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一十章 一女岂可许二夫?

正文 第七百一十章 一女岂可许二夫?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对方记不记得自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在这位女神心中的形象竟然是如此完美,的确是一件出乎预料的事,接下来,他有信心摘下这朵深谷幽兰。

    "当年不过是匆匆一瞥,并无任何交往,紫燕小姐自然没放在心上。"慕容惊鸿洒然的一笑;"今日有幸再次相逢,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足以说明你我之间缘分只深不浅。上天即然安排了这样一个机会,应该绝不是一种巧合,紫燕小姐认为呢?"

    "慕容公子说得不错!人生相逢即是缘,当然,这个"缘 "字也有着各种不同的解读,例如仇人相见,冤家对头总遭遇等等,总之,有善缘,孽缘,情缘,仇缘……"紫燕语带玩味的言道:"如果趁人之危,落井下石的强娶豪夺也算是一种缘的话,倒真是与慕容公子有着一段不同寻常的"孽缘"了。"

    "这个……紫燕小姐误会了!这婚约协议一事,实属飞霞城和云岚城之间的交易,又岂是我们小辈可以轻易左右?"慕容惊鸿故作无奈的轻叹一声;"所以,我此番亲自前来,是希望能与紫燕小姐解除这个误会,重新相识,相知,甚至真正的两情相悦。请千万不要急着拒绝,所谓;关关之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希望紫燕小姐能给一个机会,我慕容惊鸿有信心,一定能走进你的心里。"

    慕容惊鸿的神情真切而坦诚,着实能感动许多涉事不深女孩,随即取出了那份新鉴定的协议递到紫燕手中,以证明自己这番话的真实性。

    "燕儿,从此刻开始,你自由了!"符沧海突然出声,十分确定的言道。

    "这怎么可能?"紫燕温润如玉的脸上透出一抹惊愕之色;"这份协议分明是在强人所难,在埸之人,怎可能治愈老祖的伤病?嗯,老祖人呢?"

    "不用找了,老祖就在你身后!"符沧海十分开心地呵呵笑道,一旁的聂丹王和陆随风也在含笑的点头。

    "你是……"紫燕掉转身来,望着一位中年男正微笑的看着自己,神态间充满着一种浓浓的溺爱之情。这眼神,这面部轮廓有一种淡淡的似曾相识之感,难道……

    忽然婉而一笑,有自己未来的夫君在埸,那可是妖孽之中的妖孽,还有什么事情不可能发生?只不过,这未免太过神奇了。她昨日才来探望过老祖,那副行将就木的模样,让人心痛,心碎!而眼前的这位充满着生命活力的中年男子,已可以确定正是那位朽木不堪的老祖了。

    "小燕儿长大了,是不是飞得太高,竟连老祖都认不识了?"中年男子的眼眸中隐有泪光闪动,突然伸出双臀一下将惊楞着紫燕紧紧的揽入怀中,满脸都是百感交集之色,他知道这只小燕儿,为了他遭受过多大的屈辱,经历了多少九死一生的磨难。

    浓浓的血脉亲情,一切尽在无言。良久,这位中年模样的老祖才轻抚着紫燕绸缎般的青絲,肃然地宣布道;"我家小燕儿曾有过血誓之言,谁若能治愈老夫的伤病,无论是什么身份,年龄,她都会无条件的付出自己的婚姻。小燕儿,可有此事?"

    紫燕闻言,却是脸带羞涩咬唇点点头,而后坚毅地昂起面孔,神色平静的出声道:"老祖所言句句属实,却不知在埸的各位,是谁妙手回春的治愈了老祖?"

    紫燕的目光扫视众人,最后落在那位殷老丹宗的身上;"老人家的身上佩戴着八品丹宗的勋章,应该非你老莫属了。放心,年龄不是问题,本小姐定会遵守血誓诺言,全身心侍候你老人家,你可是我符氏一族的大恩人呀!"

    "别……紫燕小姐弄错了!"那位殷老丹宗一下扯去胸前的丹宗勋章,满脸憋得通红的连连摆手;"老夫那有这种能耐和这般飞来的艳福。老夫惭愧,无地自容!"

    殷老丹宗惶急的用手指向一脸淡然的陆随风;"这位公子虚怀若谷,可谓是深藏不露,紫燕小姐不妨问问他,或许就有答案了。"

    "殷老丹宗这也太抬举小子了,我不过只是聂丹王身边的一名侍药小廝而已,那有你老说的那样玄乎。"陆随风怯怯的辨解道,直朝聂丹王的身边靠去,像是在寻求庇护一般。

    陆随风的演技堪称一流,紫燕进朱者赤,心里憋着笑,面容却是绷得十分肃穆,充满了疑惑之色,没人会怀疑这二人是在做戏。

    "燕儿,殷老丹宗说的就是位这公子,用一手冠绝天下的金针渡穴之法,妙手回春般的治愈了老祖的伤病,这是有目共睹的不争事实。"符沧海十分确定地出声道:"只是这侍药小厮身份是不是太……燕儿千万要慎重考虑一下?"

