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一十一章文比武战,一决生死胜负!

正文 第七百一十一章文比武战,一决生死胜负!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照眼下难以平衡取舍的情形看来,唯有一方放弃,事情方能获得一个园满的解决。  只不过,可以肯定绝不会有人主动退出。所以,老夫建议两位名誉上的未婚夫,都高风亮节的站出来,做一次公平公证的文才武道的较量,获胜的一方将成为紫燕小姐唯一的未婚夫,而失败者必须无条件的退出。各位认为老夫的这个提议如何?"

    殷老丹宗的这个建议,表面上看来似乎不偏不倚,实则是在以己之长,搏彼之短,慕容惊鸿在文才武道上的造诣,在年轻辈中绝对的称得上是鹤立鸡群,而对方只不过是一名侍药小廝,藏有一手金针渡穴的绝学,仅此而已。相形之下,几乎没有可能战胜慕容惊鸿。

    "这倒是个不错的想法,如此一来,对于各方而言都算不上是毁誓弃约。燕儿觉得呢?"符沧海征询的问道。

    "这个问题,应该由这位公子和慕容少城主决定,燕儿唯有听天由命了!"紫燕微微昂,仰天呼出一声哀叹,完全一副身难由己的楚楚怜人之态。

    慕容惊鸿一扫之前的郁闷恼怒之状,脸上光,挺了挺腰背,神彩飞掦的冲着6随风出声道;"小子刚才不是很嚣张吗?现在怎像被霜打过似的泄气了,怎么样,可有胆堂堂正正的搏一埸。不过,你放心,就算你自动认输了,本少城主也不会让你白忙活一埸,该有的奖励同样一文不少。"

    6随风面带怒色的横了他一眼;"谁怕谁!摆下道来,文如何比,武怎样战?本公子高低上下全接了,别以为吃定了本公子,鹿死谁手未可知?"

    "好!果然有些胆魄,愚勇可嘉!"慕容惊鸿又恢复了之前优雅洒然的姿态,轻击了两下掌,而后略想了想,这才悠悠地言道:"这文比么,自然是离不开诗书字画,以及棋道了,不过,你小子会吗?"

    "舞文弄墨而已,这很难吗?"6随风耸了耸肩,不以为然地言道:"本公子曾在药谷的藏经阁内呆了十年,可谓是胸罗万象,学富五车,你信吗?哈哈!千万别小视你的对手,否则,定会自取其辱!"

    "吹,你小子尽管吹吧!"慕容惊鸿鄙视地冷笑出声,在埸之人只怕除了紫燕之外,都认为6随风在虚张声势,心里都在为他揑着汗,毕竟这文道一途可是对方的强项不是。

    "至于这武比么,本少城主没脸欺负你这一介侍药小廝,双方各选出三人对战比拼,只问结果,不论生死。如果一方有人还立着,必须尽数击败或击杀,方有资格挑战最后的主角。怎么样,这个死亡游戏是不是很有趣,很刺激?"慕容惊鸿残忍舐了?嘴唇,做了一个格杀无论的手势。

    "这个……一埸比试而已,至于弄得如此血腥么?"6随风像是真有些被吓住了,脸色也变得有点苍白,禁不住怯怯的小退了一步。

    "赛埸如战埸,一旦成了对手,有我无敌!"慕容惊鸿说出来的话血淋淋;"事到如今,你认为还有选择吗?三日之后,城主府的演武堂内,文比武战,一决生死胜负!"

    慕容惊鸿身上的杀气,一即收,随又恢复了那种优雅洒脱的气质,一脸含笑朝着紫燕很有风度的拱拱手道别,而后向符沧海几位有礼有节逐一辞行,这才和殷老丹宗从容离去。

    此行虽说充满了一波三折的起伏跌蕩,看不见刀光剑影的智力搏奕,却也精彩纷呈,回腸荡气,期待着三日后的终极一搏,慕容惊鸿却是对自己充满了绝对的信心。

    慕容惊鸿离去后,聂丹王这才有些惶惶然的对着6随风,敬重有加的施了一个主仆之礼,"少爷!刚才真正折杀青山了!"

    说得也是,一位丹圣级的侍药小廝,试问天地间有谁承受得起,虽说只是一埸游戏而已,却也让这位堂堂至尊丹王颤惊惊,汗出如浆。

    这一幕直看得那位中年模样的老祖,大脑当埸当机,这又是唱的那一出?一位丹王反过来对自己的侍药小廝施主仆礼,还惶惶然的口称对方为"少爷",乱了!一病醒来,这天下似乎全乱了。

    "不对呀!老夫身上的极寒之毒,的确是这位公子以金针渡穴之法治愈的,可是……"老祖拍了拍老门,索性不想了,直接出声动问;"可不可以告诉老夫,这是怎么回事?燕儿,你来说!"

