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一十三章天元杀局

正文 第七百一十三章天元杀局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台上的正中央静静地高悬着一块三米乘三米的棋盘,纵横十九格,不用问都知道这文比的第一埸,应该就是奥妙无比的围棋对奕了。 ?

    黑,白子对奕,在中央大6十分普及,其间包含天地万物的和玄机,沉迷于此道的人不再少数,在坐的大人物们几乎都有涉猎,不谙之道者难登大雅之堂。

    或许正因为如此,才将这黑,白子对奕放在文比的第一埸,足见这棋道,在文之一道中的重要位置。

    6随风和慕容惊鸿分别坐在棋盘前的两端,每人的面前都放着一张小方桌,上面有一盒棋子,一杯冒着淡淡热气的茶。

    场上除了两人之外,并没有看到应该出现的挂盘解说之人,确不知这棋子如何出现在棋盘之上?

    慕容惊鸿手持描金折扇,轻摇慢摆,状极淡定,从容,洒脱……

    6随风仍是一袭青衫,齐肩的长十分随意地朝后束起,看上去给一种朴实无华的感觉,宁静得有如一片悠悠飘浮的闲云。

    "这位6公子是棋道几品?"老祖皱了皱眉,对着坐在身旁的紫燕小声的问道。

    紫燕摇摇头,她也只是见过6随风对奕过一次,并未问过这个问题,只能实话实说的回应道;"曾经略有过涉足,应该算不得个中高手。却不知这位少城主是几品?"

    "高阶五品,算得上是此道中的强者。看来这一埸是有些悬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赢的机率十分渺小。"老祖轻叹一声,他本身就有四品的棋力,就算自己上去,也是绝对的有输无赢,更别说一个棋道莱鸟了。

    慕容惊鸿自视棋力深厚精湛,刻意让6随风执黑先行,展现出自己的大度谦让,严然显出一派君子之风。

    6随风只是淡淡的一笑,也不客气的曲指一弹,一枚黑子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稳稳落在棋盘的正中央"天元"之位,他曾用这一手"天元"布局,击败过南大6的那位棋道高手,对个中的变化已是了然于胸。

    如果一板一眼的布局行棋,还真未必是一位五品棋道高手之敌。唯有出奇不意的打乱对方的步骤节律,方有可能获得一线胜机。

    噗!一枚黑宝石般的棋子落在棋盘正中央,出一声轻微的颤响,全埸所有人目光视线,俱被这天马行空的一子所吸引,随即传出一阵此起彼伏的惊嘘声。

    "嗯!这是"天元杀局"!"慕容惊鸿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惊色,他曾在一位棋友处见过这"天元杀局"的对战棋谱,完全颠覆了以往的定式格局,震撼其画龙点睛的精妙,看似一步无用的闲棋,却无时无刻不隐射着锋芒杀机,给一种如虻在背,挥之不弃的感觉。

    仅是这开局的第一子,就已令慕容惊鸿这位五品棋道高手,心神为之一震,之前的淡定从容之色瞬间蕩然无存,代之而来的是凝重无比的沉思状。

    "这是什么布局定式?简直闻所未闻!"埸下的老祖眉头紧皱,喃喃的出声道:"这6公子真的懂棋么?这一子有如无根浮萍,毫无效力可言!而且,还是一种极不尊重对手的表现!

    此话若是出自旁人之口,紫燕绝对难以容忍,就算是自己的老祖,她此时的脸色也变得非常难看,嘴角微微地上掦;"时间已过去了一刻,仍未见这位少城主落子,老祖不觉得很奇怪吗?"

    "不应该啊?难道这其中真藏有什么玄机?"老祖也不由得认真的思索起来,皱头也逐渐的越皱越拢。

    慕容惊鸿足足犹豫了一刻钟,却迟迟未敢果决落子,手中折扇不停轻摇慢摆,额前隐有密集的汗珠渗出。

    终于,慕容惊鸿的手伸向棋盒,捻起一枚白子,屈指一弹,划出一道白色的弧线,落在棋盘左上角的三三位置上,由此拉开了战斗的序幕……

    一时间,棋盘上落子如飞,星罗棋布,黑白粘,靠,贴,断,相互纠缠各不势弱相让……一个霸气纵横,咄咄逼人,一个轻飞腾挪,见招撤招……

    棋盘上黑白双方正激战正酣,看上去白棋的实地占优,但,黑棋的一条长龙却是孤军深入闯进了敌阵之中,被白倚仗厚势之威,对其进行围追阻杀……

    "黑棋大龙只有一个气眼,四面都是白棋的厚壁,巳然突围无望,如不能就地做活,再造一个气眼,必败无疑。不过,对方绝不会给他这个机会,这盘棋几乎大局已定,毫无翻盘的可能了。"老祖十分老道地分析着棋局。

    此刻的慕容惊鸿却是折扇轻摇,一派好整以闲,智珠在握的得意之状;"瓮中捉鳖,网中之鱼,早晚都是个死字。别忘了,这可是挂盘对奕,此时投子认输,能留下几分颜面,否则……"

    "是么,我怎没看出来?"6随风品了一口茶,手中捻着一子,淡淡的笑道:"当真是棋品如人品,你的棋风霸道有余而后劲不足,导致全盘破碇百出,只须稍稍细加留意,便会现你始终腾不出先手来补那个致命漏洞。我可有说错?"

