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一十九章白痴!说的是谁?

正文 第七百一十九章白痴!说的是谁?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仅凭一个人的杀气威势,便硬生的镇慑住了这些曾经不可一世的强者,一时之间,俱皆呆滞的大张着嘴,脸上都是充满了惊愕之色,随即,一道道悲愤的怒火从每个人的眼眸中升腾,一股股惊天的杀气冲天而起,尽管如此,却是再没一个敢轻易再跃上高台去。

    静,全场静得落针可闻。

    云岚城今次有胆站出来与飞霞城的强者同台抗衡较量,本就是一件令人惊悚震撼的事,更想不到是,竟连霸气威凌的乾坤境尊者也被毫无争议的重创落败,由此展示出云岚城不凡实力,已不再是那个可以任人随意揉捏欺凌的软柿子。

    没看见台下坐着的这些大人们,一个个腰背挺得笔直,人人脸上放光,久违的豪气信心溢于颜表,这些年轻的绝战力,足以撑起云岚城的这片天地,不管未来会生什么?他们都会不遣于力倾力支持。

    深坑中,那位惨遭重创的老者,面色灰白的站了起来,手中抱着被自己生生砸断气的儿子,目光怨毒无比的死瞪着云无涯,却硬是提不起一点反抗之心,可以肯定对方的战力绝对在自己之上,之前所使出的手段更是凌厉强大,像是还有很大的保留空间。

    一向积弱不堪的云岚城,什么时候一下冒出这许多顶级高手来,而且一个个年轻得令人眼红,之前为什么连一点蛛丝马迹的信息都没捕捉到?飞霞城此次的脸算是丢大,可谓颜面扫尽。

    老者心中的所想,正是慕容惊鸿此刻的深切感受,眼望着抱着儿子尸体蹒跚而来的老者,失魂落魄的模样那里还像是一位乾坤境尊者,这是他们此行中最强大的存在,已是且如此,试问还有谁能抗衡台上的这个杀神般的年轻人?

    就算有胆上去,也只是受虐找死的份,枉添一具尸体而已。慕容惊鸿绝对是个知进退,懂深浅的人,心思千回百转间,知道当下唯一可以逆转翻盘办法,就是由自己亲自出面,直接挑战那个侍药的小廝,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个只会躲在背后舞唇弄舌的傢伙。

    而且,此人还是自己未婚夫身份的有力竞争者,他若不幸死在武比台上,不但可挽回飞霞城的声誉颜面,同时也坐实了自己这个未婚夫身份,再无任何人可以轻易撼动。

    眼下让他头痛的是台上的这尊杀神,此时如果冒然出去,势必会被认为是上台应战,开玩笑,连货真价实的乾坤境尊者都被虐得没了心气,自己不过只是个半步尊者而已,或许连一招半式都接不住,便彻底的挺尸了。

    台下的老祖同样的大张着嘴,全身僵硬,心中更是掀起惊涛,因为他本身也是一个乾坤境尊者,虽然只是刚晋级不及,但却知道乾坤境尊者的强大和恐怖,挥手之间连空间都可以撕裂……

    而之前的一幕,尤其是那老者施展出的元素大手掌,换着自己根本就接不下来,硬扛的结果只会是非死即伤,更别说之后的那招"裂天绝斧"了,想想都心有余悸。

    然而,这个黑衫年轻人只是十分随意的击出一拳,非旦化解了对方的"裂天绝斧"杀技,甚至连土系的玄力护罩都被轻易击碎,这还是人么?

    "小燕儿,这也是你的朋友?"老祖醒转神来指着台上的云无涯,惊颤地出声道。

    "是呀!我们都是亲如一家的兄弟姐妹,他叫云无涯!"紫燕十分随意的回应道,而后,冲着台上的云无涯伸出一个大拇指,像是在顶赞他惊艳的表现。

    "他是什么修为?能如此轻松的击败一个乾坤境尊者,境界应该不低吧?"老祖居然看不透这个黑衫年轻人的真实修为,心中更是好奇不已,猜测着至少也有乾坤境中阶的实力,这已足够让人震撼的了。

    "这个……应该还差一点火候,一个契机,便能登顶了。"紫燕含糊其词的言道,直听得老祖一头雾水,满脸尽是迷惑之色;登顶是啥意思?

    非是紫燕不愿实话实说,如果直接了当的说出来,唯恐老祖失控的惊呼出声,思索也是一种消化和缓冲的过程。当今武道的巅峰是"生死境"圣者,差一点火候的意思是什么?