    "这个……老祖,一时半会还真说不清,总之,他们之间的关系很乱,燕儿也理不清。"紫燕唯恐老祖伤病方愈,受不了过度的惊吓,不由转过话锋,面得羞色地言道:"不过,还真得让老祖给燕儿把把关……"

    "把关,把什么关?"老祖微眯着眼想了想,似有所悟地笑道:"燕儿说的不会是这位公子吧?"

    "这都能猜到,老祖真的太有才了!怎么样,配不配做燕儿夫君?"紫燕一脸潮红的瞥了一眼6随风,这一眼绝对的温柔如水,风情无限,直看得某些人如痴如醉,险些没幸福得当埸晕过去。"

    "呵呵!想听真话还是假话?"老祖讳莫如深的笑道。

    "那还用说,自然是实话实说了,希望别将某些人说得太不堪了,这样会很伤燕儿心的。"紫燕还真怕老祖一时口无遮拦的将6随风说成了一堆垃圾。

    "啧啧,简直就是不打自招,你们瞒得过那位自以为是的少城主,又岂能骗过老夫这双法眼。你俩眉目传情,早已爱得死去活来,还用得老夫来把关么?"这位老祖果然是活了百年的人精,怎又不知这小丫头是在转移话题,越是如此,就越证明自己的这位救命恩人,绝非等闲之辈,否则又怎可能如此轻易的治愈连丹宗,丹王都束手无策的极寒之毒,或许身份太过敏感,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好了!言归正题,公子对三日后的这埸比试有几成胜算?"老祖一脸肃然的问道。

    "是呀!这慕容惊鸿在年轻辈中,绝对属于手屈一指的骄矫者,在这文之一道的造诣上,更是难有人忘其项背,公子千万不可掉以轻心了。"符沧海虽知道对方惊人的身份,却不知在其它方面的成就有多高,所以,才会显得如此忧心重重。

    6随风在这文之一道的造诣上有多深,唯有紫燕知道,连文圣之名都拒而不授,说出去自然没人会相信,所以,多说无益,徒惹人笑。

    "老祖,伯父,这埸比试无论谁胜谁负,这件事都不会轻易了解。"6随风的眼中闪射着睿智的光华,若有所思的言道。

    "哦,此话怎讲?"老祖大感诧意的问道。

    "这比试一说,可是对方主动提出来的,难道还会当众背信弃义不成?"符沧海不善心机,又怎知人性的狡诈险恶。

    "那倒不至于!这位少城主十分珍惜自己的名声,属于地倒的伪善之辈,自然不会将自己丑恶的一面置于阳光下。"6随风的识人之术又岂是常人可以比肩,一眼之下入骨三分,尽管慕容惊鸿已将自己掩饰很得几近完美,反而是欲盖弥彰,暇不掩眦。

    "今日上演的一幕,从头到至尾都是一埸智力间的争锋搏弈,没有胜负,彼此双方都自觉的各退一步,留足了回旋的余地。"6随风见众人仍听得一头雾水,不得不耐心的加以解说,因为接下来将要出现的埸面会十分凶险,必须让众人心中有底有数,做到未雨绸缪,有备而不至临场惊惶失措。

    "这位少城主的确是个人才,在逆境之中仍能从容应对,从被迫鉴下新的协议,到主动提出文武之战,都一直在掌控着全局,真正做到进退自如,杀机暗藏……"

    "有这么严重?我怎絲毫没有察觉出来?"符沧海面显惊色的出声道,他可以怀疑自己,但对这位6公子的判断,却是绝对的深信不疑。

    紫燕来得较晚,对之前生的一切并不知情,所以很难猜出这暗藏的杀机是什么?老祖虽然人老成精,却也不是善用心机之辈,常以己之心度他人之怀,就算现什么不妥之处,也不会加以重视。

    "事实上,这位少城主至始自终都在以个人的名誉在和我们斗智争锋,若胜,则相安无事,败则属于个人的荣辱得失,与飞霞城的意志和抉择毫无任何关联,而那份婚约协议仍然俱有不可估量的份量,所有的辨解都空气一样的没有份量。"6随风细细剖析道。

    "可恶!这份心机也太险恶了!"符沧海愤愤然的出声道:"也就是说,对方仍会炼制出一枚八品火龙丹,以此来胁迫我们履行婚约协议,这个结果几乎已成了必然,不可改变。"

    6随风点点头,微皱了皱眉;"醉瓮之意不在酒,志在将落日山谷的彩红晶脉据为己有,只须将云岚城变为飞霞城的咐庸之城,一切都能瞒天过海的顺利成章了。婚约协议只不过是对方出师有名的幌子罢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