    "你这是在诈我?"慕容惊鸿的眼眸中闪过一絲微不可觉的惊色;"这种不入流的心理战术对我没用,一只眼的长龙还能活么?"

    事实上,双方都在赌,白棋杀气腾腾,步步杀机,黑棋这条长龙看似巳成了死局,却有着一招十分隐蔽的妙手,可以巧渡关山,连接归家。

    以慕容惊鸿棋道五品的眼力,又岂会看不出来,然而,正如6随风所说,他若是去补那个隐蔽的漏洞,6随风也无须再逃,便可以就地做出第二只眼来,成为一条活龙。

    所以,慕容惊鸿在赌,赌对方没有现这十分隐密的漏洞,只是不顾一切阻止对方做出第二只眼来,寻机再腾出手封住那唯一的归家之路。

    而6随风却是在实地上与对方的差距太大,若是早早的连接归家,仍然是一个输字,唯有不断地在对方的实地中乱冲乱撞,才能缩小彼此的差距。所以,他也在赌,赌这位少城主自视过高,会轻估了对方的棋力,误认为如此隐蔽的妙手,一个小小的侍药小厮绝对的有眼如盲。

    6随风凝目审视全局,在暗中默默地点了一下双方在盘上的"目"数,差距巳缩小到很难计算的程度,而对方刚出手破了自己的眼位,当下已是先手在握,机不可失,不再犹豫地用弹指惊雷的手法,屈指弹出一子,一缕黑光直奔高悬的棋盘……

    "这……你怎可能知道这个隐密妙手的存在?"慕容惊鸿露出难以置信的惊色,手中的折扇也不由惊落地上。

    "谁说"春风不渡玉门关",只是时机未到而已!"6随风平静的出声道,双方接着飞快地互换几手棋,黑棋果然十分精妙地将垂死的大龙安全的连接了回去。

    "到底还是轻视了你!不过,你也别高兴得太早,盘面仍是均衡的局面,接下来就得看谁的收官功夫更高了?"慕容惊鸿虽然大意地走脱了对方的大龙,从绝对的优势一下变成了十分微妙的均势,却仍显得信心十足。

    高手对奕争锋,除非在中盘的搏杀中崩溃,提前弃子认输,最后的胜负关健大多取决于收官阶段,输赢的悬殊通常十分微小,少到一两子之差,甚至更小。

    接下来,但只见台上黑白子,如雨纷射,片刻间,收官已接近了尾声,这最后一个官子却是轮到黑棋后手落下。

    按棋道的输赢规划,没有平局,白子一百七十八目为胜,黑子贴目一百八十三目,若是落后手,也仍是只赢四分之一子。

    这个规则常识,台下之人几乎人人皆知,都在心里黙黙地计算着双方在棋盘上的目数,彼此间都在相互的低声核对着数目,气氛一下显得十分紧张。

    "嗯!白棋一百七十七目,黑棋一百八十三目……"老祖的脸上堆满了不可思意思,一个对棋道略有涉足的人,居然可以和一位五品棋道高手抗衡到如此程度,真算得上是一个奇迹了!而现在的关键是这最后一子该谁落下?

    台下的大多数人都在暗里忙着数子,竟没留意到这最后一枚棋子轮到了谁?这也太令人揪心了,胜负的关键都落在了这最后一子上。

    噗!棋盘上传出一声十分轻微的颤响,落在所有人的耳中,恰是惊雷霹雳炸响,数百道目光视线都被一抹黑色的流光牵引,齐齐投向高悬的棋盘。

    这最后落下的一子,出自6随风之手,同时也意味棋局的终结。全埸瞬间静得落针可闻,旋即,掌声跌起,谁知道这掌声是送给这埸精彩的对奕,还是胜利者?

    "这天元杀局果然诡异精妙,只不过,你却是一个挺而走险的赌徒,喜欢玩火中取栗的游戏,早晚会将自己的小命玩进去。"慕容惊鸿的眼中有一抹杀机涌现,说话间,一掌按在身前的小方桌上,嵌在棋盘的棋子突然纷纷如雨而下,黑白子自动分流,归于棋盒之内,这一手虚空控物,技慑全埸。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