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零八章有说过要用丹药医治吗?

正文 第七百零八章有说过要用丹药医治吗?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站在少城主的角度,的确无可厚非。』『8Ω1中 文』』Δ网"6随风仍是一脸平静地言道:"却不知你的话有几分可信度,毕竟你飞霞城是强势的一方,所谓强权出真理。如果,我是说如果真的达成了这个条件,不会反悔吧?"

    "哼!你是在质疑本少城主的信誉度?"慕容惊鸿面呈怒色地冷哼道。

    "那倒不是!只不过为了稳妥起见,双方不妨重新鉴定一个协议,以免口说无凭!"6随风十分认真的建议道。

    慕容惊鸿闻言,不由微楞了楞,这老祖分明已是药石难救,这小子到底在帮谁?

    "殷老认为如何?这老祖看上去的确已行将就木,这小子那来的这份自信,不会是一个局吧?"慕容惊鸿微皱了皱眉,心机深沉的人大都十分敏感,对方的态度如此笃定,反常得令人不得心生疑虑。

    "不会吧!站在专业的角度上,对方所言应该句句属实,这老祖的伤病的确已到了药石难愈的程度,至少老夫是这样认为的。"殷老丹宗实话实说的言道:"少城主的这一手更是将对方逼到了死角上,同时解除了老夫的后顾之忧,可以放心的炼制火龙丹了。"

    慕容惊鸿闻言,心下略为踏实了一些,然而,对方提出的要求,实在让人不得不心生警觉, 他本就是那种心思细密谨慎的人,凡事都会留下后手,以防不测。

    这是一埸智力角逐的游戏,彼此都给足了对方机会,更有可能是陷阱,双方的手中如果没有雪藏底牌,还真不敢轻易接招。

    一份新的协议,在一种十分诡异的气氛中鉴定完毕,慕容惊鸿自然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无论最后的结果如何,他都不会是输局的一方。

    先,他还真不信对方真能治愈这位垂垂待毙的老祖,否则,那位受人所托的聂丹王也不到了现在仍束手无策。

    另外,他只是以少城主的身份鉴定了这协议,并不能代表飞霞城的意愿,如此一来,这份协议便显得亳无意义,而飞霞城仍可强势要求对方履行婚约协议,拒绝的结果就是毁约,毁约的后面便是师出有名,挥军直下云岚城,合情合理,以堵悠悠众口。

    机关算尽的慕容惊鸿的确在心里暗暗的得意一把,而后将目光移向聂青山,在这间屋内,除了这位丹王级的大神之外,真不知还有谁能出手。

    殊不知这位聂丹王竟然挤出了一抹苦涩的笑;"都说了,极寒之毒,药石无效,至少本丹王自认没这份能耐,更何况,你等之间的协定与本丹王有关系吗?不过,本丹王倒真是想见识一下,是何等神丹妙药能治愈这位老祖。"

    "本少城主也正有此意,却不知接下的主角会是谁登埸?"慕容惊鸿语带讥嘲的出声道。

    "切!这都用猜,真不知你这位少城主的智商是否上了一百?"6随风面带鄙视的撇了撇嘴;"自然是口出狂言的那位了!"

    "哦?"慕容惊鸿还真的被惊到了,这小子看上去满打满算也不会过二十岁,这一副平平无奇的模样,再脑残也不会相信他能治愈连丹王都束手无策的伤病;"你小子炼治过丹药?"

    "这个……那到没有!"6随风有些虚的回道。

    "那你拿什么来治愈老祖?在戏耍本少城主吗?"慕容惊鸿的眼眸怒气蒸腾,杀机凛然的逼视着6随风,大有不给个解释,立斩当埸之势。

    "别……你这模样比死神降临还可怕!"6随风怯怯地朝后小退了一步,这才鼓足勇气的挺了挺胸,一脸肃然的出声道:"我有说过要用丹药医治吗?"

    "嗯?你小子在说什么?编,继续编下去。"慕容惊鸿已经听不下去了,直觉自己是被人当猪耍了,怒极之下正欲出手时,却现对方已朝着床榻走去。

    "老祖可信得我?"6随风对着垂死之人,喃喃地出声道。

    所有人都骇然地看见这位出气多,入气少的老祖居然在点头,而6随风却露出了一个讳莫如深的微笑,这一幕看上去格外诡异,不知这小子会弄出什么玄机来?

