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一十四章那来的这许多恨和愁?

正文 第七百一十四章那来的这许多恨和愁?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彼此彼此!棋局如战局,尔虞我诈,瞬息万变,一朝错判满盘无力回天。你在欺我,我又何不是在骗你,胜负的关键在于对时机的把握掌控,该出手时莫徬徨,这和心性人品有关,所以,尽管你机关算尽,笑到最后的却总不是自己。"陆随风一脸鄙视地言道:"这才刚刚开始而已,看你这一派君子之风的模样,不会连输一局的度量都没有吧?"

    慕容惊鸿毁掉棋局,并非心存耍赖,这一局的棋谱已按常规记录了下来,而是对这个结果充满了懊恼和心有不甘,才会做出这失态的事来。

    陆随风在棋道上的确略逊对方一筹,这一局至始至终都处于劣势,之所以会以四分之三子的微弱优势惊险获胜,完全取决对人性弱点的深刻认知,万事都是人在做,了解几分人的共性和个性,便会有几分胜算。

    台上高悬的棋盘很快被挪走,棋道本是慕容惊鸿的强项,原认为可以先声夺人的拿下第一埸,却因为自己的心高气傲,视敌以轻,惊觉时己是回天疺力,接下来的比试绝不能再掉以轻心,每一埸的胜负都关系着全局。

    慕容惊鸿本是恃才傲物之辈,心气颇高,之前棋道受措之下顿感颜面无存,心中寻思着,自己在詩词一道上颇有天赋,时有灵感迸发,尤其是这临场即兴之作更是自己的优势所在,若无意外,应可挽回一埸。

    一念至此,很快便清空了心中的负面情绪,又恢复了之前的从容,自信,折扇开合间,尽显优雅,洒脱。即而提议,进行诗词一道的比试,而且是即兴作诗填词,由对方临埸命题。

    慕容惊鸿很有风度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意思是让对方先临埸命题。

    陆随风闻言点点头,而后不加思索地随口抛出一个"月"字。

    以"月"为题,听上去很是普通寻常,古往今来多少人赏月,谈月,吟月,却仍是道不尽的风花月夜情,若要情景交融的在诗词中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慕容惊鸿闻声轻皱了皱眉,折扇轻摇地来回踱了几步,深深呼出一口浊气,心境顿然一片空明,脑中忽有一道灵光暴闪,全身浑然微震,神色间似有红光迸发,眼底在这一瞬间像是浮现一弯月儿当空,微微昂首,语音似断似续,却又铿锵有力,富有一种特殊的韵律之美。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勾,

    寂寞梧桐深夜,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

    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语音袅袅回旋环绕,一句"无言独上西楼",便将人引入了画面,仿佛看见一个愁绪满怀,踽踽独行的形象跃然眼前,默默登楼,举头仰望天际,新月如勾,却是钩起多少旧恨新愁。垂首又见满目桐荫深锁住满院深秋,凄切的景物中,蕴含着多少恨愁……

    "好词!景中有情,却又情溢景外,此所谓无声胜有声,这种无言之衷,更胜嚎啕出声的痛苦涕零。"老祖口中喃喃出声的点评道,似乎也一下钩起了自己的许多恨和愁。

    紫燕也情不自禁的低语道:"果然将一勾弯月钩起的恨愁,表现到了一个淋漓尽致的境界。更将那种千絲万缕,说不清,道不明,挥之不弃的纷繁情绪十分形象地呈现了出来了。可是,这位养尊处优的少城主,那来这许多如血如泪的恨和愁?"

    陆随风合掌轻击,心中却是惊嘘不已,没想到竟连南唐后祖李煜的词都出现在了这片世界。

    望着一脸得色的慕容惊鸿,虽然知道这首"相见欢"的词,并非什么才情横溢的临埸即兴之作,不过只是抄袭了某人的不朽词作而已。

    "诗词歌赋皆是发自肺腑深处的呐喊和倾诉,不知你经历了多少沧桑岁月,何来这许多愁苦悲恨梗塞于心?"陆随风语带玩味的淡笑道:"词,绝对好得不能再好了!只不过,无病**的痕迹太重了,并非有感而发,太假了,实在不敢恭维!"

    慕容惊鸿闻言,脸上闪过一絲怒色,折扇唰地一收,冷哼出声道;"就你一介侍药小廝,又岂能领悟个中的高深境界?那是一种高于生活的艺术。少在这里挑刺,我这里便以一个"愁"字为题,你若也能无病**出来,这一埸便算我输!"

