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零六章你当自己是丹王,还是丹帝?

正文 第七百零六章你当自己是丹王,还是丹帝?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这个诊断结果,对慕容惊鸿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只要炼制出火龙丹,治愈了这位老位,接下来的一切就毫无变数的顺利成章了。

    "人命关天!你老确定自己的诊断无误?"开口岀声质疑的人,又是那个难缠可恶的年轻人,那嘴角上挂着的似笑非笑的意味,直令人感觉心中有些发寒。

    "当然!在这里有谁比老夫更具权威,难道是你小子不成?"那位殷老丹宗冷哼出声,实则被这小子如此一质疑,心中反倒显得一下没了底,然而,到了这个份上,好歹都得硬撑下去。

    "老祖身上的伤是在落日山谷中,被一只王级的寒冰蝎王所创。如果只是单纯的寒冰之气入体,火龙丹自然是最佳的丹药,说句不夸张的话,服下之后,第二日就可下地行走,三日后势必恢复如初。"那年轻人淡淡的言道,听上去显得十分专业内行,不像是在信口忽悠人。

    "你小子到底是什么人?怎会对火龙丹的药性和疗效如此了解?"那位殷老丹宗真的被惊到了,这可是八品丹药,不倒这个层面,只怕连影都捕捉不到。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老诊断时,犯了一个低级的常识性错误,一个绝对可以让人倾刻致命的错误。"年轻人一脸肃然地言道,看不有一点玩笑的意思。

    "哦,何以见得?说得如此耸人听闻!"那位殷老丹宗不以为然的冷笑出声,自己可是一位货真价实的丹宗,所掌握的五行阴阳辨症之术,又岂是一个丹道白丁可望其项背的。

    "要知道,寒冰蝎王的可怕之处并不在这个"寒"字上,而是这寒冰之气中所蕴藏着的阴极之毒,只要一絲入体,别说是区区八品火龙丹,就是王级,帝级的丹药至多也只能控制住伤势病情的发展,根本无力彻底治愈。"年轻人更是越说越离谱,有点语不惊人不罢休的气势。

    "阴极之毒……说得似乎有点道理!"那位殷老丹宗思索地点点头,像是认同了对方的说法,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就连王级,帝级的丹药都无法根治,那火龙丹只要能稳住伤情,不让其继续恶化下去,此行也算得上功德园满了。

    一旁的慕容惊鸿也如是想,只要这老祖服下八品火龙丹,至于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并不重要,关键是已履行了协议中的约定,婚约之事已无可争议的即成事实,没有人再敢轻易翻盘,否则就在向飞霞城,甚至是云烟联盟宣战,试问天下,有谁敢冒如此之大不讳。

    然而,年轻人接下来的话,却颠覆了两人一厢情愿的想法,让原本并不复杂的势态,突然一下变得脱离了原来的轨道,朝着一个相反的方向演变。

    "这火龙果属于至阳之物,其中却是同样蕴含着炎阳火毒,再加上四十八位极阳药材炼制而成的火龙丹,炎阳火毒更盛,一旦遭遇极寒之毒,势必形成龙争虎斗之势,倾刻便可导致人体筋脉寸断,五脏俱焚。其结果不是在救人,而是在蓄意谋杀。"年轻人说话间,脸上冷厉无比,字字句句有若严冬飞雪般的凛冽。

    那位少城主慕容惊鸿像是还在消化这翻话的内容,身为八品丹宗的殷老,却是听得背心冷汗直冒,惊于这位年轻人对丹道药理的高深解析,阴阳辨证,字字如玑似玉,有如暮鼓晨钟般的震耳发聩,就算是丹王也有所不及。

    这才意识到自己之前的诊断的确是错得离谱,然而,如今已是势成骑虎,所谓开弓绝无回头箭。所以,无论发生什么状况,这火龙丹都必须炼制,这是他此行的责任所在,至于对方是否会接受,完全不再他考虑的范围内。

    "呵呵!你当自己是丹王,还是丹帝?一个白丁小子竟敢在一位丹宗面前妄谈丹道药理,不是白痴就是脑残了。"那位殷老丹宗一脸鄙夷不屑的出声道;"有本事你就找一位丹王出来震慑老夫,否则,没人能阻止老夫炼制火龙丹。城主大人不会忘了协议的内容吧?"

    "这个……只不过……"符沧海一时语塞,吱吱唔唔的不知该如何应对。

    "你老此话当真?"年轻人露出一种十分诡异的阴笑;"就不怕这小小的云岚城中,真的藏着龙卧着凤,将你这只虎给彻底镇压了?"

