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一十二章零散市埸的砍价文化

正文 第七百一十二章零散市埸的砍价文化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老夫明白了,无论我们妥协与否,早晚都逃不过被倾呑的结局。 "老祖一针见血的言道:"公子即已洞若观火,为何还要与这位居心险恶的少城主周旋?我们又有何妙策应对这庞然大物般飞霞城?毕竟这云岚城真的是太弱小了,一旦遭受大兵压境,实是不堪一击。"

    望着老祖悲观沮丧的情绪,这本是意料中事,他已卧榻数年,又岂知外面的世界已然今非昔比,不可同日而语,包括符沧海都不知道,6随风为了这一天的到来,早已未雨绸缪的做足了全方位准备,不战则已,战必赤地千万里,烽火将从云岚城开始点燃,甚至可能席卷整个中央大6。

    一切都不出6随风所料,慕容惊鸿回到飘香酒店之后,果然让那位殷老丹宗继续炼制火龙丹,虽然对三日的文武比试充满了必胜的信心,然而,心机深沉的人行事都异常谨慎,有备无患,留足后手方可立于不败之地。

    接下来要做的是前往落日山谷,一探彩虹晶脉存在的真实性,尽管获得的消息已足够的精确无误,但为确保万无一失,这一趟却是绝不可少的。

    殊不知,山谷的入口处却耸立着一座伟岸的雄关,让人望而止步,阻住一切通往落日山谷入口,所有意欲暗中潜入的人,非死即伤,尽皆杀羽而归。

    落日山谷已被列入了禁地,至少足以进一步说明,其中定然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玄机,慕容惊鸿没有选择强行闯关的霸道行为,而是唯恐打草惊蛇,引人质疑猜测入谷的动机,不得不带着遗憾的悄然离去。

    云岚城内的市埸管理十分有序而规范,严谨,市面上所有商家的物品都是明码标价,都有着统一的规定,涨跌的幅度十分有限。所以,有些没有确切价值的物品,尤其晶石和古董方面的东西,在正规的铺面上是很难出现。

    于是,便在某个区域逐渐的形成了一个自由零散买卖市埸,没有固定的铺面摊位,找一处空地,将要卖的货往地上一摆,席地一坐,便悠然自得地等着买家上门。

    这零散自由市埸的物品,几乎都没有确定的价格,对其所售的东西价值几何,根本难以正确判断,所以,在这里就逐渐形成了一套潜规则,叫做"砍价文化",你可以喊起天高,我可以打入深渊,谁也不会抱怨记恨谁,成与不成,彼此哈哈一笑,生意不成乐趣在。

    这"砍价文化",绝对属于一种高深的艺术,玩的就是望,闻,问,彼此揣摩心机,你一拳我一脚的试探攻击,展开一埸砍价的拉锯战,其中的妙法玄机多了去,一不心便会被斩得遍体鳞伤,鲜血淋淋,还在那里兴奋不己的直呼;合作愉快!

    秋阳当空高悬,白云悠然,一条远离繁华街区的背街上,两旁的绿树成行,树与树之间的距离几乎不会过五步之遥,然而,每株树荫下都有人盘据着,地上都是铺着一张凉席,上面都摆放各色各样的物品,种类杂陈繁多,一眼望去令人眼花瞭乱,形成了一道另类的景象奇观。

    这就是云岚城中独一无二的零散自由交易市场,还是经过城主府的正式特批,才能有幸得以存在。千万别小瞧了这个满街地摊货的地方,经常会冷不丁出现一些奇珍异物,所以才会被人称之为"淘宝街",许多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时常都易装简行的前来溜达闲逛,每次都装着满满的期待,撞撞大运,可谓是乐在其中。

    一位身着土布长衫的老者,斜靠在一株树杆上打着盹,嘴角溢出的口水都垂到了胸前,面前的一张破席上摆放着一只土碗,看上去有着悠久的岁月年代,世间之物总是一物一主,有缘的当它是宝,无缘的视之为草介,各有各的价值取向,没有人会对其嘎之以鼻。

    根据这老者所佔的位置,是整条街的旺位,由此可以断定他至少在天刚放亮时就已来了。

    砰!一个沉甸甸的袋子砸落在破席上,惊碎了老者的好梦,抹去嘴角的口水,浑浊眼眸中映出一个肥胖的身影,一张憨实得让人不忍心去欺骗的大脸,咧着嘴呵呵的笑着。

    "拿着这袋金币,收起你的古董碗,走人!"