    "老祖身中寒毒的时日太长,毒素已渗入骨髓,仅凭丹药已无法彻底清除体内的寒毒,所以,必须辅以特殊的疗法,方能有望治愈。"6随风自然知道这位老祖的仍保持着清明的神志,但见他脸上干枯的皮肉扯动了一下;"冲着老祖的这份信任,忍着点,我会让你老尽快的变得龙精虎猛。"

    "这小子在嘀咕些什么?一个将死之人能听见么?"慕容惊鸿像是已失去了应有冷静,直觉对方一直是在愚弄自己,语带不耐的出声道。

    在埸之人,没人看得懂6随风接下来要做什么?包括聂丹王和符沧海也是一头雾水,却知道定会有惊人之举生。

    6随风小心的将老祖身上的衣衫一件件地脱去,只剩下一条内裤,整个人看上去枯瘦如柴,浑身上下布满了纵横交错的青黑色线条,像蜘蛛网般的密集,望之令人禁不住毛骨耸然,乍舌不已。

    这些纵横交错的青黑色线条,便人体的经络脉相,几乎已完全被极阴寒毒浸透……

    6随风轻声的叮嘱老祖尽量地放松身心,只须守住心脉即可。左右二手中不知何时,突然各握着一把灼灼闪亮的金针。

    七星飞针秘法,可入死人而生白骨,解天下百毒。他曾对龙渊大帝使用过此法,当时只用了四十九枚金针,而他此时的手中却是各执着五十四枚金针,共一百零八枚,足见老祖身上的极阴之毒有多可怕。

    事实上,6随风也不像看上去的那么淡定,从容,因为他必在呼吸之间,将一百零八枚金针精准无误的植入身体的相应穴位之中,而每一针的深度都必须保持达到入体三分。稍有差池都足以令受针者当场毙命。高危度的风险,就算在前世的修真界中,也令无数顶尖医道高手望而止步。

    6随风深深地呼出一口浊气,不断的调整着自身体内的气息,沉下心神,渐渐进入一种物我两空,精,气,神合一的空明状态,让自己大脑的识海中,清晰地呈现出一百零八个不同形状的穴位。

    去!心中一声轻喝,左右二手同时掦起,一百零八枚金针齐齐从两手间飞掦暴射而出,漫空金光闪烁;七星流转!

    漫空金针炫目闪耀,仿佛俱有灵性般的瞬间分为无数组金芒,石火电光间,巳如天女散花般,先后有序的奔射向一百零八个穴位,每一枚金针入肉三分,毫厘无差。

    软榻上的老祖突然出一声轻哼,整个身躯微微一抖一颤,干枯的面部一阵抽搐扭曲,状极痛苦。片刻之后,这才逐渐的安静下来,像是陷入了某种昏迷状态。

    6随风这才额头见汗的缓缓睁开眼来,随即俯身细细地查视了一遍,然后暗中将一粒乳黄色的丹丸悄然地塞入老祖的口中,入喉即化。

    整个行针施法的过程有如行云流水般的一气喝成,直看得在埸的几人目瞪口呆,符沧海和慕容惊鸿并非丹道中人,对眼前的一幕俱是震惊震撼,仅此而已。

    然而,聂丹王和那位殷老丹宗,都是跨入丹道高层的精深之辈,对这金针渡穴之法,虽未亲身涉及过此法,却也是知之甚详,因为这门秘法太过博大精深,几乎很少有人敢去融碰,大多都望而止步,所以能掌握这秘法绝学的人少之又少,更别说精通了。

    金针渡穴之法,先须对人体的七经八脉,三百六十个大**位了然于胸,而每一针都要入肉三分,不可有毫厘之差……

    而眼前的这位年轻人竟然是在闭目不视的状态下,双手执针瞬间出神入化的施出一百零枚金针,且每一针都精准无误的扎入相应的穴位之中,对施针的力度把握更是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

    尤其是那位位殷老丹宗更是震惊得大脑一片麻木,直觉自己这个八品丹宗在这年轻人面前,差距大得简直就像是呀呀学步的小儿,情何以堪!

    6随风看似行云流水般的轻松自如,却没见他的额前有细密的汗珠渗出,这绝对是一件十分耗损精气神的活。眼前之人如不是紫燕的老祖,生死和他连点屁的关系都没有。

    肉眼可见,每处施针的位置都开始渗出青墨色的液体,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闻之欲呕的腥臭味,甚至连屋内的温度都像是降低了几度,足见其极阴寒毒之烈。

    约莫二个多时辰之后,老祖身上的黑色线条开始淡化开来,随着施针处不断渗出的青墨色的液体,所有的黑斑逐渐地尽数消失,渗出的血渍也开始变得殷红起来。

    起!6随风一声沉喝轻呼,双手在虚空中优雅的一掦一招,一百零八枚金针瞬间脱体飞射而出,重新回到手中。

    而后俯身搭住老祖的双手脉门,细细的诊断了一下,之前弦浮絮乱的脉象已趋于柔和,平缓,基本可以断定体内毒素巳清除干净,气机也巳开始逐渐蒸腾的运转起来,再加上悄然给他服下的九品大还丹,体内的玄力已在迅的凝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