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零七章一波三折的心智搏奕

正文 第七百零七章一波三折的心智搏奕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这样呀!本丹王听明白,也就是说用一枚八品丹药去换取一桩婚约,实际上与伤病者的死活无关。』  81 』 中文网本丹王如此理解不知是否正确?"聂青山故作晃然的言道。

    "差不多应该就是这个意思!"这位殷老丹宗十分厚颜的言道:"老夫与飞霞城之间也有协定,只须炼制出一枚八品火龙丹,至于用这丹药去诊治什么人,与老夫并不存在任何关系。聂丹王认为这算不算是触犯了丹师殿的法规律令?"

    殷老丹宗的这番话,却是打了一个十分巧妙的擦边球,只能算是违背了道义,却不触法,称得上是无睱可击。

    聂青山对丹道之外的事并不在行,一时之间,还真有些被这厮给难住,不由得将目光移向符沧海身旁的那位年轻人。

    "殷老丹宗对丹师殿的法规律令,果然是烂熟于心,吃得很透,难怪做了这许多出格的事,仍还能这般逍遥法外,那些丹王当真是有眼无珠,竟然与你老这样大才擦肩而过,实是可悲可叹,令人惋惜不已。"年轻人无比感慨地出声道。

    "那是!"殷老丹宗面露得色抚须笑道,一旁少城主慕容惊鸿也不由为他的这番精妙的说辞,暗中伸出大拇指,赞赏不已。

    事态的展一下又折回了预设的轨道之上,只要这位突然出现的聂丹王无法阻止火龙丹的炼制,那这婚约协议几乎可算是尘埃落定,接下来只须牢牢的控制住这位城主大人,便能兵不血刃的掌控整个云岚城。

    然而,世事如棋,风云变幻莫测,上一刻还在幻想天堂的这位慕容惊鸿,下一秒便被那位年轻人的一句话,倾刻送下了地獄。

    "这个……殷老丹宗,不知在丹师殿的律令法规中,是否有"助纣为虐"这一条?"年轻人突然神色肃然地出声道:"呵呵,不用回答,你老的这副表情已给出了标准的答案。至于有多重的罪,该受怎样的处罚,你老应该比谁都更清楚;剥夺身份,废除修为。虽罪不致死,却生不入死。你老还认为这是一个擦边球么?"

    "小子可恶!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会对我丹师殿的律令法规如此通晓?"这位殷老丹宗骇然动容地厉声喝问道。

    有时候,一句话的确能改变一件事的走向,而此时殷老丹宗被扣了一条"助纣为虐"的罪名,表面虽是一副声色俱厉的模样,心里却是有些虚得慌,有这位聂丹王在埸,就算自己舌绽莲话的狡辩,也改变不了事实的真象。

    如要强行的坚持炼制火龙丹,眼前的这位聂丹王绝对有权执行律令法规,没有了丹宗的身份的存在,就算炼制出的是天丹神药,天地间也不会有人认可。

    殷老丹宗眼神中的变化,看在慕容惊鸿的眼里,便知道此老开始在打退堂鼓了,彼此间只不过是一种利益关系,一旦触及到自身安危,根本没有任何诚信可言,自己此时再不出面,此老不定真会当埸反水,甚至将全盘阴谋抖露出来。

    "符伯父,当初鉴定这份婚约协议时,可是被人所迫?"慕容惊鸿不愠不火的出声道。

    "那倒没有!"符沧海脱口回应道:"但……"

    "也就说这份婚约协议是在公平公正,你情我愿的情形达成的了。即然如此,又何来"助纣为虐"一说,而且又将我飞霞城当成了什么?恃强凌弱,还是丧尽天良的存在?如不给个合理的解释,只怕小侄回去很难交待。"慕容惊鸿的反击果然犀利,话中分明还带着威胁的意味。

    "少城主质疑得是!我若不拿不出一点令人信服的说法来,只怕这毁人声誉的罪名是脱不了。"年轻人同样不愠不火的言道:"只不知这份婚约协议是在什么前提下达成的?你不会认为是云岚城想攀高枝,而主动提出来的吧?"