    "肥爷,添点,老夫连午餐都没吃!"老者抬起睡眼稀松的脸,讨价还价,否则,也显得太不专业了,老脸没地搁。

    噗!金光一闪,老者手一掦,握住一枚金币:"合作愉快!"收拾家当的动作干净利落,同样俱有专业水准,让人叹为观止,几息之间便已去得没了影。

    以钱买位,走马换将,在这里已是司空见惯,行内人来晚了都会采取这简易的方法,有人还以此为职业谋生度日。

    胖子席地而坐,面前摆放着大大小小,色彩各异的晶石,一片璀璨耀目,引得路人纷纷围观过来,埸面异常火热。

    日近黄昏,往来的人流逐渐稀少起来,胖子仍然席地而坐,面前地摊上的货又换了一批,其中有一块其奇形怪状的石头,拳头大小,看上去充满了远古沧桑的气息,隐隐透出一抹淡淡的彩虹光泽。

    围观的人中突然伸出一只脚,指向那块奇形怪状的石头,胖子的眼光顺着这只脚往上看;一身华贵的长衫,价值绝对不菲,二十七八岁的模样,一张还算俊朗的脸上,散逸出一股淡淡的冷傲气息,手握描金折扇,轻搖慢摆,说不出的优雅洒脱。

    慕容惊鸿,飞霞城的少城主竟然出现在了这零散自由市埸,身旁的华服老者更是八品丹宗殷老,却不知这两位身份尊贵的人物,何以会出现在这鱼龙混杂之地?

    "这块石头是什么货色,从那里觅来的?"慕容惊鸿收回脚,手中折扇一合,再次指向那块奇形怪状的石头,语气冷厉,充满着一种淡淡的上位者的威压。

    "别用脚踢我的宝贝,贵着呢,你赔得起吗?"胖子小心的用手捧起石头,唏嘘不已的出声道:"为了它,险些连命都没了,九死一生呀!下半辈全指望"它"了!"

    "哼!故弄玄虚,一块破石头而已,至于这样紧张么?"慕容惊鸿冷笑出声。

    胖子的脸有些红,这是怒气上脑的表现;"一看你就是个外来货,怎知道那落日山谷的凶险恐怖,那万年深坑更是……"胖子微颤了一下,立刻收声,面露惊惶的不再说下去。

    慕容惊鸿见状,不动声色的与殷老丹宗对视了一眼,从落日山谷受阻归来,打探到这零散自由市埸时有奇珍异物出现,出于撞撞大运的心思,看看能不能在处寻到一点彩虹晶脉的蛛丝马迹。逛遍了整个集市,失望之际,却在这胖子的地摊上现了这块奇形怪状的石头,其间隐透出常人难以察觉的彩虹光泽。

    "你是说这块石头出自落日山谷,而且……"慕容惊鸿的眼中闪过一絲欣喜的光芒。

    "呵呵,日落西山,收工!"胖子一脸憨实的咧嘴笑道,开始着手收摊。

    "等等!这块石头可不可以让我仔细看看?"慕容惊鸿阻止的出声道,带着一絲急切的意味。

    胖子略为犹豫了一下,而后十分谨慎的模样,压低语音言道:"可以!不过千万别寻根探底,这是大忌,各行有各行的规矩,否则,恕不奉陪!"

    慕容惊鸿见对方这副小心神秘的模样,更确定这块石头的不凡,于是淡淡的言道:"放心!我只对这块石头颇感兴趣,不会关心出处来路。"

    胖子憨实的笑了笑,很容易的就相信了对方,慕容惊鸿在辨晶方面也有几分造诣,从胖子的手中接过那块拳头大小的石头,这是一块没有切割加工过的原石,表层已有了风化的痕迹,说明存在的年代十分远久,沆沆洼洼的表层布满了纵横交错的纹理脉线,对着阳光照了照,折射出一道道淡淡的彩虹光泽,……

    "殷老怎样会看?会不会是我们正要找的彩……"

    殷老丹宗凑过身去仔细的辨识了一番,叹了口气;"不好说!毕竟只在书中見过对这东西的描述,并未真正见识过。不过,根据其中流转,莹绕的光泽来看,可能性很大。"

    慕容惊鸿颇有同感的点点,总之,即然撞到了,好歹都不能错过。

    "这只是一块原石而已,却不知开出来是否有货?权当作赌一把,开个价吧!"慕容惊鸿抛了抛手中的石头,显得慢不惊心,并未露出渴求的神态。

    "这个……可是用命换来的,贵着呢!"胖子伸去抓那块石头,那上去很笨拙的样子,慕容惊鸿却是竟然没躲开,那石头已被胖子紧紧的捂在了怀中,唯恐掉了似的。

    嗯!慕容惊鸿心中一惊,没看出这胖子还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转念一想,反倒觉得十分正常,否则,又怎可能孤身独胆出入落日山谷,更能说明整件事的真实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