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一十八章隔山打牛

正文 第七百一十八章隔山打牛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云无涯这十分随意的一拳,瞬间便击碎了厚重霸道的元素掌印,恐怖的杀机一下笼罩住父子两人,就在老者微一惊楞的刹那,一股隔山打牛的拳劲,无声无息的透过老者的身体,轰然击在被他挡在身后那位青衫男子的胸口上。

    噗!整个人顿时高高的抛飞出去,鲜血不断地从口中狂喷而出,再度重重跌落在之前砸出的深坑中,浑身鲜血淋淋,胸骨直接塌陷了下去,四肢不住的抽搐着,无数血箭从迸裂的伤口处喷溅而出,望之触目惊心。

    "小子可恶!"老者的口中出一声惊怒的嘶吼,不明白挡在自己身后的儿子,怎会被拳劲击中?闪电般的冲向深坑,俯身抱起青衫男子,一阵探视,感受到体内还有一絲气息残存,心中一喜,旋即,脸色又一下阴沉了下去。

    青衫男子体内的经脉,已被一股绵柔的气劲尽数毁损,也就是说,即使侥幸捡回一条命来,恐怕日后也是一个彻底的废人,除非丹帝亲临,或许还能妙手回春。只不过,以他的身份地位,只怕终其一生,都没可能见上这类神龙见不尾的至尊人物。

    蒸腾的杀气一下从老者的身上冲天而起,将一枚丹药塞入青衫男子的口中,缓缓地从深坑中立起身来,怨毒无比的目光投射在一袭黑衫的云无涯身上。

    "你竟敢用这种阴毒的手段暗算我儿?"老者杀意森然的怒斥出声,心中虽想将对面的小子一掌拍成肉泥,但,能瞒天过海的使出隔山打牛的手段,又岂会是等闲之辈?

    毕竟是老而弥姜,愤怒归愤怒,一旦乱了方寸,非旦报了仇,接着倒下的反而一定会是自己。所以,他不会因仇恨而盲动,当然也不会让对方活着离开。

    "是么?这本是年轻辈中的生死武比,你一把年纪冲上台来搅和什么?"云无涯鄙视的冷声道:"制定规则的是你飞霞城,破坏规则的同样是你们。有目共睹,是谁在落败之后无耻的偷袭在先,而后又霸道的出手干扰生死武比?就算是丛林法则,我等也有防守反击的权利吧!"

    飞霞城的卑劣行径已引了众怒,如不是那姑娘反应得快,如不是这黑衫青年适时出手反击,只怕已双双遭到对方的阴毒暗算。

    这老者肆无忌惮的霸道登埸,已让这埸堂堂正正的武比变了味,台上这一老一少的诡异对峙,不再只是年轻辈间的抗衡比拼,已上升到两城之间的强强对抗。

    "哼!少在这里摆出一副君子嘴脸!"老者的眼眸中充满了怨毒之色,说话间,整个人已缓缓的升腾而起,杀气森然的望向云无涯;"在之前的情形下,我儿已重伤在身,完全失去了战斗力,你竟然还是对他下了杀手,用隔山打牛的手段险些要了他的命。你认为自己还不够阴毒吗?"

    "哦,竟然还活着?如此卑劣不堪的人品,有何资格继续存在下去,就算苟且的活着,也只是一堆毫无用处的行尸走肉而已,包括你也不例外!"云无涯望向悬在半空的老者,撇撇嘴,无尽鄙视的出声道,那模样像是一点没将一位乾坤境尊者放在眼里,引得台下的众人惊嘘不已。

    "你是在找死!"老者一脸狰狞的嘶吼出声,已完全失去了之前的冷静,无边的怒火直冲脑门,恐怖的乾坤境气息瞬间蒸腾迸,一道土黄色元素结界骤然笼罩四周,云无涯未反应过来,已被一个土系牢笼困在其中。

    厚重无比的土之力不断的向内挤压,似欲彻底的束缚云无涯的行动空间。乾坤境尊者一出手,果然威势杀气惊天。

    尽管之前曾一拳击碎了老者的元素掌印,显示出这黑衫青年的不凡,但,对方毕竟是一位货真价实的乾坤境尊者,而且已处于极度的震怒之中,如无意外,年轻人只怕有难了。

    台下已有人忍不住想要冲上去阻止这埸不对称的生死搏杀,却又见被困囚牢黑衫青年仍是一脸淡然,没一点惊惶不安的感觉,真不知那来的这份自信,从容?

