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一十三章戴着光环的冤大头

正文 第七百一十三章戴着光环的冤大头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再贵也得有过价吧?我知道这里的规矩,但说无妨!"入乡随俗,慕容惊鸿早已探知到这里的"砍价文化",不砍得铿锵有声,交易的双方都不会心安里得,心情舒坦。? ???  ?

    "算了,看你也是个外来货,咱就不喊破天,报个实打实的价就是了。"胖子骚了骚头;"就一千万吧!"

    "银币一千万,岂不是十万金币?果然是狮心虎胆,地摊货而已,还真敢喊出口来!"慕容惊鸿无尽鄙视地冷笑道。

    "停!你在嘀咕啥,银币?在这里有听说过用银币交易的吗?"胖子咧着嘴,咳咳地笑道:"念你是外来货,不知者不怪,我说的一千万,是金币!这次应该听清楚了吧!"

    慕容惊鸿脸上的肌肉扯动了一下,一千万金币在这位少城主眼里,的确算不上什么,但也不能被人像猪一般斩吧!更何况他本就自视过高,又岂会容让被人耍得团团转,一怒之下竟忘了这块很可能彩虹晶的石头对他有多重要,愤然拂袖而去。

    "站住!怎连价都不还一个,就想走人,懂不懂规矩?"胖子的笑脸一下沉了下来,还真有让人胆寒,迈不动腿去;"你就是还一个银币,也没人会嫌少!"

    人家把话撂下了,满地全是理,这就是"砍价文化",慕容惊鸿还真没迈动腿,楞楞的望着那块石头,第一,到现在都不知道石头里到底藏着的是什么货?第二,根本不知这些地摊货的行情,该怎么还价?

    堂堂飞霞城的少城主,居然被一个摆地摊胖子弄得大脑一片空白,这传出去当真会令人无地自容。

    所幸一旁殷老丹宗算清醒,虽也同样摸不清行情,却在心里暗暗揣度着,那就十倍的往死里砍,也算是投石问路的妙招了。

    "一百万!"殷老丹宗从牙缝中大胆的挤出声来,对于一个八品丹宗来说,一百万金币有时候连一株材都买不来,所以,在他的心中算是真正的一刀砍到底了,甚至觉得有些余心不忍,实在有些愧对这位憨实的胖子。

    "你老得添点,未免太狠了,这可是用命换来的呀!"胖子捶胸顿足的悲呼出声。

    "没商量!大不了一拍两散,各走各的!"殷老丹宗狠着心,咬死不松口。

    "添十万如何,好歹得补下流血的伤口不是!"胖子一脸被砍伤的样子,让人忍不住生出一絲怜悯之心来。

    "对不起,老夫的心一向很硬,多一文都不会出!"殷老丹宗还与这个胖子横眉冷对的杠上了,一番唇枪舌剑之后,殷老丹宗仍然坚守着阵地,半步不让。

    胖子顶不住,一路节节败类,最后拉长脸;"爷,服了!你老绝对是一流的砍价大师。不过,好歹加一万,买这摊位的金币总不能亏吧?"

    说实话,这位殷老丹宗也已到了崩溃的边缘,见胖子服软求绕,心里那个痛快呀!说不尽的暢坦。

    "这样啊!"殷老丹宗抚顺沉吟了一下;"老夫看你也是一个憨实的生意人,算是打赏你了。战斗结束,开始交易。"

    接下来,自然是一手交钱,一手给货,最后在一句;"合作愉快!"声中,各奔东西,胖子看似笨拙的身体却是走得很快,一眨眼的功夫,市场上便找不着了身影。

    慕容惊鸿回过神来,空白的大脑重新有了意识,感觉中只是刹那间的事,却现殷老丹宗和那胖子已经交易完毕,而整个交易的过程,他却是一无所知。

    但只见那位殷老丹宗一脸红光奂的捧着那块石头,嘴里念念有词的嘀咕着;"与老夫玩"砍价文化",还嫩了些,秒杀你这胖子。"

    "交易成了?"慕容惊鸿望着那块石头,不会连价都没还吧?这位殷老丹宗都对数字一向比较模糊,只问需不需要,从不与人讨价还价。

    "当然!老夫出手,绝对刀刀见血,没见那胖子已经身受重创,落荒而去!"这位殷老丹宗似乎还沉浸在之前的砍价乐趣中。

    "成交价是多少?"慕容惊鸿大感诧异的问,这老头什么时候也学会了讨价还价?