    "是么?"陆随风耸了耸肩,从座上立起身来,神色间没一点紧张的情绪,脑海里一下浮现许多抒发愁绪的诗词,很快便锁定了一首宋代才女李清照的词,而后刻意地酝酿了一翻情绪,这才轻柔自然的浅吟低语……

    "红藕香残玉蕈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好一句"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几乎一下感染了全埸的所有人,空气中也仿佛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愁绪。

    词句中蕴孕着一种特殊的韵律之美,设色清丽,意景交融,不仅刻画出四周景色,而且烘托出了人的情怀,对清秋季节起了点染作用。意境清凉幽然,颇有仙风灵气。

    花开花落的伤感情愁,既是自然界现象 ,也是悲欢离合的人事象征;枕席生凉,既是肌肤间的触觉,也是凄凉独处的内心感受。

    幽然凄美的情调,像是一个人从昼到夜的所触之景、所生之情。“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独自水面泛舟,愁情暗伤。再接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更构成一种目断神迷的意境。

    本应是月满时 ,上西楼,望云中,见回雁,但却是明月自满,人却未圆,雁字空回,而这一望断天涯、神驰天外的情思和遐想,无时无刻不萦绕于心头。

    尤其是“花自飘零水自流”一句,所展示的花落水流之景,更是象征着人生、年华、情爱、离别,则给人以凄凉无奈之恨。

    良久,没有掌声的赞赏支持,全埸上下却是传出一片此起彼伏唏嘘,叹息声,包括台上的慕容惊鸿也像是被这首幽然凄美的词,触动了心底某处的一根弦,禁不住长叹出声。

    同样是抄袭了某人的不朽之作,却有着不一样的无病**,牵引了无数人心底的恨愁,慕容惊鸿也不得不承认自已都深受了感染,在词之一道的争锋上像是又输了一筹。

    在接下来的诗,画比试中,慕容惊鸿显示出不凡的文道底蕴,才华横溢的将陆随风压了下去,夺回了失去的优势,或许是陆随风刻意为之,也未可知?

    双方在之前的争锋中,皆是两胜两负的战绩,似乎又一下回到起点,剩下的最后一项文道之战是"书法",彼此都不会再有所保留,尤其是慕容惊鸿一脸神气飞掦,在书法一道上像是显得底气十足,在书法界年轻辈那是绝对的颇有名气,平时上门讨教求指点的人,可谓络绎不绝,应接不暇。

    此时的慕容惊鸿也不再装什么涵养风度,这最后一局不会容对方再捷足先登,索性毫不谦让地拿起一幅卷轴,缓缓展开卷面,整个人气势为之一变,神色间无悲无喜,给人一种空明自在,幽寂忘我的虚无之状。

    心神合一的凝注于笔端之上,挥毫洒墨间有若轻风拂柳,又似溪水泉流潺潺淌过青青草丛,岩间石缝,轻柔缓急相得益彰,行云流水,浑然一体的跃然卷上;云来山更佳,云去山如画,山因去晦明,云共山高下。"

    墨落字字俊秀,坚挺有若崒竹傲立,随风摇曵却仍然故我。风骨韵味中透出高山空灵悠远的意境,云雾缭绕,忽明忽暗,山色高低错落分布。

    字里行间处处藏诗藏画,可谓是诗,画,字交融,将人引入静美和壮美的两种景象中,静而近于空无,幽而略带清寂,宛如太古之境,精妙绝伦。

    慕容惊鸿深吐了口气,似对自己的佳作十分满意,大有巧夺天功之能,对方要想在书法一道上超越自己,几乎没有可能。不由得踌躇满志地望向陆随风,潇洒地做了个优稚的"请"势。

    埸下传出一片赞誉,惊嘘叹息声不绝于耳,连陆随风也禁不住轻声击掌连连叫好称妙。

    "如此绝妙的佳作,想要超越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看来这最后一局,陆公子很难胜出了。"老祖甚感遗憾的叹息道。

    紫燕闻言只是抱以淡淡地一笑,以他对陆随风的了解,慕容惊鸿在文道上的造诣,差了不只一星半点,之前所胜的两埸,都是在刻意藏拙放水。如果锋芒太盛,势必会让对方警觉的意识到这是一个事先设好套。

    这一点,从陆随风此时淡然而宁静的神情间便能看得出来,缓步来到台中央,接着便做出了一个令人堂目举动来,只见他十分随意取了一个卷轴,突然掦手抛向高空,划出一道长长的弧线,离地面足有十米之高,这才嘎然而止,像是被人操控一般,卷轴随之习习地舒展开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