    "有吗?不妨找一位出来让老夫见识一番!"那位殷老丹宗戏谑抚须一笑;"以为老夫属猪的呀?放眼天下,丹王之尊也就一双手掌之数,又岂会屈居在这种蛮荒之地。"

    "那也未必!"一道冷肃的语音响起,充满了淡淡的王者威压,竟然出自那位一直低垂着头的中年男子口中,缓缓地昂头来,整个人的气势随之浑然一变,一股君临天下的浓重威压逸散开来,令人生出一种高山仰止的莫拜情怀。

    就连卧榻之上,一直垂闭双目的老祖,也被这股强大的威压惊得禁不住睁开眼来,浑浊的眼眸也一下亮了起来;果然如此!

    "你……这怎么可能?"那位殷老丹宗揉了揉眼,望着缓步走来的中年男子,那里还是之前那个弱弱的侍从,那俯视山河大地的气势,自然流露出的清奇孤傲的气韵,绝不是任何人可以复制出来的,唯有他心目中仰视的天下第一宗,不,如今的聂丹王,才会拥有这般风彩。

    "老夫殷天正参见聂丹王!"无须再质疑,眼前这位绝对是如假包换的聂丹王,那位殷老丹宗一躬到底的俯身拜下,一身华贵长袍也禁不住的有些簌簌抖动,足以说明他此刻的心中已震撼震惊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丹宗的身份虽然尊贵无比,数量虽十分珍稀,却也数以万计,然而,普天之下的至尊丹王却只有区区十位,称之为凤毛鳞角也实不为过。

    实没想到这尊神龙见首不见尾大人物,会突然出现这座蛮荒小城之中,绝对的令人难以置信。无论信与不信,连那位殷老丹宗都惊颤万分的俯身拜下,这一幕的真实性已勿须质疑。

    没见城主大人和那位儒雅年轻人,也同时颤颤的惶恐拜下,一旁的慕容惊鸿虽贵为飞霞城的少城主,在一位至尊丹王的面前却是连屁都算不上一个。

    "在下慕容惊鸿拜见至尊丹王!"慕容惊鸿自然知道开罪一位至尊丹王的后果有多严重,轻则飞霞城中再不会有一位丹师出现,重则从此不会再有一粒丹药流入飞霞城中,所以,眼下不管对方居于何种立埸,都不可稍有不敬怠慢之嫌。

    "呵呵!殷老虽只是一个丹宗初阶,在丹师城中的名声却是十分响亮,本丹王也略有所闻。"聂青山似笑非笑的出声道;"八大丹王的宫门几乎都被你老给踏遍了,却不知为何皆被拒之门外,弄得声名远播。"

    "这个……或许是老夫的资质潜力难入各位丹王的法眼,当真是无地自容。"被人当众揭短掀丑,那位殷老丹宗满脸顿时变得一片羞恼潮红,却是连一絲怒色也不敢流露出来。

    "以本丹王看来,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而已,并非关键所在!"

    "哦?还望聂丹王为老夫解惑,指点迷津!"那位殷老丹宗耸然动容的再次躬身拜下。

    "应该与个人的心性人品有关,以当下之事为例,你老的为人行事似乎从来不设?线,连一点最基本职业道德都丧失殆尽,甚至已触犯了丹师殿的法规律令,试问还有那位丹王愿将这样人收归门下,岂不是在为自身招灾惹祸么?"聂青山的这番话并非是在耸人听闻,旁人或许听得云里雾,身为丹宗的殷老却是惊出了一身冷汗来。

    聂青山没说错,这位殷老丹宗的心性人品的确有问题,利字当前,本以为在山高丹帝远的蛮荒小城,做点违背良知的出格之事,几乎不可能会有人知晓。

    殊不知,这位聂丹王竟然会鬼使神差的出现在这里,而自己所触犯的法规律令,轻则足以即刻剥夺丹宗的身份,重则只怕连这条命都难以保全。

    大脑一片空白的殷老丹宗,连花白的胡须上都挂着汗珠子,心中唯一存在的念头只有两个字;完了!

    然而,这位聂丹王接下来的话,却让这位殷老丹宗的心神为之一振,就如同一位溺水者突然抓住一根木头般的兴奋激动无比。

    "本丹王也是受人之托而来,更是对这种罕见的寒毒之症甚感兴趣,才有此一行。只不过,正如这位年轻人所说,纵算是丹帝亲临,也未必能丹到病除。而你老所谓的火龙丹用在此症之上,无疑是雪上加霜,绝对是催命的毒药。所幸一切都没有发生,否则,天地间只怕没人可以保得了你老的命了。"

    呼!这位殷老丹宗闻言,禁不住深呼出一口气,心思百转间不由试探性的言道:"多谢聂丹王的大度包容!只不过,这件事牵涉到云岚城与飞霞城间的一个婚约协议……"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