    "一刀斩了十倍,一万算是给那胖子的抚慰疗伤费!"殷老丹宗一副很有成就感的模样。

    一百零一万金币买了下了一块石头,却不知道是什么货色,只是猜想可能会是什么东西,便糊里糊涂的买下了,不是金币的事,而是关于智商的问题。

    这时,一位身着锦袍的中年人急匆匆地冲了过来,对着胖子摆摊的位置楞了楞,随即愤愤然地怒骂出声;"死胖子竟然溜得这么快,真当本大爷是猪了!咦,这是……"

    锦袍的中年人看到殷老丹宗手里的那块石头,禁不住惊"咦"一声,接着从怀中掏出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与殷老丹宗手里的那块石头十分相似,同样隐隐透出淡淡的彩虹光泽,只是个头小了一圈,否则,真会认为是一件复制品。

    殷老丹宗和慕容惊鸿见到这一幕,双双面现惊色;"你手中的东西是从何处而来?不会也是和那胖子交易而来吧?"慕容惊鸿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神色阴沉的问道。

    锦袍的中年人耸了耸肩,挤出一絲苦笑;"这也正是我想问两位的问题,如此看来,你我都是胖子那憨实的卖相给坑了。"

    "你的意思是说这是假货?不可能,以老夫的辨晶之术,真假还是分得出来的。这其中蕴含着的彩虹光泽,又岂是人为可以弄出来的?"殷老丹宗十分自信地言道。

    "你老说得没错,在这里还没真有出现过假货的案例,只存在是否物有所值?"锦袍中年人像是这里的常客;"你可知道这石中蕴藏的是什么货色?"

    "这个……应该是彩虹晶吧?"慕容惊鸿试探地言道。

    "果然与我一般的中了这胖子道!"锦袍中年人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这彩虹晶只是一个传说,至于是否真的存在仍是个秘,我也冲着这点才被这胖子给耍了。看来,你们的成交价一定不会很低吧?"

    "呵呵!也就一百零一万而已,老夫认为应该物有所值。"殷老丹宗想起之前的一阵激烈的价格战,禁不住露出一絲得色。

    "那到是!我也是刚从一位泰斗级的晶石鉴定大师那里得知,这石头里的蕴藏之物叫做"血雨晶",并非意想中的什么彩虹晶。价值略在一万左右,但,教训费却值一百万,的确不算贵!"锦袍的中年人十分认真的言道,没有一点讥讽嘲弄的意思,接着便给两人上了生动的一课。

    凡事都有其规矩和道理,不要认为你身份不凡,财大气粗,你聪明绝顶智慧过人,便能轻而易举的应对一切。不要认为他蹲在那儿,一副憨实的穷酸打扮,就是一个可以随意忽悠和欺凌的弱者。

    做人得经常反醒自己的行为,你一开始就出了问题,伸出一只脚去指着这块石头,这是一种倨高临下,十分鄙视的态度。对方会说;"贵着呢,你赔得起吗?"这句话是先把自己保护起来,同时又将了你一军。

    如此一来,你会生出好奇,点燃了兴趣,接着,你会问俱体的价格,人家便绕着弯的报出价来,而你却一下弄不清这石头的真正价值,最后展开了一埸莫名其妙的价格大战,你砍出了一百万的血价,如果对方痛快的答应下来,你势必就会犹豫,胡思乱想。

    所以,对方不会立即同意,还会抱怨你给出的价不够本,极力要求"添点",然后你会觉得有谱了,腰杆顿时挺直。确不知对方这是在稳住你,防止你这条鱼脱钩漏网。

    最后弱弱的要求你作一点小小的让步,弥补一些损失,你会以胜利的姿态欣然接受这埸交易,成为一个戴着光环的冤大头。

    这堂课十分生动而富有哲理,不要认为自己永远是高高在上的强者,事实上,强弱之间是可以瞬间转换过来的。

    锦袍的中年人叹息地道:"我的遭遇与你们何其相似,同样被一块普通的石头砸得头破血流,我的十万金币呀!就这样打了水漂。都彼此节哀吧!"

    望着锦袍的中年人离去时的落寂背影,两人由衷的鄙视自己,这一百万卖的教训真的很值,这块头会经常提醒自己,做人不可太自以为是。

    三日的时间弹指即过,而这次文武之战的消息只局限在很小的范围内知道,大多都是云岚城的重量级人物,慕容惊鸿之所以将比试的地点选在城主府的演武堂进行,大慨也不希望弄得满城风雨,毕竟飞霞城做的这些事,并非那么阳光。

    城主府的演武堂,最多只能容下三百人左右,称得上小巧,精致,玲珑,就像是一座小剧院的格局,台下几乎已坐无虚席,有资格坐在这里的都不是等闲之辈,人人气势不凡,举止庄重得体,都知道这次比试的结果意味着什么?所以,埸内虽坐满了人,却听不一点喧哗的声响,显得异常的安静,气氛显得有些肃穆,沉重。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