧的退缩了回去。

    空气中充满了耻辱的气息,所有的人都低垂着高傲的头颅,埸面一下变得鸦雀无声,弥漫着凄风愁雨的悲凉氛围。

    "姐夫,这么热闹的埸面,居然不告诉凤儿一声,真小气!"

    就在这时,一道清丽,婉转的语音,在死一般沉寂的場中骤然响起,所有人都抬头闻声望去,但见一个身着青色裙衫娇的小人影,像是从虚空中一蹦一跳的窜了出来,两根小辨在胸前晃荡着,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的模样。

    "这下真有好戏可看了!"紫燕喃喃地低语道;"这老头真够背,只能提前先为他默哀了!"

    "啥意思?"老祖之前如不是被紫燕强行拦住,差点冲上了台去,此时台上又不知从何处突然蹦出来一个小丫头,再听紫燕这么一说,脑子真的有点乱了;"这小丫头不会是上去应战的吧?"老祖说出这种不过大脑胡话,只怕连自己都不相信;"啧啧!老夫感觉快疯了!"

    紫燕不敢再接老祖的话头,嘴角挂着一抹讳莫如深的笑意,随即指了指台上,老祖张了张嘴,郁闷地叹了口气。

    "小丫头在这里捣什么乱,再不尽快下去,我不介意替你家长辈教训你一下。"慕容惊鸿皱了皱眉,一脸不耐的威胁出声。

    "白痴!"出这声冷哼的人,正是刚上台的那道娇小的人影,有谁敢肆无忌惮当面唾骂飞霞城的这位少城主,绝对数这只凤了。

    "小丫头找死!"慕容惊鸿何曾遭遇如此鄙夷不屑的唾骂,眼眸怒睁,目中杀机毕现,一旁的那位月长者正欲出声阻止,他的身形巳冲天而起,直朝青凤的立身之处飞掠而去。

    嗯!慕容惊鸿人在空中,不由轻"嗯"一声,自己在空中身体奔行了许久,却仍和那丫头保持着原来的距离,见鬼了!

    惊愕中,这才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巳被禁固在了空中,浑身上下似被一根无形的絲索牢牢地捆绑着,竟然无法动弹分毫,而且越是挣扎,絲索就勒得越紧,仿佛巳勒入了皮肉之中,整个人就这样静静悬浮在半空。

    "放了他!此刻不是杀人的时候。"6随风淡淡地出声。

    "哼!区区一个小小的半步乾坤境的尊者,也敢对本凤儿心生杀机,真不知是谁在找死!"

    慕容惊鸿的耳畔传来一道鄙夷不屑的语音,心神骇然一颤,这才意识到眼前这个小丫头,那里会像看上去的这么清纯可人,这才叫做真正的杀人于无形,如果对方要自己的命,甚至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砰!慕容惊鸿的身体从半空重重的坠落地上,像皮球似的蹦弹了几下,这才感觉浑身一松,手脚的束缚顿解,一个鲤鱼打挺翻腾而起,一脸潮红的垂掸着身上的尘土,神色间看不见一点想复仇的怒意,少城主的霸道脾气也不知去了那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