    "老天!半步生死境!"老祖恍然地张了张嘴,硬是将这一声惊呼活生生的呑了回去,心中的惊骇简直无以复加,难怪一拳便能重创一个乾坤境初阶的尊者,这老者真的输得很冤。只不过,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换作自己也难以避免。

    慕容惊鸿表面看上去似乎很沉得住气,手中的折扇一直很有节律的摇摆着,内心却是倍受煎熬,面对黑衫青年杀气铮铮的叫阵,即不敢应战,又不甘就此让输,否则,他此行的使命便算是彻底的失败,根本无法回去交待。

    殊不知,那位侍药小廝却在此时,突然的重新走到了台上,黑衫青年像是得到了什么暗示,口中冷哼一声,随之拂袖而去。

    呼!这尊杀神终于了!慕容惊鸿深深地长舒了一口气,心神为之一振,仿佛拨云见日般,再度显现出那种优雅自信的姿态。如果对方迟迟不上埸,他还真不知该如何收埸?

    不过,一切危机都已经过去,接下来便由他来上演逆转乾坤的大戏,而这侍药小廝无疑注定是个悲剧角色。

    6随风之前曾说过;"到时候我会给你这个挑战的资格,不会让你带着这种遗憾回去。"

    所以,他重新出现在台上,看上去为飞霞城一方解了危局,至少慕容惊鸿是如此想的,甚至还在心里鄙视的骂一声;白痴!

    "白痴!"这句话出自紫燕的口中,望着慕容惊鸿那副奸谋得逞的骚包样,紫燕忍不住厌恶的低骂一声。

    "小燕儿,你这是说6公子,还是在骂那位少城主?"老祖微皱了皱眉,实在有些看不懂这位6公子是在唱那一曲?明明局势一片大好,对方已无人再敢上台应战,也就意味着迟早都会自动认输,又何必画蛇添足的多此一举?

    "老祖不会是认为我在骂自己未来的夫君吗?"紫燕一脸俏皮的娇笑道,这话又让老祖呆楞的揣摩半天,直觉智商有些不够用。

    慕容惊鸿折扇轻摇的走到6随风面前,语带戏谑的出声道:"你本可做缩头乌龟,虽然很丢人,却能好好的苟且活着。为何还要这般愚蠢的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

    "我说过,不会让你带着这种遗憾回去。否则,岂非会让你郁闷终身!"6随风撇了撇嘴,露出一抹讳莫如深的淡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更清楚你是绝对不会让我活着离开这里。只不过,我又何尝不是在借你掦威树名?"

    "你凭会玩几手金针,就痴人说梦的想要击败我?"慕容惊鸿禁不住笑了起来;"说说看,你是什么境界修为,值不值得我动用真才实学?"

    "不知道!从没认真的测试过。"6随风的确没有打妄言,一脸坦诚的实话实说;"但,我却猜得出你是什么修为境,我说这话,你可相信?"

    "编,继续编!"慕容惊鸿不屑的冷笑出声;"你若是真能猜得出来,我会考虑留你一个全尸,有点尊严的去死。"

    "那倒不必!人都死了,尸体变成什么样都显得不重要了。"6随风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半步乾坤境尊者,有什么好牛的?没见刚才那货真价实的老者,自以为是的下埸有多惨,前车之鉴,千万别步了后尘。"

    "嘶!居然真的被你胡乱给猜中了!"慕容惊鸿闻言也禁不住露出一脸不可思议的神色。

    "猜?算是吧!"6随风也懒得过多解释;"在年轻辈的确算得上优秀,只不过,挑战我,是你一生中犯下的最愚蠢的错误。"

    "哦,何以见得?"慕容惊鸿不以为然冷笑出声,知道对方多谋善辨,不过是在故弄玄虚而已,絲毫没放在心上,仍是面带不屑之色

    "因为你在我的面前渺小得连蝼蚁都算不上,换过埸合,甚至连对话的资格都没有。"6随风说话间,脸色却是渐渐地冷了下来,看上去没有一点戏谑说笑的意思。

    慕容惊鸿见状,也是略微楞了一下,随即怒极而笑,一股强悍的气息从身上一下逸散出来,眼眸中战意杀机凛然。

    双方不再继续唇枪舌剑的争锋,逐渐的拉开距离,6随风仍是一副古井无波的模样,慕容惊鸿的身上气势却像是涨潮的海水一般,一股股对着6随风奔涌而去。

    "一个小小的侍药小廝,真不知你那来的这份自信?"慕容惊鸿冰冷出声,话音落下,手中折扇一收,遥遥隔空点出。

    前方空间在这随意的一点之下,就像平静的水面突然震颤,而后荡漾岀一道道涟漪波纹,与此同时,慕容惊鸿的左手化作掌刀,随着涟漪波纹的滚蕩,一下便出现在了6随风的面前,掌刀如电,直接劈开了6随风的头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