    "你即然已对我出了手,那就等于代表飞霞城出战这生死武比了!"云无涯的语音滚荡,全埸的每个角落都清晰可闻,似在通告在埸的所有人,慕容惊鸿闻言并未表示任何异议,像是乐见这种势态的生。

    "这是你挑起的事端,触了一位乾坤境尊者的怒火,生死唯有各安天命!"慕容惊鸿十分无耻的朗声回应道,再次引了众人心中怒意,纷纷愤然怒斥出声。

    老者的冒然登埸得到了少主的力挺,心中踏实了许多,不再犹豫的冷哼道:"之前的一埸已经结束,老夫代我儿认输。但,接下来便是你我之间的生死之战了。"

    语音落下的同时,老者在虚空一步踏前,一股滔天的杀气从身上勃然迸,狂暴的土之力像波涛般的四下翻滚,恐怖的气势如浩浩狼烟升腾,一柄流转黄色光芒的大斧在手中出现,无边的杀意威压瞬间弥漫开来。

    裂天绝斧!

    一斧隔空呼啸斩落,天地色变,虚空仿佛崩裂,一柄接天的斧势嗡嗡震颤,空气都被一下挤爆,出延绵不绝的炸鸣声。

    天地间唯见一条条斧痕划过的黄色轨迹,满目尽是纵横劈斩的斧影,令人难辨虚实真伪,足见其对土系法则的玄奥运用,已达到了一个神鬼莫测的地步。

    这惊人的一幕,让全埸所有的人为之震撼,都在为那黑衫青年揪着心,揑着汗。

    面对这天塌地陷的裂空一斧,黑衫青年像是被惊吓呆了似的,居然不知闪避退让,仍是傻傻地静立着,完全没一点应有的反应。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视线中,斧光如电的突然降临在黑衫青年的头顶上空,一尺,下一秒绝对会劈开他的身体。

    直到这一刻,无数的惊呼声都涌到喉头,黑衫青年这才突然动了,他的右手骤然抬了起来,紧握成拳,一蓬耀眼的青光在拳头表面环绕流转,而后,冲天一拳击出。

    轰!斧光拳芒轰然撞击,云无涯的拳势看似悠悠缓慢,却是十分诡异的后先至,精准无误的一下轰击在裂天劈落的斧光之上。

    斧动山河!

    风云帝王拳!

    云无涯此时的双眼中似有风云滚荡,聚散离合间,拳势忽隐忽现,飘浮灵动,口中出冷浸入骨的声音。

    噗嗤!拳劲,斧光再次撞击,半空中的老者身形禁不住频频倒退,眼神中流露岀难以置信的惊色。一个年不满二十的小子,居然能这般强势的逼退一位乾坤境尊者,而且还一次次的化解自己引以为的"裂天绝斧"杀技,最后一絲轻视之心顿时蕩然无存。

    更是骇然现,由土之力和玄奥法则凝聚而成的"裂天绝斧",一阵颤抖不已,表面在不断的龟裂,咔,咔,咔……无数的裂纹在斧身上显现,随即出一声"呯"然炸响,一下化为无数土黄色的光点,彻底的破碎消散开来。

    在老者惊颤的目光中,那飘浮不定的拳势在击碎了"裂天绝斧"之后,那强劲的青色拳头像是去势未减,仍旧一往无前的飞迅挺进,呼吸间已无限贴近老者的身体,度快得连躲闪的念头都来不及升起,一蓬青光已重重轰在了老者胸口。

    轰!

    一阵轰然的爆鸣声,老者体表的土系玄力护罩一下崩裂开来,整个人随之凌空抛飞出去,口中殷红喷溅,血洒长空。

    人在高空,却是惊恐的双目园睁,充满了极度的不信,怎可能会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重创?自己可是一位货真价实的乾坤境尊者……噗!又一蓬鲜血喷溅而出,鲜红而惊艳!

    砰!浑身染血老者无巧不巧的跌入同一个深坑内,重重的砸在奄奄一息的青衫男子身上,彻底的断送了儿子的性命。

    这电光火石间的突然惊变,震撼全埸,几乎所有人都大张嘴,却是听不见一点声音。仅仅一个照面,堂堂的乾坤境尊者便重创得口喷鲜血坠地不起,生死不知,可能吗?

    "还有谁敢上台一战?"云无涯凌空而立,一双寒光冷浸的双眸扫视飞霞城的一众人群,黑衫鼓荡,黑无风飞掦,看上去虽不伟岸,却令人望而生畏,在心中留下难以磨灭的痕迹。

    如此年轻的容貌,如此凌厉的威势手段,给所有人的心灵带来了巨大的冲击感,尤其是一向强势霸道惯了的飞霞城众人,震惊的目光视线中,一道人影,如同万古长在的山岳一般,孤独的傲立在高台上,浑身上下散絲絲冷浸骨髓的惊人杀气,宛如一尊杀神。

    仅凭一个人的杀气威势,便硬生的镇慑住了这些曾经不可一世的强者,一时之间,俱皆呆滞的大张着嘴,脸上都是充满了惊愕之色,随即,一道道悲愤的怒火从每个人的眼眸中升腾,一股股惊天的杀气冲天而起,尽管如此,却是再没一个敢轻易再跃上高台去。

    静,全场静得落针可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