    年轻人玩味的耸了耸肩;"趁火打劫,落井下石之类的话暂且不说,这已够无良卑劣的了。先,这份婚约协议是建立治愈老祖伤病的基础上,而这位殷老丹宗却信誓旦旦的保证,唯有八品火龙丹方能治愈老祖伤病,而后,才会出现这份协议。"

    "不错!当时的情形的确如,为了能治愈老祖,才迫不得已的鉴下了这份婚约协议,否则,又怎会忍痛割爱的将小嫁给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符沧海悲叹的出声道:"少城主不要介意,这只是就事论事而已,并不针对任何人。如果小女真对少城主有意,就算没有这纸婚约,我也不会反对。"

    "小侄有这份信,多谢伯父成全!"慕容惊鸿不失时机的先用话套住对方,无形中又多了一个机会,凭自己的身份背景,文才武道,有信心获得这位符紫燕的芳心。

    年轻人却是微不可觉的皱了皱眉,这位未来岳丈的心机太浅,一不小心又被对方捡了个漏,势必会借此又做起文章来,虽说不惧,只是凭白无故的添出了许多事端来。

    这位年轻人,不用猜都知道是6随风了,否则,这云岚城内还真没人能对付飞霞城的这位少城主。此时的符沧海也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脸上掩饰不住的露出懊悔之色。

    只不过,话都说到了这种份上,可谓是泼水难收,只希望不要将局面弄得难以收埸。

    殊不知,世间事都有其两面性,慕容惊鸿无意中多了一个筹码,自觉回旋的余地一下宽了许多,同时在婚约协议上便不会再抱着硬抵硬抗的姿态,万不得以之下,甚至会放弃前者,而全身心的去谋划如何获取符紫燕的青睐,用什么方法手段并不重要,只要结果相同,便算是大功告成。

    6随风对人性的认知和把握绝非常人可比,自然捕捉到了对方微妙的心思变化,眉宇一下舒展开来,而后顺水推舟的言道:"若是男欢女爱,两情相悦,天下父母自然乐见其成,如果趁人之危的协迫对方鉴下一纸卖身契约,与强娶豪夺的逼人为妇有何区别。更何况,如今连交易的筹码都变成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少城主不妨可以问问这位殷老丹宗,是否还敢炼制这枚足以倾刻令人致命的火龙丹?"

    "殷老意下如何?"慕容惊鸿对着一脸木讷的殷老丹宗问道。

    "这个……滋事体太过重大,容老夫好好想一想!"殷老丹宗唐塞的吱晤出声,是个人都看得此老是在有意推托,分明已放弃了炼制火龙丹的念头。

    "你……"慕容惊鸿的眼眸中杀机一闪而逝,换个人,只怕已成了一具死尸,然而,眼前之人却是一位如假包换的八品丹宗,只怕连当今的霸主云飘渺也不敢轻易出手。

    "如此说来,你云岚城是想单方面的毁约了?"慕容惊鸿冷笑连连地怒哼道。

    "少城主的话是不是说反了?"6随风同样冷笑连连的出声道:"貌似单方面毁约的应该是你飞霞城吧!即然失去了交易的筹码,那这荒唐的婚约协议也就成了一张废纸,已完全失去了任何约束力。不过,也未必是件坏事,如果能堂堂正正获得……"

    "哼!你小子果然有点能耐,竟然能将一位八品丹宗逼到这种地步,也算是让人大开眼界了。"慕容惊鸿像是从极度的震怒中很快的冷静下来,微眯着的眼眸透出一抹阴冷的笑意;"有一个条件,若能达成,也不介意放弃这一纸婚约协议。否则……"

    "哦!说来听听,想必不会是摘星揽月之类的事吧?"6随风戏虐地言道,飞霞城之人又岂会是省油的灯,如不是那位殷老丹宗被迫放弃了炼制火龙丹,令对方一下失去交易的法码,绝不会轻言放弃,而提出另外的条件,只不知这位少城主,接下来会弄出怎样阴毒的损招来?

    "那倒不至于!却也绝对不会简单。"慕容惊鸿走到卧榻前,对着体如枯骨,垂垂待毙的老祖,仔细的端详了一阵,而后沉吟了一下,嘴角微微地向上掦起,露出一抹阴冷的笑意。

    "一切事端皆因府上老祖的伤病而起,所以,也该在老祖的伤病上结束。只要你等能当作本少城主的面,将老祖治愈,这纸婚约协议自然也就失去了意义。否则,本少城主仍会按照婚约上的协议上所说的去做,火龙丹也一定会炼制出来,任何人不得出面干予。如果想要毁约,无疑是在我飞霞城宣战,这个后果绝不是你小小的云城可以承受得起的。"

    慕容惊鸿的这一手果然阴毒致极,彻底露出了强者为尊的嘴脸,摆明了就是霸王硬上弓,这个所谓的条件几乎没人能做到,甚至比摘星揽月更难。

    "你……明知老祖的伤病已药石难愈,连聂丹王也束手无策,这条件岂非是在强人所难?"符沧海愤然不已的出声道。

    "那又如何?本少城主开出了条件,已算是给足了你云岚城面子。"慕容惊鸿撇了撇嘴;"我飞霞城又岂会让人轻易毁婚弃约!事到如今,还有多余的选择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