    "符伯父所言正是!这小子不过是侥幸治愈了老祖的伤病而已,赏他一份不菲的奖励就是了,怎可以轻言下嫁给这种低贱的东西,简直是在暴敛天物。我慕容惊鸿就第一个不同意!"这位少城主真的有些沉不住气,此时再不站出来阻止这种事态的发展,只怕会连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你又算个什么东西?"陆随风像是被对方的羞辱给激怒了;"你不过是个乘人之危,落井下石的伪善之辈而己,脱了这身二世祖的皮,只怕连一级妖兽都不如。"

    "你……"

    "你什么你?"陆随风像是忘记了对方的身份,直接指鼻子上脸的怒斥道:"装出一副优雅洒脱的模样,一对飘来荡去的桃花眼,见了美女便色心泛滥的两腿发软,挪不动步,绝对属于男人中的下贱败类。"

    这位少城主被这劈头盖脑话给骂蒙了,几番欲张嘴出言反击,确硬是没发出声,满脸堆着羞怒之色,换个埸合肯定早已忍不住出手杀人了。

    "哼!本公子有自知之明,知道乌鸦没资格攀上梧桐树,就算这位紫燕小姐屈尊委以终身,我也不会毫无廉耻的欣然同意。然而,我现在改变主意了,岂容一位美女残忍的落入禽兽之手?"

    "呵呵,哈哈!果然够胆,敢如此差辱本少城主的人,你还真是第一个。"慕容惊鸿竭力压制着心底的怒火杀机:"你会为此付出惨烈的代价!"

    "好了!你们当我存在吗?"紫燕忍不住娇喝出声;"我知道云岚城曾与飞霞城有过一份婚约协议,但,我也有过血誓承诺,总之,前提都是为了治愈老祖的伤病。不是吗?"

    慕容惊鸿发现势态的变化离他预想的结果越来越远,更没想到会突然冒出一个"血誓承诺"来,在中央大陆没人敢忽视这"血誓承诺"的存在,所以,轻易不会发下这种重誓,如果不能化解,飞霞城还真不敢接受这段婚约协议。

    接下来,便见这位紫燕小姐朝着那位一脸怒色的侍药小厮盈盈拜下;"公子息怒,请受紫燕一拜!"

    "这个……使不得!"陆随风惊惶的闪身避过一边;"小子身份地位卑微,那里承受得起?之前只是时逢其会,见不得某些人嚣张霸道的嘴脸,这才一时冲动的出手一试,从未有过任何非份之想,更不知道有这"血誓承诺"的存在。所以……"

    "公子不必如此惶恐,身份地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公子能妙手回春的治愈了老祖的伤病,这就已经足够了。更何况,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公子虚怀若谷,明珠暗藏,又岂会是等闲之辈,紫燕蒲柳之姿,能得以终身侍奉公子左右,于愿足矣!"紫燕鸟语莺声的娓娓道来,直听得人骨酥心醉。

    尤其是那位慕容惊鸿脸上连连色变,直恨得几乎将牙都咬碎,双手拳头握得"咔咔"发响,忍得全身衣衫无风微微鼓荡,一旁的殷老丹宗见状,也不由为他暗暗捏把汗。

    冷静!慕容惊鸿在心底不断地呐喊着,大脑却是在飞快的运转,如何逆转眼前的局面,嘴角勾勒出一抹阴冷的笑意;"紫燕小姐是不是忘了那份婚约协议?它的份量只怕也未必比"血誓承诺"轻吧!在未解除之前,我仍是你明面上的未婚夫,这个事实没人敢轻易忽视,否则,云岚城将要面对的是毁约的可怕后果。"

    "是啊!一女岂可许二夫?"殷老丹宗实话实说的出声道:"一边是"血誓承诺",另一边却是婚约协议,同样重的份量,不管怎样选择,后果都会十分严重。总之,得想出一个各方都能接受的法子来才是。"

    "这只怕很难做到!"符沧海叹了一声,势态发展到这一步,似乎已超出了之前的设想,却不知最后会如何收埸?

    "老夫倒是有一个想法,只不知各位是否能接受?"殷老丹宗手抚长须,面带思索的言道。

    "哦,有想法总好过无法可想,不妨说出来让大家参考一下!"符沧海略带摧促的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